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1章 好人卡

    婚礼前夜,白子月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记得因为失眠她认认真真的数了很久的羊。

    婚礼的当天,习惯晨跑的她在天麻麻亮时起了床,洗头冲凉,抹上很少用的保养品,然后穿着睡衣坐在房里边看电视边等着。

    大喜之日是不可能再去晨跑的,她要做的事多着呢。

    六点整,房门被敲响了,白子月去开门,来的是奶奶高价请来的化妆团队。

    换婚纱,化妆,盘发。

    整整忙碌了一个多小时才打理好,而白子月已经由原本的紧张变成了不耐烦。

    结个婚咋这么麻烦,她真的很讨厌化妆啊啊啊

    拍婚纱照那天其实已经折腾过一次了,只是因为有顾迦南在旁边陪着,她倒不觉得难熬。

    而昨晚没睡好,身边又没有熟人陪着,会烦躁也不奇怪。

    等化妆团队干完活,退到隔壁临时收拾出来的休息室喝茶吃点心了,白子月才松了口气。

    “我就说嘛,化妆真麻烦,也不知道那些人天天早起化妆为什么不嫌累。”

    嘀咕完,房门又被敲响了,这回倒没等新娘子去开门,来人自觉的推开了虚掩着的房门。

    “月月,我给你送吃的来啦,”万秋娜活泼的喊着,她的手手端着个小碗,“是白奶奶亲手煮的肉汤哦”

    刘思瑶后一步进的门,语气里难掩羡慕,“白奶奶对你真好,有机器管家还非要自己动手。”

    “那是,”白子月得意洋洋的道,“奶奶最疼我了。”

    爸妈不疼有什么关系,她有奶奶。

    刘思瑶翻了个白眼,“你这是炫耀吗?”

    在一个被赶出家门的人面前说这样的话,真真欠揍得紧。

    得亏两人认识了好些年,知道对方是有口无心,不然的话友谊的小船都要翻了。

    白子月,“”她选择闭嘴。

    “喝汤喝汤,”万秋娜快把汤碗怼新娘子脸上了,“你们这里的风俗还挺奇怪的,在娘家只能喝肉汤吃荷包蛋垫肚子,连营养剂都不能吃。”

    说什么不能吃两家饭,否则会不吉利。

    拜托,都什么时代了呀,竟然还有这样的习俗,偏远地区的小星球都没有。

    “废话,”刘思瑶理所当然的道,“那些小星球生活水平比不上繁华大星球,每天忙着学习工作,结婚都是领了证了事,没有闲心去翻旧习俗。”

    “瑶瑶你懂得挺多的嘛,”白子月好奇的问,“你是特意研究过的?”

    她都不知道,刚才还奇怪为什么只有汤,没有米饭。

    刘思瑶不自在的撇开脑袋,“不是,我也是听别人说的。”

    单身狗研究这些旧习俗干嘛!

    万秋娜拧眉,“月月你到底喝不喝,一直端着好烫的。”

    “咦,旁边不是有床头柜,你为什么不把它放下?”刘思瑶眼中大写的鄙视。

    万秋娜整个人都不好了,对啊,为什么她对旁边的小柜子视而不见,一心要月月接过去。

    难道是因为嫉妒好友毕业就嫁男神,昏了头?

    不管真相如何,万秋娜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有坏心思,她只是感伤于好友即将踏入婚姻的坟墓,留下她这个单身狗。

    就是酱紫没错。

    热汤被放在了床头柜上,刘思瑶窝进了房间里的懒人沙发里,优哉游哉的道,“娜娜待会跟我一起行动吧,别乱跑。”

    “好哒,”万秋娜挺感动的,“我从来没参加过世家子弟的婚礼,还担心会露怯,辛亏有瑶瑶在。”

    瑶瑶可真是个大好人。

    收到好人卡的刘思瑶一脸懵逼,“你是不是想多了?”

    能成为家族弃子被赶出家门,她的地位可想而知,哪别说婚宴了,就是家宴都没参加的机会。

    也就是说,刘思瑶也是宴会小白,什么也不懂,没办法给娜娜增加半点底气。

    万秋娜瞬间拉下脸,“那我干嘛要跟你捆绑在一起,两个人丢脸更划算吗?”

    刘思瑶沉默一瞬,忽然语出惊人,“我是担心待会看到某个混蛋手痒,有你在身边能拦一拦。”

    “哈?”万秋娜黑人问号脸。

    摸出根吸管准备冲肉汤伸爪子的白子月来了精神,“什么混蛋,叫什么名字?你昨晚说得不清不楚的,害我一直惦记着睡不着觉。”

    话到最后,抱怨之意非常明显了。

    “呃,”刘思瑶眨巴着大眼睛不知道该说啥,犹豫了许久才下定决心般含蓄的透露,“就是被我堂姐霸王硬上弓没成,看我背黑锅也不说出真相的混蛋。”

    这些年她想了想,觉得她那个黑心堂姐有错,家中的糊涂长辈有错,那个混蛋也撇不开关系。

    既然要报警抓人,怎么抓错人也不管。

    更何况,她原本以为堂姐是得手了才被判了两年,后来才知道那混蛋在最后关头清醒,将堂姐踹开跑了。

    又没吃大亏,凭啥咬定不放,说是被占尽便宜了。

    “你们说说,他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

    白子月,“”好像是有点过分。

    万秋娜,“”太惨了,原来瑶瑶这么可怜。

    “咳,行叭,”万秋娜勇敢的接下重任,“要是你忍不住要动手,我们就把人引到没人的角落里打晕,然后你动作一定要快点。”

    “为什么要快点?”

    体能废力气就那么点,报仇也要慢慢来呀,免得留下明显的痕迹。

    万秋娜瞪圆了眼,“瑶瑶你真是,怎么只想着揍人。”

    “不然呢?”刘思瑶就纳闷了,报仇不直接揍还能干啥。

    万秋娜脱口而出道,“还能”

    “娜娜你闭嘴,”白子月板着脸道,“别教坏了我家瑶瑶。”

    “她不也成年了,”万秋娜不服,可接收到汹涌而来的眼刀子后立刻怂了,“好叭,其实我是说能够在那人脸上用不掉色的荧光笔写字。”

    刘思瑶哪里听不出其中的猫腻,略思忖了几秒,到底选择装傻,只道,“我没有不掉色的荧光笔。”

    “这个简单,”白子月指挥着好姐妹去拉床头柜的第一个小抽屉,“我买了很多,原本想给乖乖玩的,可他太爱在墙上涂鸦可,他老外婆就让收起来。”

    刘思瑶只觉得一言难尽。

    小孩子调皮,拿到笔就爱四处乱画,普通笔画出来的痕迹都很难收拾,更别说不掉色的荧光笔了。

    讲真,自家闺蜜在某些时候真真是不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