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情定(4)

    苏娅脚下踉跄,回身看着越来越近的追兵,似乎能听到自己心脏快要跳出来的声音。

    林木灌丛在她的身边飞掠而过,此时此刻她只感觉双腿都已经不再受自己的控制——它们是自己在跑。

    自己不过是被双腿裹挟着的那个。

    倒不是她不想再跑,而是想跑得更快一些。

    身后,那气喘吁吁的男人正一边挥舞这木棒打开面前的草灌,一面大喊着污言秽语。

    那喝骂声越来越近了。不顾草叶将脚踝划得又痒又疼,苏娅奋力的将身子前倾,顺着山势又微微加快了速度。

    不知道跑了多久,面前突然豁然开朗——她已然跑到了山脚。

    昨晚下了大雨,河水已经湍急了起来。来不及多想,苏娅沿着河边继续逃跑。

    而正在这时,河的对岸,出现了几个身影。苏娅远远的一看,慌乱的眼神之中立刻变得璀璨!

    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对岸那向自己跑来的人却突然止住了脚步,慌乱的抬起胳膊指向了自己的身后。

    苏娅都没有回身,她立刻领悟了那手势的意思,快步向前跑去。她想着,只要身边有人,自己怎么样都会安全!

    可是这一回,她机灵错了。

    一声破空声传来,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感觉脑袋后面一麻,整个人失去了重心,狠狠的扑向前去。

    前方,滚滚流淌的河水,溅起了一阵浪花。

    啪!

    啪啪!

    几声枪声响起,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已经被狷急的河水向下流冲去的苏娅,看到那追了自己一路的人站在了河边。

    他有些迷茫,鼻子里窜出了大量的血色泡沫,不断用手摸着胸前的几个血洞,想要说什么,但是最后却无力的跪倒在了河边。

    河的另一边,那个熟悉的身影几乎没有停顿,纵身跳到了河中。

    感受一只温暖的大手紧紧将自己胳膊握住,苏娅安心的睡了过去。

    跑了这么久,她累了。

    ……

    “我艹!我艹!卧槽!”

    河边,萧基看着李宪直接跳进了河中,随着湍急的河水急速向下游飘去,整个人都愣了!

    这位要是出了什么事儿,他娘的刘县长能扒了自己的皮!

    来的时候局长特地交代务必要保护好这位,刚才自己举枪射击的功夫一个没看住,他咋就跳下去了呢?

    他立刻拉着身边的两个警员,指着滚滚大河,命令道:“卧槽,快下去救人!”

    两个警员听到这命令,齐齐一咧嘴;“萧头,我不会游泳。”“我旱鸭子啊萧头!”

    “卧槽!废物!要你们有啥用?”

    看着湍急混黄的河水,萧基一跺脚。

    他也不会游泳。

    将现场的三个人都看了一遍,他不禁将目光落在了正蹲在河边,不断冲着那已经倒地的匪徒狂吠的大狼狗。

    “二蠢,好兄弟,别管他了。快下去救人啊!”

    大狼狗仿佛听懂了,看了看湍急的河水吞了口唾沫,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然后深情款款的看了看萧基,那意思仿佛是在说:“哥们儿,你不爱我了吗?”

    看着那幽怨的小眼神,萧基狠狠咬了咬牙,“好兄弟,把人救上来,从此之后吃排骨我吃骨头你吃肉!”

    下一秒,狗没了。

    河水之中,多了一道黑黄色的身影。

    ……

    冰凉的河水之中,将苏娅紧紧抱在怀中的李宪正在狂笑。

    一直以来,被李道云不能近水的卦象忽悠住了,他都没敢去证实自己会不会游泳。

    可是现在证明,老子水性简直棒极了啊!

    在此之前,他在大学的时候就学过游泳,但是下了水之后他才发现,身体的记忆简直不要太棒。

    虽然河水湍急,虽然一只手抱着苏娅柔弱的身子,可是这丝毫没有压力。他奋力的踩着水,始终能让自己的脑袋浮在水面。

    这种游泳的小把戏,简直不要太简单了哈哈哈!

    哈、

    哈?

    正在他仰天狂笑之时,就觉得脚上一阵颤抖,然后剧烈的疼痛从跟腱处传来。

    wqnmlgb......

    刚才跑太猛,抽筋儿了!

    李宪只觉得脚下一僵,身边苏娅刚才还感觉弱肉无骨的身子,一下子仿佛变得万钧重。

    还没等他反应,耳畔,一阵哗啦啦的气泡声瞬间将他吞没。

    敲里吗!

