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漩涡的中心

    “哥哥,唐水师兄怎么了吗?”西门玲珑在一边问道。

    她还是见过六尾狐的,特别可爱。

    在御灵宗,大部分灵兽西门玲珑都认识,而且都能处的很好。

    这是西门玲珑天生的能力。

    被誉为御灵宗大小姐可不是假的。

    虽然她确实是御灵宗大小姐,但是跟多是因为御灵宗灵兽都亲近她。

    跟西门吹火是真的两个极端啊。

    御灵宗一个个很佩服掌门跟掌门夫人,生出来没一个正常的。

    不过御灵宗的一个个很好奇,两个极端之后,第三个孩子,总该是正常的吧?

    他们最怕的是,既亲近灵兽,又爱吃灵兽。

    那真的是…罪该万死啊。

    这么想的时候御灵宗一个个又是特别紧张,生怕来个西门吹火第二。

    “唐水师兄的六尾狐已经好了,不过要跟我们一起去天灵九峰。”西门吹火说道。

    不过他并没有说先天九尾灵狐的事,这种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自己这个妹妹,有些事上,太天真了。

    不适合知道这些。

    而听到西门吹火说的,西门玲珑就大惊“哥要去天灵九峰?”

    西门吹火道“怎么了?”

    “不行不行,不能去,天灵九峰是大门大派,比我们御灵宗大多了。

    去那边偷吃灵兽太容易被抓了。

    在御灵宗被抓有爹娘周旋着,各位长老也不会真拿哥哥怎么样,夸张点也就是吊打而已。

    但是天灵九峰不同,他们买不买御灵宗面子还是问题。

    这太危险了。”

    西门玲珑一口气说了不少。

    西门吹火也是懵逼,感情他妹还能理解这个。

    不过,他什么时候说去吃灵兽了?

    他就这点追求了吗?

    额,想想也差不多。

    不过他又不是白痴,怎么可能让自己陷入那种绝境中。

    最后西门吹火道“不是为了这个,总之是一件不小的事,先跟唐水师兄汇合,然后过去。”

    “真的不是去偷吃灵兽?”西门玲珑不敢相信。

    “恩。”西门吹火随口应了下。

    他已经打算返程了,不管是为了悟道茶,还是为了安全。

    都需要去一趟天灵九峰。

    然后把他妹送往圣地。

    当然,他并没有觉得提前把他妹留在圣地毕竟好。

    毕竟他也知道,圣地前段时间被打毁了。

    西门玲珑要是在那,那他真的是心惊胆颤。

    除了西门吹火,其他人也开始返程了。

    他们都是前往天灵九峰,也就是坐标之争的漩涡核心。

    他们都在主动进入。

    不过,并没有人过于害怕,顶多有些小担心。

    担心的是,别在破晓没空的时候,发动争夺战。

    那真的会死人的。

    所以说,这些人想要得到悟道茶,其实也是冒着巨大的风险的。

    ————

    江左家里苏琪穿着睡衣,头发扎的高高的,套着围裙忙里忙外。

    非常的开心。

    这时候苏琪穿的其实还是挺厚的睡衣。

    主要是江左不在家,穿的好看没意义,她就想穿给江左看。

    穿给江左看,通常都是睡裙,好看而且还带有一点诱惑力。

    反正特别喜欢她老公在家的时候穿。

    江左不在家,意思就穿的多了。

    不过今天洗房子也没别的心思。

    而洗到客厅的时候,苏琪才发现,花瓶忘记买了。

    “虽然说我想当花瓶,但是也不能自己站上去吧?”苏琪打趣的自语。

    之后就拿出手机,打算给江左打个电话,让他记得买两个花瓶回来。

    只是刚刚拿出手机,门就被打开了。

    门一开,苏琪看到了,回来的正是江左。

    他手里还拎着两个花瓶。

    普普通通的那种,容易碎的那种。

    至于为什么不买坚固的,恩,怎么说呢。

    不容易碎的,那能叫花瓶吗?

    苏琪这个时候看着江左,又看了看手机,道“老公,你今天回来的有点早啊。

    不摸鱼到下班吗?”

    苏琪笑道“是不是想我了?”

    江左无语,然后道“还要不要花瓶了?我都不好关门。”

    听到江左说的,苏琪才快步过来接过花瓶道“要的,刚刚还打算让你买呢。

    你说,我们是不是心有灵犀?”

    是不是心有灵犀江左不知道,反正他知道,苏琪肯定要买花瓶。

    还是便宜的花瓶,毕竟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碎。

    花瓶被苏琪拿走了,江左也换好了鞋子。

    不过看了下房间,他发现,房子被苏琪打扫的特别干净,至少比去年干净。

    江左好奇道“你用法术了?”

    苏琪把花瓶擦了擦,然后放在柜子上,道“没有啊,这可是我劳动一天的成果,你老婆贤惠吧?”

    贤惠?

    可能吧。

    不过江左还是好奇道“那我怎么感觉我们去年一起努力打扫的,还不如现在干净?”

    感觉差别有点大,不然江左真不一定能看出来。

    苏琪理所当然道“你也说了,是我们两个一起打扫的。

    今年只有我,没你拖后腿,肯定更加干净了。”

    江左“……”

    你这话确定没昧着良心说吗?

    到底谁才是花瓶啊?

    好吧,在家江左做的事,确实不多。

    这些年,苏琪确实包揽了江左的日常生活。

    不然怎么会苏琪一没在,他就晚上修仙,白天吃泡面呢?

    所以江左无话可说。

    但是今年打扫的这么干净,肯定要添上自己的名字,以后反驳起来也容易。

    “我也来帮忙吧。”江左撸起袖子就打算帮忙。

    只是刚刚走到沙发边,就被苏琪按住了“不了,你看电视吧,我来。”

    你来?

    你来我以后被嘲讽,怎么反驳?

    “我来,你乖乖休息就好,剩下的交给我。”江左大义凌然的说道。

    只是江左打算起来却一直起不来,他没能挣脱苏琪的怪力。

    毕竟他现在只是普通人。

    苏琪盯着江左道“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听到苏琪这句话,江左犹豫了下。

    现在已经月底了,但是苏琪的例假应该还有几天才来。

    这让江左很难办。

    如果已经来了,江左肯定敢豪迈的拍拍胸脯告诉苏琪,听我的。

    至于现在嘛,江左只能悻悻的拿起遥控器道“你忙,你忙,我看电视。”

    等着吧,等以后不升级了,不压榨自己身体了,你就完了。

    你没几天好日子了。

    是的,江左觉得他就要升到满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