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5.第1805章 1805 她翅膀硬了

    虽然母女俩没有达成一致。

    但经过这一会儿的功夫,乔秀芸的心情平静了一些。

    不再像刚才那么凌厉气愤了。

    因此,对白筱筱的提议,她没有拒绝,但也没有说话。

    见她不阻止,白筱筱立即去拿冰袋。

    拿了冰袋返回来,白筱筱坐在乔秀芸旁边,把冰袋轻轻地,敷到她脸上。

    刚一开始,冰袋触碰到脸颊的时候,乔秀芸身子颤了一下。

    冰与火的交融。

    白筱筱眸色一紧,轻声道,“妈,你忍一下。”

    秀芸并不觉得疼,比不上她心里疼痛的千万分之一。

    抿紧了唇,静静的看着女儿。

    乔秀芸发现,筱筱比起三年前,更加成熟了。

    也更加有主意了。

    是这三年的国外独立生活锻炼了她,她心里,有什么清晰的浮上来。

    这一次,她怕是阻止不了筱筱了。

    她是这么的决绝,不像三年前那样,答应她的要求。

    她今天下午哭了,哭着求她同意她和洛昊锋在一起。

    想到这里,乔秀芸又一阵心痛,筱筱不是个爱哭的女孩子,从小到大都很坚强,上一次她落泪是在什么时候?乔秀芸都记不清楚了。

    可是,她现在为了一个男人,那么悲伤难过。

    两分钟后,白筱筱的手机铃声响起,乔秀芸伸手按住,敷在脸上的冰袋,淡漠地说,“我自己来。”

    白筱筱犹豫了下,松开手,起身掏出手机接电话。

    电话是孟柯打来的。

    白筱筱眉头皱了皱,犹豫了几秒,才接起电话,淡淡地‘喂’了一声。

    可能是刚才哭过的原因,她的声音和平时有那么一丁点的异样,隔着电话,孟柯竟然听出来了,不禁关心地问,“筱筱,你怎么了,声音有些不对劲,是哭过吗?”

    不知为何?

    孟柯那句关心的话,让白筱筱脑海里闪过一道白光。

    她眉心拧得更紧了一分,那个想法一跃入脑海,白筱筱下意识的抿了抿唇,声音比刚才多了一分淡然平静,“我没事。”

    “没事就好。对了,上午徐婉淇来医院,她告诉我,那天绑架伯母的人,是徐婉菲。这件事你知道吗?”

    “我知道,前两天我去过一趟警局。”

    “你去警局,见到徐婉菲了?”

    孟柯似乎真的不知道。

    白筱筱目光停落在她妈妈敷着冰袋的脸上,声音一直淡淡地,“见到了,徐婉淇说,徐婉菲有精神病史。”

    “是的,她有精神病史。”

    孟柯说到这里,停顿了下。

    过了片刻,他才又说,“筱筱,婉淇让我替她跟伯母道声歉,虽然徐婉菲是她的表姐,但她说,徐婉菲做的那些事太不应该了。”

    道歉?

    白筱筱有些意外。

    特别是孟柯打这个电话,替徐婉淇道歉。

    她想到了那天在警局碰到徐婉淇,她比之前更漂亮,妩媚了些。

    再想到跟他们一起去m国的青扬。

    也许,徐婉淇的变化,是孟柯的功劳。

    恋爱中的女人,总是最美的。

    听不见她的电话,孟柯在电话那头又轻轻地喊了一声,带着一分试探,“筱筱?”

    “嗯。”

    “我只是帮婉淇传个话,徐婉菲差点伤害了伯母,你不一定要接受她的道歉的。”

    “……”

    “筱筱,我决定明天出院了,你明天能来医院吗?”

    “医生同意你出院了吗?”

    白筱筱平静地问。

    孟柯在电话里回答,“我跟医生说了,不想再继续住在医院里,旅行社春节的时候很忙,堆积了许多公事等我回去处理。”

    “可你现在伤还没好。”

    “筱筱,我有些话,想跟你说。”孟柯直接跳过了他伤好不好的话题。

    “你明天上午来医院吧。”

    **

    白筱筱接完电话,白父刚好回家。

    一进屋,看见坐在沙发里的白母用冰袋敷着脸,白父脸色一变,快步上前,关心地问,“秀芸,怎么了?”

    话落,又看向站在一旁的白筱筱,“筱筱,你妈妈的脸怎么了?”

    他嘴里说着,手已经伸到了乔秀芸脸上。

    白筱筱眼里闪过一丝难过,抿紧了唇瓣,没有答话。

    乔秀芸只是冷冷地看着白父,任由他拿下她脸上的冰袋,也没回答。

    白父盯着乔秀芸的脸。

    敷了一会儿冰,红肿稍微消了一些。

    但脸上的指痕印,还清晰可见。

    可想而知,乔秀芸刚才那一巴掌有多用力。

    白父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秀芸,这是谁给你打的?筱筱?”

    乔秀芸和白筱筱都不说话。

    客厅里,气氛有瞬间的凝滞。

    白父盯着白筱筱发红的眼眶看了片刻,又见她紧抿着唇瓣,他心头不禁咯噔了一声。

    “你别问了,是我自己打的。”乔秀芸的声音冷漠而生硬。

    白父听得脸色惊变,“秀芸,你怎么打自己,发生什么事了吗,还是筱筱惹你生气了?”

    乔秀芸冷冷地抿着唇,不回答。

    白父脸色一沉,严肃地责问白筱筱,“筱筱,你怎么惹你妈妈生气了?你怎么能惹你妈妈生气呢,还不快给你妈妈道歉。”

    说完,他又对白筱筱使个眼色。

    乔秀芸冷冷地开口,“不用道歉,她现在翅膀长硬了,不再听我的话了。”

    说完,她腾地站起身。

    白父立即扶住她,“秀芸,你要去哪里?”

    “我上楼睡觉。”

    乔秀芸甩开他的手,走出沙发,又突然回头,目光质疑地看着白父。

    白父神色微微一变,忙挤出笑容上前两步询问,“秀芸,怎么了?”

    “你跟我上楼,我有话跟你说。”

    白母眼角余光扫过白筱筱,吩咐白父。

    白父脸上堆满了笑,十足的好老公形象,“好,我陪你上楼。”

    说着,伸手扶住乔秀芸一只手臂,温和地安抚,“以后筱筱有什么不对的,你打她骂她都可以,别再这么傻的伤害自己,知道吗?”

    白筱筱身子僵滞地站在客厅沙发前。

    微扬着脸,望着她母亲被她父亲扶着,两人一步步踏上楼梯。

    最后,身影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脑海里浮现出刚才她妈妈扇她自己的那一个耳光,白筱筱的心,又狠狠地一阵揪痛。

    捏着手机的手,不由自主地收紧,再收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