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回国(一)

    3个小时后,杨橙一脸便秘的坐在一架东航波音777头等舱中,打量着自己这一身还没来得及换掉的商务装,不由苦笑,心中更是对路易斯雷曼恨之入骨,都是他害的。

    家里的私人飞机正载着爷爷和外公飞往新西兰钓鱼的路上,就只好“委屈”杨橙坐头等舱了,因为机票买的急,随行的艾莲娜和两位保镖都在后边公务舱,这次老爸将他的秘书派出来辅助杨橙,也是为了方便与各方沟通。

    想着中午杨森跟他说的话,杨橙到现在还觉得脑仁生疼,这次一共牵涉了包括远山资本、雷曼家族、好时公司(北美最大的巧克力及糖果生产商)在内的三家美国公司,lotte集团和泰荣地产两家棒子公司,以及lotte(z国)食品这家有好时入股位于沪市的合资公司。

    而其中的核心,正是总部位于宾夕法尼亚州,具有120年历史的老字号公司hershey pany好时公司。

    无疑这家市值超过200亿美元,占据北美最大糖果销售份额的全球第六大,年营收超过70亿美元的食品巨无霸被一直专注于食品产业并购的雷曼家族所看好,成为他们新的狩猎目标。

    不过与其他公司不同的是,好时公司实际上是掌握在一群孩子手中。

    创始人好时夫妇生前未有子嗣,富有爱心的好时夫人决定把她的母爱献给那些失去家庭的孤儿,她的建议得到好时先生的全力支持。

    1909年,好时夫妇创办了如今好时学校的前身——好时工业学校,专门培养教育来自全美各地的孤儿,

    好时学校为他们提供一切教育和食宿费用。

    目前好时学校已经发展到1500人的规模,是美国最大的私立学校。

    好时学校的学生宿舍是漂亮的别墅,每个学生之家住有8-12名学生,由好时公司的员工或者社区志愿者充当他们的临时父母。

    学校为每个学生提供的学费总共达7万美元之多。

    这所区区1500人的中学,竟然在全美最富学校排名中名列第5,仅在耶鲁、哈佛、普林斯顿、斯坦福之后,拥有资产超过90亿美元!

    而管理这些资产的好时信托委员会,在好时董事会中拥有70%的投票权,也就是说公司出售与否,都在这个委员会的一念之间。

    作为一群标准的商人,你不能指望他们永远为了一群孩子考虑,利益至上才是他们的信条。

    因为一般上市公司的运营目标就是让股东利益最大化,在业绩不佳股价大跌之时,最好的办法就是通过并购来获取或扩张股东的价值,委员会不是没动过这个念头。

    早在2002年,慈善信托委员会便曾动念出售hershey,授权当时的总裁去寻找买主,cadbury和雀巢公司联合投标105亿美元,wrigley箭牌糖果公司出价高达120亿美元。

    但hershey城也就是好时镇的居民纷纷反对,因为大家怕新的厂主裁员甚至关闭工厂,媒体新闻报道也接连不断,一时闹得沸沸扬扬,以致宾州的检察长和地方资深法官都介入了此事,以法律手段制止了出售。

    检察长撤换了投赞成票的信托委员会的成员,由宾州前检察长leroy s zimmerman出任慈善信托委员会长。

    zimmerman多次公开表示,信托委员会要坚持对hershey公司的控股,就是在最近的声明中,慈善信托委员会也还强调,“公司加速发展并不意味委员会必须放弃控股。”

    2002年这一事件后,宾州立法要求,在任何情况下,只要学校信托委员会决定放弃对hershey公司的控股,必须事先通知检察长办公室。

    立法还授予检察长特权,可以阻止学校信托委员会任何与其义务不符的交易。

    通过特别立法来保护公司,恐怕并不常见,这无疑增加了hershey公司的出售合并难度,任何可能威胁到学校信托委员会控股地位的行为,都是对此项立法的挑战。

    深谙此道的老狐狸保罗雷曼自然不会不清楚,那么成功收购好时公司最大的阻碍不在资金上面,而是如何攻克现任宾州美女总检察长凯瑟琳凯恩。

    按理说这事情怎么也牵涉不到杨家身上,一个从事地产不良资产行业,一个专注于食品领域,八竿子也打不着的关系,两家此前也从未有过任何接触,可有时事情就是这么巧合。

    1967年,哈佛大学的心理学教授stanley milgram想要描绘一个连结人与社区的人际连系网,做过一次连锁信实验,提出了六度分隔理论。

    简单地说:“你和任何一个陌生人之间所间隔的人不会超过六个,也就是说,最多通过六个人你就能够认识任何一个陌生人。”

    这一理论完全符合现在的境况,杨家发展到这个位置,又身为黄种人,无可避免的要寻求政治保护,早在21世纪到来之前,杨老爷子便开始拉拢德州的政坛明星,随后杨森更是将目光放到全美,杨家的智库专门设立了一个政治公关小组,负责维系与政治人物的关系。

