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1750章 狠辣手段

    陆君目光忽然望向秦轩的方向,凝视了他片刻,随即开口道:“我也去昊天岛。”

    “这……”许多人神色顿时凝固在那,嘴角微微抽搐着,这是,盲目跟风吗?

    昊天岛真有这么好?

    “陆君。”

    始帝沉声道:“你想清楚再做决定,昊天岛,并非你最好的选择。”

    事实上,始帝在来之前便已经和陆君谈过了,让他去太玄岛,那是一座极为古老的岛屿,岛上有许多古老势力,甚至有几大势力传承自上古时期,底蕴不知有多雄厚,诞生了不少绝世强者。

    在无涯海,太玄岛也是为数不多的几座古岛之一,甚至比帝氏还要强上一些。

    却见陆君只是随意扫了一眼始帝,道:“我意已决,你难道还要再阻拦我的决定?”

    “你……”始帝瞳孔猛地收缩了下,脸色显得难看了些许,身上无上道威流动着,隐隐有些难以遏制,这逆子,故意来气他不成?

    天狼王看向始帝,不由含笑道:“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始帝英姿雄发,威震四方,陆少宫主也是个性十足,男儿本色,颇有一番英雄气概,我想日后必将成为一代绝世人物,超过你父也不在话下!”

    许多人听到天狼王这一道声音,神色显得格外的怪异,这话说的,很是耐人寻味啊!听起来好像是在褒扬始帝和陆君,但细想之下,好像并不是这么一回事……始帝眼中遽然间闪过一道冷意,他如何听不出,天狼王这是在讥讽他。

    只见他目光转向天狼王的方向,同样露出一抹笑意,开口道:“天狼王太谦虚了,我观云遥天赋绝伦,同辈无双,纵然此次试炼稍有失利,但日后未尝不能卷土重来,将来云皇朝崛起,也许还要看云遥。”

    听到此话,天狼王笑容顿时僵硬在脸上,再也笑不出来了。

    “陆斩元,算你狠!”

    天狼王恶狠狠的看了始帝一眼,眼神无比的寒冷。

    陆斩元,正是始帝的本名,自他接任无始宫宫主之位后,便对外号称始帝,知道他本名之人都是与他同一时期的强者。

    天狼王,便是其中之一。

    “你真的执意要去昊天岛?”

    始帝看着陆君再度问道,其他事他还可以自己做决断,但此事,他没有办法逼迫陆君。

    如果陆君心中不愿的话,即便将他强行送去太玄岛,他自己不尽力,去了也是白去。

    他知道,陆君之所以去昊天岛,很大程度是在向他示威,发泄心中的怒气,毕竟是他毁诺在先,可以理解。

    “你觉得呢?”

    陆君冷冷的看向始帝,那眼神,丝毫不像是一位儿子看向自己的父亲。

    然而父不慈,何来的子孝?

    这些年,他受够了被摆弄的命运,接下来的每一步,他都要自己决定。

    似是看出了陆君的决心,始帝心中纵然很不爽,却也只能顺其自然了,他也不敢太逼迫陆君,到时候真的弄得不可收场,那便适得其反了。

    只见此时,剑龙上周围山峰上的人群目光都注视着虚空上的那十道身影,心头微微颤动着,这一次的试炼之战,与往届比起来,可以说是极为特殊的一次了。

    前十名,有七人将前往昊天岛,一人前往万剑岛,一人去迦叶岛,还有一人去无量岛。

    除了无量岛外,昊天岛、万剑岛和迦叶岛都是名声在外的超级岛屿,威震四方,自然而然通过考验的难度也非常巨大。

    一般而言,每次试炼之战虽有十人被推荐到其他岛屿,但真正能通过考验,留在岛屿上修炼的却只有三四人而已,其余人都被淘汰,又回到了西华群岛。

    许多人此时在想,这一次会有多少人通过考验?

    “既如此,此次试炼之战便到此为止吧,本座在此感谢诸位远道而来,若有招待不周之处,还望诸位见谅,除前十之人留在无始宫,其余人此时便可以离去了,当然,若想参观无始宫,也欢迎之至!”

    始帝面向人群开口说道,语气显得很平淡,发生了刚才那样的家丑,他此时的心情自然不太好。

    “始帝,我等还有些事要处理,这就告辞了!”

    一些大势力强者对着始帝抱拳道。

    事实上,所谓的有事要处理不过是托词而已,任谁都能看出来始帝心情不好,此时若还留下来,岂不是触他的霉头?

    各大势力的大人物都很识相,知道始帝不想看到他们,因而都陆续告辞离去。

    “蔺大哥,我要前往无始宫了,你们呢?”

    秦轩看向蔺如问道,目光中有着一丝担忧之色。

    他是在担忧蔺如的安危,天极剑主绝不会放过他。

    “你放心去好了,他还奈何不了我,等你们走的那一天,我会随你们一起去昊天岛。”

    蔺如笑着回道,仿佛一点也不在意。

    “嗯?”