    敲里吗啊!

    六月二十四号,离八月份就差一个多月了啊!

    感受着冰冷的河水灌进自己的耳朵和口鼻,感受着河水之中仿佛有一股旋风,在卷着自己的身子向下沉去,感受着身边苏娅那柔软的身子,李宪在这一刻浑身冰凉。

    他奋力的用一只脚踩水,好容易浮出了水面,看到前方更加湍急的河湾,万念俱灰。

    “这就是鹅毛沉底,弱水三千呐!”

    山谷之中,一声激起片片飞鸟的狂吼,如绝唱般回荡。

    然而下一秒,河面上就回复了平静。只有低飞的燕子,偶尔在水面一啄,俶尔远逝。

    ……

    “咳。”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娅睁开了眼睛。

    感觉喉咙里胀乎乎,忍着浑身的剧痛,她翻了个身。瞬间,一股巨大的呕意传来,一大股带着腥气的河水从口鼻处喷涌而出。

    这一口水吐出来,她感觉好多了。

    费力的支起身子,她观望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已经搁浅在了一处缓滩边上。

    她揉了揉疼的发涨的脑袋。

    奇怪,明明是那个臭流氓最后跳进了河里拉住了自己,人呢?

    自己怎么会在这里?

    她四处打量了一下,忽然看到了更远一些的地方,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身影正……正背朝上,飘在滩边。

    那身影仿佛是一根木头,又仿佛是一块塑料袋,就那么毫无生气的飘着。

    天空之中,滚滚雷动,丝丝的小雨已经落下。打在苏娅的脸上,让她浑身颤抖了起来。

    她使劲儿的摇了摇头。

    她不冷,她害怕。

    不会的,不会的……

    他那么厉害,天底下就像没有他做不到的事情,不会的、

    不会的!

    顾不得浑身的剧痛,苏娅就那么在砾石如刀般的岸滩爬了过去。

    趟到水中,将那个熟悉的身影奋力的拉上了岸。又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将那对自己来说过于沉重的身体翻了过来。

    看到那已经没有表情的脸庞,苏娅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泪再也抑制不住,与丝丝落在脸上的雨滴一起滑落而下。

    没错呀,这是他、

    这是他的衬衫呀、

    那上面第二个扣子还是昨天给他缝好的呢。这个笨蛋太懒了,脱衬衫的时候都懒得解开下面的扣子,总会直接从头上脱下来,把第二个扣子扯掉。

    这是他的眼睛呀、

    每天吃饭的时候都会从在桌子上瞟着自己,就连自己瞪回去都不躲闪。看的人心里恨恨的。可是它为什么不眨了呢?

    这是他的嘴呀、

    每天早上的时候挂着牙膏沫子,看着自己走过有时还吹一声口哨。可是怎么没有那种坏笑了呢?

    倒是笑啊,你倒是笑呀!笑呀!

    苏娅奋力的推搡着躺在地上的人,将他摇的如同风雨之中的一片飘叶。

    可是他已经不再会自己动了。

    捧着那张突然变得很平静,很好看的脸,苏娅浑身颤抖着,她感觉呼吸都已经不再顺畅。

    有什么东西堵在了自己的嗓子里,她想呼吸,可是哽咽却让呼吸都已经不能再继续。她想移开自己的眼睛,可是她舍不得,她怕眼睛一离开,再见到的时候就不是这样了。

    她好怕。

    起来吧,求你了!

    苏娅一头将脸埋在了那看起来不太宽阔,但是似乎格外踏实的胸膛上。

    求你了,只要你起来,以后不再躲着你,不再跟你怄气,不再跟你发脾气了好不好?

    起来啊你!

    这样耍赖,是欺负我不能说话吗?

    是吗?

    苏娅似乎生气急了,狠狠的拍打着那胸膛。

    听到那胸膛太过安静,安静似乎让整个世界都没有了声音和色彩,她猛的跪坐了起来。

    “啊!!!”