    当然了,杨家是没有政治倾向的,不管你是象党也好、驴党也罢,只要你有能力,并且对华人友好,最重要的是给予杨家最有力的保护,便能成为杨家的朋友,凯瑟琳凯恩正是其中之一。

    大概2年前,也就是2012年,凯瑟琳凯恩便在杨家的帮助下,成为自1980年以来第一位担任宾州总检察长的驴党人士,也是该州第一个女性总检察长。

    为此杨家不惜资金大肆收购宾州境内的破产牧场饲养奶牛,产出的牛奶由好时公司收购,所得利润全部投入到宾州的福利事业当中,为凯瑟琳凯恩的政绩增光添彩,当然这一切外界是不清楚的,但绝对逃不过有心人的调查。

    这不现在就被雷曼家族发现,想要找到杨家与凯瑟琳凯恩联系的证据,以此来要挟凯瑟琳凯恩在他们收购好时公司一事上面松口,至于如何公关检察长办公室其他成员,那再简单不过,大家都是成年人,都有自己的**,美女还是美刀,只要你开口。

    不过杨家也不是那么好调查的,身为杨家主母的刘芸自然而然的成为了路易斯雷曼眼中的突破口,女人无论东方西方,一旦陷入爱情之中都是盲目的,为了爱人做出多么疯狂的举动都不难想象,何况仅仅是泄露一些消息?

    也不知道这货是因为连年的成功,导致他骄傲自大,完全忘记了刘芸骨子里的z国血统,与他们西方文化大不相同,还是他认为杨家和他以往挑衅的普通货色一般,总之,这一次他是撞到铁板上了。

    波音777客机稳稳的拔高盘升至平流层巡航,美丽的空姐开始行动起来,为头等舱的客人们提供饮品。

    “杨先生,欢迎您乘坐东方航空公司的航班,请问您要喝点什么?”一上飞机便陷入沉思的杨橙,被这悦耳的声音所轻扰。

    顺着声音转过头,端庄高雅的空姐,带着让人心旷神怡的微笑站在独立仓位旁边,灿若桃花,眼角那一闪而过的妩媚风情让人为之一荡。

    杨橙有些微微失神,他不是没见过美女,比之眼前这位更漂亮性感的都品尝过,可她带给杨橙的,嗯。。。好像无法用什么特别的词汇来形容,就是舒服,就好像见惯了都市的喧嚣,突然来到一处渺无人烟的翠绿山谷,小桥流水,鸟语花香,整个人的身心受到了洗涤似的,但他很清楚,这不是一见钟情,只是男人对女人产生的某种最基本的冲动。

    他在愣神注视着蒋诗雨,就是这位空姐的同时,蒋诗雨也在观察着他,比起杨橙的阅女无数,以她的工作经历和环境,也算是身经百炼了,能坐得起跨国直飞航线头等舱的又有哪一个不是精英,高的矮的胖的瘦的,老的少的丑的帅的,应有尽有。

    可唯独杨橙让她有了一丝好奇,说实话杨橙并不是那种帅的惊天动地的妖艳贱货,如果非要打个分数的话,也就70左右,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属于小帅那个阶层的。

    但他那张略带西方古典风格的俊朗面庞,和举手投足间透着大家风范风度翩翩的气质,真的很容易给人留下印象,尤其是认真思考的时候,别有一番成熟的魅力。

    谨记自己工作的蒋诗雨率先回过神来,轻笑道,“杨先生?请问您喝点什么?”

    杨橙揉着脸确定自己刚刚没露出猪哥的表情,手指在大腿上敲了敲沉吟道,“一杯红酒吧。”他需要酒精缓解紧绷的神经。

    蒋诗雨含笑点头,“好的杨先生,请稍等。”

    随着蒋诗雨曼妙的身影离去,杨橙轻轻的抽了自己一耳光,暗骂道,“瞧你这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没出息。”

    如果换个时间,杨橙一定不会错过猎艳的机会,空姐总是能给男人带来无限的遐想,可惜现在他满脑子都在想着如何完成老爸交代的的任务。

    这么重要的一环交给他除了是自家人,能够100%信任之外,未尝没有考验的成分存在。

    杨森知道儿子聪明,过往的股票投资也能够证明杨橙的眼光,但那充其量只是小打小闹,离真正的投资人或者生意人还有很远的距离。

    尤其是现在杨橙自己走出颓废,想要成就一番事业,杨森在欣慰的同时也要慎重的加以培养,毕竟杨橙是他们杨家的唯一继承人,既要锻炼杨橙的能力还不能摧毁他的自信心,这个度不好掌握,而这次任务正好可以检验杨橙的能力,为了杨橙,杨森也是煞费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