    秦轩目光不由闪过一丝异色,天极剑主奈何不了他?

    莫非,蔺大哥还有什么底牌不成?

    “那好吧。”

    秦轩半信半疑的点头,随后转身准备离开这里。

    “站住!”

    “谁让你走了?”

    几乎是同一时刻,两道声音从不同的方向传出,使得空间陡然间变得安静了下来,像是凝固了一般。

    无数人目光先是愣了下,随即看向那两处声音传来的方向,分别是天极剑派和云皇朝。

    而开口的两人,是天极剑主和云皇朝太子云飞扬。

    此刻,两人的目光汇聚于同一座山峰上,更准确的来说,是同一道身影上。

    那身影正是此次试炼之战最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东皇煜。

    许多人看到眼前的这一幕,脸色不由得变得精彩了几分,这两位,似乎不肯善罢甘休啊……不过他们也能够理解,虽然被东皇煜驱逐出去的人有很多,但其中最惨的两人,莫过于厉天涯和云遥了。

    两人从一开始便与东皇煜有仇怨,而后又多次在言语上嘲讽东皇煜,仿佛视东皇煜如草芥蝼蚁一般,随意伸手便能捏死,根本不屑一顾。

    但最后又如何?

    都落得极凄惨的下场,可以说脸都被打肿了,不仅丢了自己的脸面,连带着身后的势力,也颜面大损。

    显然,这笔账他们不想就这么算了。

    秦轩脚步停顿在半空中,微微低头,嘴角像是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

    他本不想纠缠下去,然而,这世上很多事并非自己想如何就如何,他人欺上门来,也只有以拳头回应了。

    回过头,秦轩扫了一眼天极剑主和云飞扬,笑着开口道:“两位刚才的话是对我说的吗?”

    人群听到此话嘴角微微抽搐着,有些无语的看着秦轩,这话不是明知故问吗?

    你把人揍了,不找你找谁?

    天极剑主目光冷淡的扫了一眼秦轩,随即移向秦轩身旁的蔺如,声音霸道的道:“现在,你该兑现承诺了。”

    “兑现什么承诺?”

    蔺如看着天极剑主反问道。

    “轰!”

    一股强大无匹的剑威遽然间绽放而出,天极剑主双眼死死的盯着蔺如,浑身剑威仿佛要化为实质一般,他厉声问道:“你再说一遍?”

    “三个条件,你实则只做到了一个,我没取厉天涯的性命已经算给你面子了,你还有脸让我兑现承诺?”

    蔺如冷笑着道。

    人群闻言内心不由轻颤了下,在试炼之战开启前蔺如与天极剑主定下三个条件,此事不少人都在场,都亲耳听到了。

    第一,天极剑派不得与任何势力联手;第二,天极剑派门下弟子不得以任何手段对付东皇煜;第三,天极剑主在必要时候,需帮助东皇煜。

    而从试炼之战的情况来看,似乎,蔺如说的并没有错。

    天极剑主也仅是完成了第一个条件而已。

    厉天涯多次唆使他人针对东皇煜,在场之人都看的很清楚,这已是违背了第二条,而且,自始至终,天极剑主也没有出手帮助过东皇煜。

    那么蔺如不兑现承诺,也在情理之中了。

    “你在耍我?”

    天极剑主盯着蔺如道,眼眸深处泛着丝丝杀意,他已经足够的退让了,这蔺如竟还不放人,真以为他不敢动手吗?

    他天极剑主的名号是白叫的?

    “你若不放人,那么,便一命换一命吧!”

    天极剑主口中吐出一道冷漠无情的声音,说罢他脚步向前一踏,一道无上剑气自脚掌绽放而出,射穿空间。

    下一刻,剑气悬浮于秦轩的头顶上空,剑尖直指下方,虽没有落下,但周围人群的心脏却都提升到极点,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只要天极剑主一个念头,剑落,东皇煜必将命陨。

    一位绝代天骄刚展露自己的锋芒,便就此陨落了吗?

    未免,太可惜了!“敢吗?”

    天极剑主目光如利剑一般逼视蔺如的双眼,脸色冷漠无比。

    敢吗?

    这是何等嚣张的话语,透露出强烈的挑衅意味。

    转眼间,两人的地位像是发生了巨大的转折,天极剑主由被动转为主动,逼蔺如做决定。

    是选择放人,还是一命换一命?

    许多人看向天极剑主,心头剧烈颤动着,不愧是天极剑主,手段果然非常人所能想象的狠辣,用一切代价将别人逼上绝路,即便搭上自己亲传弟子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这一招实在太狠毒了,让蔺如退无可退,无论蔺如做出什么选择,后果必然都非常惨!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