    河滩上一阵轻风吹过,鸟语草响伴随着小雨淅淅沥沥。谁也不知道,在这一刻,有一个人发出了人世间最凄厉的尖叫。

    看着面前那丝毫没有了生气的面孔,苏娅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死死的抱住了那具身躯。

    她感觉自己配不上,这一刻,她终于不用在自卑。

    “咕、”

    “库库库库……”

    “哎呀我靠、”

    突然,她感觉耳边一湿,一股水打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然后那胸膛里有了声音。很微弱,但是很清晰。

    受惊小鹿一般,苏娅放开了那具身子,忙看向了那张脸。

    那脸有表情了,非常扭曲。远没有刚才恬静好看,可是苏娅心里欢喜。

    从嘴里吐出了不知道多少桶水,李宪终于感觉自己肺里有地方放空气了。

    他发誓,这辈子都听李道云的话。明天就把老头接过来,天天早上起来算一卦,晚上睡觉之前算一卦。

    起床尿尿也算一卦好了。

    缓缓睁开眼睛,他便见到了自己头上泪眼婆娑的苏娅。

    看着那惊喜交加的脸,李宪长吁了口气,挣扎着起身。

    苏娅赶紧从愣神儿之中脱离了出来,扶住了他。

    李宪一把握住了那被河水泡得发白而且冰凉的小手,“你没事?”

    苏娅重重的点了点头。

    “那就好。”李宪嘿嘿一笑,“刚才我在河底,向河神赌咒发了誓。看来是起了作用了。”

    苏娅好奇的眨了眨眼睛,似乎在问:你发了什么誓。

    李宪咧嘴一笑,“我跟河神说,这一次要是我死了。我就做个厉鬼,把到河边儿的所有人往河里拉,一年拉他个成百上千,让他家门口枯骨累累,变成人间地狱。恶心死他。”

    他看了看苏娅,又笑道:“要是你死了,我就算散尽家财穷尽一生,也要把这破河从源头堵死,用石头将整条河床填平,再将河旁山坡上遮阴的树木砍个精光,让他在我有生之年做个被巨石压顶,滴水不沾,终日让烈日暴晒的旱王八!”

    “要是咱俩都死了,那就在河底作对让鸳鸯羡慕的鬼夫妻,一年生他一个小鬼娃,几百年后占了他洞府,让他无家可归。”

    苏娅俏脸一红,习惯性的想要逃,但是想到刚才,她低下了头。指了指李宪,又指了指自己,然后拍了拍胸口。

    李宪点了点头,“嗯,咱俩现在都活着。这倒是个意外情况。所以我决定了。”

    苏娅眨了眨眼睛。

    还没等她问是什么决定,就感觉眼前一黑,一张带着水珠的脸贴了过来。

    然后,嘴唇上一凉。

    这一刻,苏娅弱弱的身子打摆子一样的瘫了下去。李宪将双手环了过去,轻轻抚摸着那紧紧和衣服贴在一起的腰肢,那狭窄柔软的后背,深深的吻了下去。

    感受着那颤抖的嘴唇,有些笨拙不知所措,带着些淡淡河水腥气,却似乎又很甜的舌头。

    李宪的嘴角勾了起来。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嗯,艳福。

    正在他试图掀起那碍事的湿衣服更进一步,将暖床计划定于今日之时,突然听到了河边一阵哗啦啦清响。

    还没等他从口中让自己不可自拔的柔软和湿润中抽离出来,就问到了一股腥气。

    然后,一根大舌头就伸了过来,在自己的脸上一阵狂舔。

    这吓了苏娅一跳,她一下子挣脱开,跳到了一旁。

    迷茫的李宪侧头一看,就看到了一张……

    带着讨好的狗脸。

    豆大的小眼睛,正在巴巴的看着自己。

    “哈嗤哈嗤,汪!”

    “二蠢!”

    我靠!

    看着这张狗脸,李宪怒了。

    从地上捡起一个石块就扔了过去!

    大狼狗受到了惊吓,委屈的躲到了一旁。

    李宪赶紧回身去拉苏娅:“小娅,别被这只畜生破坏了气氛,来,咱们继续。”

    可是苏娅却已经拉好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解开的衣襟,躲到一旁,脸红的跟个大苹果一样,背过了身去。

    看到这个架势,李宪知道——自己的暖床计划,失败了。

    他低头,在地上寻摸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块又大又大又尖的石块。将其拎起,奔着那傻狗就跑了过去。

    “他妈的!今天要是不杀了你吃狗肉豆腐汤,老子就跟你姓!”

    “汪汪汪汪!哦!汪汪汪汪!”

    山间,响彻了李宪的大吼大叫和大狼狗疲于奔命的怪叫。

    看着李宪活蹦乱跳的追着大狼狗满山跑,紧紧扯着自己衣襟的苏娅噗嗤一笑。

    你还好,真好。找本站搜索"cm" 或输入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