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803章 偏心

    手语是必须练的,尤其是发现自己已经将手语荒废了,白子月也不由得生出些紧迫感。

    如今被关禁闭不能用还没什么,万一出任务时想用却用不了,那就玩完了。

    不过,没有资料,中间又隔着消音玻璃,交流分外艰难,可给她们重温手语技能带来了不少麻烦,计婉儿都想撂挑子不干了。

    “就这么点耐心,还想跟我结对练习手语,”白子月倒转大拇指,将鄙视之意表达得淋漓尽致。

    计婉儿瞪眼,“姓白的,你就不能跟我和平共处是吧!”

    白子月满不在乎的摆摆手,“这不怪我,明明都是你挑头闹腾的。”

    想赖她身上,没门!

    计婉儿语塞,好像确实是这样没错,可让她是个爱面子的人,让她认错根本不可能,便假装交流太艰难,失去耐心般撇开脑袋。

    一直坐着对身体不好,还是来锻炼身体叭!

    于是,计婉儿学着白子月那些奇怪的动作开始锻炼,做起了不标准的瑜伽。

    白子月轻嗤,“没有灵魂的瑜伽只能惹人笑话。”

    于是偷偷的打开通讯器录像功能,将某人从头僵到脚的动作录下来。

    要是计婉儿再惹她生气,就把这个视频曝光到星网去。

    哼哼yy~

    关禁闭的日子当真是度日如年,熬过了一星期,白子月终于等到了付春来领人,那是喜出望外,热泪盈眶呀。

    “付队,我还以为我等不到你了。”

    “能不能别这么夸张?”付春有点无奈,“反省了七天,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

    “知道,”白子月小鸡啄米般点着脑袋,“我不该跟计婉儿针锋相对,应该与她同进退,共患难,做能将后背交托给对方的好队友。”

    付春挑了挑眉,“说倒是挺会说的,就是不知以后能不能做到。”

    白子月,“能,只要计婉儿也能做到的话。”

    好叭,都快要关傻了还没昏头,也是很机智了。

    对面的计婉儿又扒到了消音玻璃上敲敲打打,试图引起队长的注意力。

    都是精英队的人,队长凭啥先找白子月谈人生。

    哪怕在禁闭期间进行了深刻的自我反省,体内的嫉妒依旧让计婉儿酸成了柠檬精。

    和平共处是需要的,但只能保证在工作时是真实的,日常生活中只需要保持面子情就好,她才不愿意委屈自己。

    然而,计婉儿还是太天真了。

    从禁闭室出来后,白子月正式归队继续训练,只是除了正常训练以外,她给自己加训了。

    按照男队员的标准训练累是累了点,可进步很明显。

    而同一时间从禁闭室出来的计婉儿就倒霉了,她没有被要求训练,而是发了几把大扫帚,每天在操场上兢兢业业的打扫卫生。

    队友们在跑步,她在打扫卫生;

    队友们在赤手搏斗,她还在打扫卫生;

    队友们上了机甲进行对战,她依旧在打扫卫生。

    大扫帚一起,灰尘满天飞舞,计婉儿吃了满嘴灰,整个人都灰扑扑的,肉眼可见的颓废下去了。

    “凭什么只罚我,而白子月却能归队训练,付队实在是太偏心了!”

    “是啊,我就是偏心,”付春已经在后头站了很久了,听到这里也忍不住发话了,“你与队友闹矛盾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都是你无理取闹。”

    自以为是,眼高手低,嫉妒贤能,破坏团结……

    罪名多得数不过来,这般人品有瑕的士兵,至今还留在舰队里,可不是她偏心了嘛!

    计婉儿瞬间白了脸,抖着唇道,“我有这么差吗?”

    付春反问,“你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心里还没点数?”

    是啊,自己是最了解自己的,怎么可能不知道,计婉儿低低笑了声,“既然我这么不好,队长为什么还要偏袒我?”

    直接让她转业或者退伍不是挺好的。

    “因为我还记得你刚来的时候,”付春语带怀念,“那个努力上进,热心助人的小姑娘,就像小太阳般,将大家的心烤得暖洋洋的。”

    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个活泼单纯的小姑娘不见了,见不得队友比自己强,总是无缘故挑刺找茬,都快将队友给得罪完了。

    “阿婉,你能告诉我是为什么吗?”

    计婉儿摇头苦笑道,“我也不知道,大概是习惯了成为众人的焦点,不甘心再沦为陪衬。”

    “你想多了,”付春叹了口气,“优秀的人何其多,只要有真材实料,谁也无法遮挡你的光芒。”

    计婉儿咬唇,“是这样吗?”

    “当然,”付春郑重的回答。

    只要不是虚假的光芒,很不必担心会被人压下去。

    “可我觉得,我卡在四级了,”计婉儿喃喃道,“我的精神力好几年没晋级了,我怕我会一直停留在这里。”

    付春无奈的道,“你太心急了。”

    遇到瓶颈需要平心静气,也不要只想着训练,出外走走,历练一番,或许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可我们又不能到处乱跑。”

    周日一天的时间不够用,请假又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好不容易请到探亲假,她更愿意回家看看。

    “你就不会找我申请个任务么?”付春恨恨的赏了某榆木疙瘩一个脑瓜崩。

    这么简单的事,竟然还要她提醒,傻得可以。

    “还有上次的任务,明明很简单的事,为什么非要搞得那么复杂,还被飞鹰的内贼抓走严刑拷打,传出去就是笑话。”

    计婉儿,“……”原来队长对她的意见这么大了。

    “废话,早看你不顺眼了,”付春冷哼,“想不想跟我切磋一下,用机甲!”

    “我能拒绝吗?”计婉儿垮了脸,她并不想找虐啊。

    可惜,拒绝是不可能的,在付春这里只有答应这个选项,不存在拒绝,即便选择了后者,她会在几分钟后再问一次,直到被盯上的人答应为止。

    早就见识过,如今成为当事人,计婉儿的心情可以说是相当的复杂,拒绝两次后明智的选择了答应。

    操场自然是用不着打扫了,付春直接把人拽到了空地上,取出了一台四级机甲。

    “这是我在后勤部借的,免得你说我的机甲更好,切磋的时候不公平。”

    计婉儿木着脸道,“很公平。”

    那么,可以开始了吗?

    “等等,我通知大家来观战,”付春笑道,“也让她们学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