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一起解决

    杨树这句话含恨而出,

    平地起惊雷。

    那两人都没有防备杨树会来这么一下,这一声大喝就好像是有着异样的魔力,瞬间便让他们怔住了,竟然的那么一刻是失神的状态。

    杨树突然间就从前面掠了起来,瞬间便一步踏到了前面那个老头的面前。

    轰!

    杨树平推一掌出去,那个老头如梦初醒,对着杨树一个转身,然后飘飞几十米之远。

    “大胆异徒,敢攻击我圣殿守护者,该死!”背后那个老头怒吼一声,挥着权杖便到了杨树面前。

    杨树回头,这个老头看着非常快速的手法在他的面前却慢到了极点,“区区一个一品境界都没到的人,竟然敢在我面前耍大刀,真是笑话。”

    杨树冷笑了一声,然后缓缓伸出了手掌。

    刚才前面那个老头跑掉并不是因为他的速度快,而是杨树并不想杀了他,所在就任他后退了几十米,因为要让他给自己带路,所以手下留情。

    但是这个人杨树并不准备手下留情,有一个人带路就行了,多的人……杀了便是!

    杨树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他只是轻轻一扫,然后便有一股巨大的掌力袭向了他们。那个人连哼都没哼一声就倒飞了出去,摔在了街道之上,再也站不起来。

    前面的那个老头一惊,好像重新要认识一下杨树那样。

    “你杀我圣殿守护者,你知道自己得罪了什么人吗?”老头怒吼一声,那是被人打败后的恼羞成怒。

    “你区区一个华夏的小修者,这是妄图挑起世界修者对你们的不满吗?你能承受得起世界修者的怒火吗!”

    老头对着杨树咆哮,那一字一字说出来就把全世界的修者都给抬出来了,就好像杨树得罪是全世界的修者一样。

    杨树看着他,脸上的杀气越来越浓。

    “两百年前的事情我们还没完……”杨树看着他,“但是我现在不想跟你们算这些,我只想知道一个,那些人被你们关到哪去了?”

    “这是我们神灵需要的人,你一个凡人根本就……”老头怒吼一声,对着杨树出言。

    杨树突然间口中念念有词,然后猛地到了他的面前。

    “很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杨树缓缓问。

    “我叫马库斯,是圆桌圣殿骑士的守护者。”马库斯突然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那样,老实地回答。

    “告诉我,那些人去了哪里?你们抓他们来做什么?”杨树阴沉着脸问。

    “他们就在迪克庄园那里,那里是我们巴罗家族在米国的一个基营地。”马库斯回答,“至于那些人用来做什么,我也不知道。”

    “很好!”杨树一拍手,顿时下的咒语瞬间便已经解除。

    马库斯神智瞬间便清醒了,他自己也感觉到了不对劲,顿时便惊讶地看着杨树。

    “马库斯?迪克庄园?”杨树冷笑一声看着他,“我该谢谢你是吧,马库斯?”

    马库斯脸色大变,“你……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

    杨树看着他,“你们圆桌中古骑士是不是有一个叫霍德的人?而且就死在了华夏?”

    马库斯一怔,显然想不通为什么杨树会问出这么一个问题。

    “那个自称为神的仆人,结果……”杨树一笑,充满着不屑,“拿着什么自命不凡的剑,结果被我折叠武器一下便劈死了。马库斯,你认为我有没有资格杀你?”乾坤听书网

    “是你!”马库斯全身如坠冰窖,霍德的死去可以说是他们上百年来中古骑士最大的损失,因为一个堂堂的中古骑士就那么死了。

    但是他没想到杀霍德的人竟然就在米国,就在自己的面前。

    而且阴差阳错的,他们还发生了冲突。

    马库斯已经胆寒了,在中古骑士的一份报告里,这个杀中古骑士的人是个妖孽。

    “那你可以去死了!”杨树看着脸色变幻不已的马库斯,缓缓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不!”马库斯绝望地叫了一声,然后便想逃跑。

    但是杨树却伸出了大手,然后一把便将他的头给抓住。

    “放心死吧,我让那个怀特他们一家子来陪你,这样你也不至于走得太孤独了!”杨树冷笑一声,但见一道白光升起,马库斯瞬间便消失在了白光里,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安娜一直在旁边看着没有说话,看到后面她已经是瞪大着眼睛了。

    特别是看到一个活生生的马库斯就那么消失在杨树的时候眼珠子都快要蹦出来了。

    这个世界竟然还有这样的巫术!

    在她的心里,杨树是一个巫师。

    “走,去迪克庄园找他们!”杨树就像是杀了一只小鸡子那么随意,连头都没回,只是撂下了这么一句话。

    安娜义无反顾地跟了上去,见识过了杨树的厉害之后她完全放心了,跟着巫师走绝对很安全!

    迪克庄园,这在孟菲斯的一个郊外。这是一个大的庄园,方圆好几里都属于这个庄园的地方,而庄园的中心都被围了起来,中间是一个老建筑,看起来得有上百年的古堡。

    古堡之中,怀特的惨叫声响了起来。

    “那个混账,我一定要他死!”怀特躺在古堡奢华的沙发上,正有一个黑色风衣的男人在给他按摩。

    “怀特先生……”另外一个看着得有六七十岁头发都已经白了的男人恭敬地站在了旁边,“马库斯已经带着切特出去了,根据我们最新得到的消息,那个逃跑的女孩正是跟那个打你的男人跑到了一起。”

    “那就杀了他!”怀特几乎是吼叫出来的,“我巴罗家族的人他都敢打,我一定要杀了他!”

    “不过……那应该是个高手。”风衣男人犹豫了一下。

    “高手又怎么样?我们不是有更厉害的高手吗?杀了他,西马库斯要是不够,那就把惠特克叫过去!”怀特残忍地说。

    风衣男人犹豫了一下,终于回头。

    那边坐着一个拿着小刀在修指甲的男人,他站了起来,恭敬地说“我去灭了他!”

    风衣男人没有拒绝,而是说“如果安娜要是再跑,一起解决。”

    惠克特点了点头,面无表情地便要往外出去。

    看到惠克特往外走,怀特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惠克特,不要灭了他,给我弄到这里来,我要亲手灭了他!”怀特扭曲着脸,脸上有股病态的笑意。

    “放心,我会先把他给废了,然后再拖到这里来。”惠克特高傲地一笑,就好像杨树在他面前就跟猪狗随意能打杀一样。

    打开大门,惠克特就要出去。

    不过大门一开他却愣了一下,因为大门外竟然站着两个人。

    一男一女。

    xiaoyaoshancunshenyi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