第990章 990 婚礼(一)

    墨修尘揽在她肩膀上的大掌安抚地拍了两下,“你说得也没错,不管黎恩和白一一是多好的朋友,他都不该去挖别人**。揭人不想提的伤疤,他那样做,无非是想寻找一切可能的机会,成为白一一的男朋友,或者老公。”

    温然蹙眉,“他说得好像我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一样,我真是想不通。”

    墨修尘眸底闪过沉思,片刻后,才道:“然然,他说有点线索,但他并不确定那个人是谁。也许,是你认识的人和白一一有过接触。如果排除这一点,那就是他因为你的劝说而恼羞成怒的一种本能反驳,并非事实。”

    “如果是这样,我希望是第二种。”

    温然抿抿唇,轻声说。

    听黎恩的语气,他若是查出了那个男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而白一一现在又是她的朋友,她不希望对她们母女不负责任的男人,会是她认识的。

    最重要的是,她身边的男性,就那么几个。

    不希望牵连上任何一人,也实在想不出,有谁会和白一一有牵扯。

    墨修尘温和地笑笑,说:“放心,一定是第二种,听黎恩的语气,如果是你认识的人,还一定是熟悉,交好的。你身边的男性就这么几个,总不会是阿恺和阿牧他们啊。”

    “嗯。”

    温然垂下眼眸,耳畔忽然闪过她哥哥顾恺的话,她眉心蹙了蹙,还没来得及细想,整个人就被墨修尘抱了起来,“然然,别想了,今晚早点睡,明天还有重要的事。”

    他抱着她大步走到床前,颀长的身躯跟着覆上她……

    **

    这一晚,墨修尘并没有折腾温然。

    不过是索取了一个法式长吻,在两人意乱情迷之时,他停了下来。

    拥她入怀,在她耳边低声呢喃:“然然,今晚我不会累着你,明天,还有很重要的事。”

    温然以为他说的是工作,临近放假,各种忙。

    晚上确实不宜太累。

    早上醒来时,墨修尘已经不在床上了,温然拿过闹钟来看,下一秒,她腾地坐了起来。

    “啊,怎么就八点半了,修尘这坏蛋,也不叫我。”

    温然抱怨着,放下闹钟,跳下床,小跑进衣帽间,找了衣服换上。

    下楼时,青风和青扬两人在客厅里,不见墨修尘的身影。她眉心轻蹙,正想问青风和青扬,青风却先开了口,欣喜地说:“温小姐,你醒啦,墨少说,等你吃过早餐,让我们接你去一个地方。”

    “去什么地方,修尘没有去上班吗?”

    温然疑惑地问。

    青风和青扬都是一脸的春风得意,喜悦的心好像掩都掩饰不了,“温小姐,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大少奶奶,先吃早餐。”

    张妈从厨房出来,笑眯眯地说。

    温然点头,手机响起,她接起电话,“修尘。”

    “然然,你起床了吗?”电话里,墨修尘的声音愉悦地传来,温然看看面前的青风和青扬,还有张妈,几个人都是一脸的喜色。

    “嗯,刚起来,你怎么不叫醒我。”

    “我有点事就出来了,然然,吃完早餐,让青风和青扬送你过来。”

    “你在哪里,不是公司吗?”

    温然好奇地问,难不成,是他这些日子神秘兮兮准备的惊喜。

    “一会儿到了,你就知道了,然然,你先吃早餐。”

    墨修尘到了这个时候还不愿意告诉她,温然已经习惯了他这样的回答,“好吧,那我先挂了。”

    **

    青风和青扬把温然带到g市豪华的酒店。

    立即有服务员迎上来,领着他们乘电梯上楼,进了房间,里面,有几个人,正等候着。

    温然眸子闪了闪,转头看向青风和青扬。

    “温小姐,他们是化妆师和发型师。”

    “墨太太,请这边坐。”一名年轻女子上前,微笑地招呼温然。

    温然看着青风:“……”

    她张了张嘴,没有说话,走过去坐下。

    任由化妆师和发型师在她脸上和头上折腾,一会儿后,服务员端来牛奶,她喝了一口。

    墨修尘的电话打来。

    “然然,你别着急,我一会儿就去接你。”

    “修尘,你是不是……”

    温然心里闪过几种念头,她觉得最有可能地一种,也是自己最不敢相信的一种。

    到底还是没有问出来,她迅速地转移了话题,打趣地说:“你一会儿来,可能都不认识我了。”

    她天生丽质,不仅五官长得精致,漂亮,肌肤更是凝脂如玉,吹弹可破,平时除了一些基础的护肤,即便化妆,也是淡妆。

    很少像现在这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都觉得陌生。

    “那就试试,我会不会认错人。”墨修尘低沉的笑声从电话里传来,温然不想影响身边的化妆师,没敢和他多聊,便挂了电话。

    墨修尘推门进来的时候,化妆师和发型师刚折腾完。

    “然然!”

    听见声音,温然转头看去,视线撞入墨修尘深邃的眼眸里。

    男人眉宇英俊,气质高贵,一身正装包裹着他性感体魄,清贵俊雅得无人可及

    她眉眼间绽出明媚的笑,眸光温柔地看着他大步走来。

    其他人很识趣地退出了房间,墨修尘走到温然面前,眸光深深地凝视着她,“然然,真美。”

    温然有些羞赧地微红了脸,轻声唤他:“修尘!”

    他捉住她的手,把她从椅子里拉起来,仔细一番打量,柔声道:“然然,你是不是已经猜到了。”

    温然抬眸望着他,“是我猜的那样吗?”

    墨修尘低笑,嗓音微哑地说:“我突然又有些后悔了。”

    “后悔什么?”温然茫然的眨眼。

    他把她与自己拉开些距离,叹了口气,道:“要不是不想那么委屈你,真不想让别的男人看见你这么美丽的样子。”

    他只想一个人欣赏她的美,被别人看了去,他会吃醋的。

    温然被他逗笑,“反正现在还没有人知道,要不,我们两个人悄悄地离开吧。”

    “嗯,不过,要等一下。”

    墨修尘敛了笑,一副真的要反悔,带她离开的表情。松开她的手,走到一旁,打开柜子,抱出一个精致的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