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七百三十二章 天元丹

    第七百三十二章  天元丹

    君夜见蛇王一直盯着惜儿看,连忙说道“蛇王,这是本座的夫人。是人界的公主。”

    既然要摊牌,自然是要说的清楚一些,再说了,君夜也无意隐瞒。

    现在直接跟蛇王这里宣布了惜儿的身份,也是希望,蛇族的人,能够好好的对待惜儿,万不可趁着他不在的时候,对惜儿不利。

    这是君夜绝不能忍受的。

    之所以自己要将惜儿留在公主府,自己离开来战斗,那都是因为想要保护惜儿。

    只不过,没有想到,最终,还是让惜儿卷入了这场战斗里。

    “少宗主,凭你的身份,日后可是要继承狐宗的,你的夫人,怎可是个人类?”蛇王开门见山,直接说。

    本来叫来君夜,也是要将这些话说明白的。

    所以,才会把流媚儿也叫来。

    “蛇王,本座的夫人是谁,这是本座的家事,这一点,本座还是可以自己做选择的。”君夜说道。

    不管他所选的夫人是谁,到了后面,总归是他的妻子,是要与他共度一生的。

    “这个少宗主的确是有权利,只不过,少宗主可曾想过,少宗主是尊贵的蓝狐,而这少夫人如果是人类的话,人类的寿命,跟任何妖精都不可比,更何况,是少宗主您……”流媚儿忽然开口说道。

    这一点,说的也没有错,如果是说寿命的话,人的寿命,只有短短几十年,而君夜的寿命……

    所以,即便是惜儿老去的时候,君夜依旧还是现在这副样子。

    又何谈相伴到老!

    这一点,昨天是流媚儿没有想清楚的。

    可是回去之后,流媚儿仔细想了想,似乎自己又占了上风。

    不管是从身份上,还是其他什么,自己,才会是那个最适合跟君夜站在一起的人。

    怎么可能会输给区区一个人类。

    那么柔弱的一个女子呢!

    惜儿忽然怔住。

    这一点,她从未想过,她只是想过,君夜会是她的驸马,会陪着她。

    如同她的父皇那般,会对母后很好很好,一直相伴到老。

    现在……

    那蛇族公主也是说出来了真相。

    自己老了,君夜还年轻着,这又如何谈相伴到老?

    见惜儿的脸色有了变化,流媚儿自然是开心的,但是君夜却变了脸色,他将惜儿拥住,道“这就不牢公主殿下费心了,就如公主殿下所言,本座既然日后是要成为狐宗宗主的,那狐宗……自然不可能没有宝物。”

    所以,君夜的意思,也是在告诉流媚儿,不需要操心这个,他既然想要跟惜儿相伴一生,那么,惜儿就一定有那个资格陪伴自己。

    流媚儿自然不明白君夜所说的宝物是什么东西。

    但是蛇王一听,却立即反应过来了。

    “少宗主的意思是……天元丹。”蛇王忽然开口道。

    流媚儿跟庆余都不知道,天元丹是什么东西,但是君夜跟蛇王却清楚。

    君夜点头,“正是。”

    “天元丹是什么东西?”流媚儿开口道。

    见到君夜这么有把握,流媚儿又有些慌了。

    原本还以为,惜儿不能陪着君夜到老,所以,惜儿很快就会老去,到时候,她还是有机会的。

    可是,这忽然出现来的天元丹又是什么东西?

    “天元丹是天下至宝,普天之下,只有一颗。吃了,可长生不老。本座的少夫人虽是人类,可若是天元丹给她服用,她亦可以长生不老,便可随本座一起打理狐宗。”

    君夜解释给流媚儿听。

    听到君夜这么一说,惜儿忽然放心下来了。

    长生不老,虽然她没有想过要这样子,但是为了能够陪在君夜的身边,有这个东西,那是最好的。

    不论君夜过什么样的日子,她都可以跟在一起。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夫唱妇随。

    听到还有这种宝物,流媚儿更加不淡定了。

    她的目光落在了庆余身上,希望庆余可以帮助说几句话。

    “有这种天下至宝,以前怎么从未听闻。”一直没有开口的庆余说道。

    “这是我狐宗至宝,自然不可能对外说。”君夜道。

    这宝物原本就稀罕,若是让人得知了,岂不是会被抢了?

    “可少宗主现在不就说出来了。”庆余道。

    “本座如今告知二位,不过是希望二位莫打本座少夫人的主意,不论她是人是妖,她都是本座的夫人,本座的夫人,也只会是她。”

    至于流媚儿什么心思,君夜管不着。

    他只希望,惜儿不要出事就好。

    这是再一次拒绝了流媚儿。

    流媚儿也不可能听不出来话中的意思。

    一时间,觉得十分委屈。

    昨日只是当着惜儿的面,现在,还当着自己兄长跟父王的面,更是让流媚儿觉得抬不起头来。

    “少宗主的意思是,宁愿不与我蛇族合作,也要护着这区区人类?”蛇王的脸色已经不好了。

    语气都有些不善了起来。

    惜儿可能明白,蛇王这是要为那流媚儿出气。

    流媚儿喜欢君夜,自然是希望能够跟君夜在一起的。

    可是如今,君夜几乎已经把话说死了。

    都不给蛇王跟流媚儿开口说这件事情的机会,就已经说,他的夫人,只会是惜儿。

    这辈子,也就只有惜儿一个。

    说的流媚儿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这蛇王跟流媚儿的脸色能好看吗!

    再说了,君夜现在确实需要一个庇佑的地方,这蛇族,惜儿虽然不知道有多强大,最起码,可以给君夜喘一口气的机会。

    这样才能够更方便去琢磨下一步怎么行事,也可以让蛇族的人去帮着打听一下,狐宗的宗主,究竟被关在了哪里。

    要怎么才能把狐宗的宗主救出来,然后解决掉君睿。

    若是君夜这个时候把蛇王给得罪透了,这件事情怕是不好过。

    惜儿一时间,陷入了十分为难的状态。

    她忽然把自己想象成了云璃。

    如果是母后的话,面对这样子的局面,会如何做。

    惜儿在脑海中迅速的转动着,如果是云璃,会如何处理现在的事情,所以,也没有顾得上,现在周身的气氛是什么样的。

    忽然……

    惜儿有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