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八十六章 奥匈公主 (为天落W有情加更)

    埃德尔回到王宫后,检讨一下自己。尽管他已经在罗马尼亚重生这么多年了,这是犯了穿越者的通病好高骛远。还好罗马尼亚底子不错,加上在汽车上抢占先机,才能让自己计划勉强通过。经过这件事的教训后,埃德尔决定以后不能再这样了。完全是不给自己留余地,将资金花到极致,如果遇到意外情况,将是灾难性的后果。

    想明白后,埃德尔在自己办公室里查看有什么需要自己处理的文件。就在他打算处理一下手里的事情时,总管艾德里面带喜色的来到他办公室。

    “殿下,陛下让你过去一趟。”

    埃德尔听到总管的话后,放下手里的工作询问到。“总管,父亲找我什么事?”

    艾德里总管考虑到王储马上就知道了,也不是不能说的事,就没有隐瞒必要。“是关于殿下的婚事。”

    埃德尔听到总管的话后有点惊讶。这几年随着埃德尔慢慢成年,国王和王后与一般父母一样,都越来越操心自己孩子婚事。更别说卡罗尔夫妇都是老来得子,更加着急给埃德尔寻找另一半。只不过在欧洲王室里,适龄女子没有多少适合埃德尔的。有适龄女子结果关系不算好,现在卡罗尔一世找他估计是找到合适对象了。

    埃德尔跟随宫廷总管来到老国王办公室,看到卡罗尔一世正拿着一张照片看着。

    “父亲你找我。”

    埃德尔尽管知道老国王找自己什么事,但是也不能直接询问自己终身大事。

    “埃德尔,我这次找你来是想给你看看一张照片。”卡罗尔一世说完后,将手里的照片递给了王储。

    埃德尔接过这张照片看到,照片上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有着一头长长的黑发,五官有点偏向德意志人。在看过这张黑白照上的人后,埃德尔知道这个女子就是他过来的原因。

    “埃德尔,感觉怎么样?”卡罗尔问着自己儿子的意见。

    埃德尔知道父亲的意思,他对自己的婚姻也是有觉悟的,知道自己婚姻会被当做政治筹码。对此他已经想的很透彻,在掌握权利的同时也会丢掉很多东西。不过他现在迷恋掌握他人的权利,对自己另一半也就只能为权利服务。这算是埃德尔从前世普通人到现在大人物的转变吧。

    “陛下这个女孩子还不错。”

    听到埃德尔的话后,卡罗尔明显兴致高了不少,对他讲起了这位女子的经历。

    “埃德尔,她叫苏菲玛丽弗兰齐斯卡安东尼阿尔伯塔冯霍恩贝格,是奥匈皇帝弗朗茨的侄孙女,奥托弗朗茨大公的女儿,今年才19岁,很合适你。”

    埃德尔听到是奥匈帝国的公主,在内心里感到有点奇怪。因为在特兰西瓦尼亚的罗马尼亚人问题上,才和奥匈闹得不愉快。尽管罗马尼亚发展较快,奥匈帝国好歹是列强领土面积和人口在那里,没有经过一战很能唬人。,没有道理会主动要求联姻示好。

    卡罗尔老国王看出了儿子的疑惑,解释道。“威廉二世之前给我发过消息。”

    埃德尔一下就明白了,没有外力的影响奥匈怎么可能就这么快示好,德皇起到关键作用。现在奥匈帝国的重心在巴尔干,和俄国竞争中处于下风,要不是德国撑腰早就被北极熊爆锤了。既然这么需要德国的支持,那么德皇的关心就要慎重对待。

    恰好埃德尔还没有未婚妻,哈布斯堡家族人丁也不少,联姻这个主意就在德皇的考虑之下。后面的事就顺理成章了,哈布斯堡一直有联姻的传统,加上这几年罗马尼亚发展的不错,而且罗马尼亚王室也是德国皇室旁支,更没有理由拒绝。

    埃德尔想到自己还真是得到这位远房亲戚的关注啊,看的出来德国这几年未拉拢罗马尼亚下了不少本钱。这样埃德尔有点担心罗马尼亚被强拉上德国战车,看来也需要对英法释放一点善意才行。

    “埃德尔你觉得怎么样?”老国王看到埃德尔一直沉思没有回答,忍不住问到他

    回过神的埃德尔连忙回答到自己父亲。“看起来很不错。”

    “那么看什么时候安排你们见见面吧。”

    在卡罗尔父子谈论的苏菲玛丽,也在奥匈谈论着埃德尔冯霍亨索伦西格玛林根,也就是我们主角,罗马尼亚王储埃德尔殿下。

    “公主,你认为这位埃德尔殿下怎么样?”苏菲玛丽的贴身侍女安娜一脸好奇的问着自家小姐。

    “好了安娜。我怎么知道这个埃德尔王储的情况呢!”

    苏菲玛丽自从知道,自己将有可能和这位埃德尔王储成婚后,在心里也是一团乱麻。尽管知道自己很有可能被联姻出去,但是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就有结果了。在父亲给自己的照片上可以看出,这位埃德尔王储也是有着英俊的外表,只是不知道这位王储性格和言谈举止怎么样?

    “公主,这位王储好英俊啊,那些年轻的贵族没有几个比得上的。”安娜不依不饶的继续讲到。

    看着这个同自己一起长大的侍女,苏菲玛丽有点想教训她一下的念头。一直以来安娜都是有点小迷妹的本质,要不是因为在她身边,早就被骗到哪里去了。不过自己侍女也没有说错,这位王储的确长得很英俊,听说在五年前就能在德国借来大笔贷款发展自己国家,这几年罗马尼亚发展不错也有他的一份功劳。

    “我的妹妹,在想什么呢。是不是在想罗马尼亚王储埃德尔殿下啊?”卡尔走进来听到侍女安娜的话后,笑着问道。

    “哥哥你要是再这样我就不理了。”被说中心事的苏菲玛丽有点气恼的讲到。

    “好啦,苏菲。我只是随口一说,你不要放在心上。”卡尔为自己辩解道。

    “那我就放过你。哥哥你这次过来有事吗?”苏菲玛丽有点奇怪自己哥哥会来到她的房间,要知道一般卡尔都不会来的。

    “我其实是来送信的。”卡尔在说了这句话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份电报继续说到。“这是罗马尼亚拍来的电报,上面说希望能选个时间让你们相互见个面。”

    苏菲玛丽听到这个消息后,脸上有点微红问到。“那该怎么答复他们?”

    “你放心,这事祖父和叔祖父都已经商量好了。到时候你们可以在维也纳见面。”

    听到自己哥哥的话后,苏菲玛丽有点好奇的问到。“这位埃德尔王储过来干嘛?”

    “这我就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