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第一百五十一章

    “我觉得我完全没必要喝魔药了。”翘着腿坐在桌子上的芙洛特看着斯内普仍不断的往坩埚里加着难闻的魔药材料,她的表情可高兴不起来。

    “如果单论上蹦下跳来回造反的话,你确实没必要再喝药了。”斯内普不满的撇了一眼坐在桌子上碍他事的芙洛特,“但是为了以后你能别再冲着我嚷嚷这疼那疼的,现在的魔药就很有必要喝。”

    她都已经为了调养喝了小半个月了,今天吃晚饭时这味蕾都快彻底丧失功能了。

    看着眼前仍不断冒着泡的坩埚,芙洛特就发愁“说真的,这房间不是给传说中的某位校长情妇建的吗为什么还配带魔药台啊”

    “这原来放的是个梳妆台,因为校长办公室原先没有魔药实验室的,所以这间屋子就被我征用了。”

    “”她原先可以拥有一个大梳妆台摆满她的瓶瓶罐罐的,而现在摆放了一堆广口瓶装着恶心的魔药材料。

    算了,鉴于她这个已经从世界上被划去姓名的人来说,有个独立的屋子能住就不错了。

    芙洛特从桌上那堆瓶瓶罐罐里挑出来了一个她最熟悉的魔药药材非洲蛇皮。熟悉的原因不是因为她多知道这药物的疗效,而是因为这破玩意曾经差点害她炸过一个坩埚,当着斯内普面的那种。

    那件事到现在她也不可能忘记,五年级临近os的魔药补习,那场噩梦般的补习,啧。

    芙洛特把玩着手里的广口瓶,嘴里叨叨着“我是不是接下来永远也出不了你的办公室了”

    “我是把一具假尸体冒充成为你交给了黑魔王,但并不代表你不能换一个身份在这个世上继续存在着。”

    “甭管换不换身份,我顶着这张脸出去,麦格教授就得率先把我灭掉,当时我真的以为自己”

    斯内普不愿意让芙洛特再提那天的事情,于是没等芙洛特说完,他直接打断道“邓布利多说他会跟麦格解释这件事情的。”

    “他一幅画像,怎么一天天的比真人在世还万能。”

    “他在世的时候一天天的就跟闹钟一样烦人,所以在我看来画像跟真人毫无区别,当然,除了画像不能吃到他那些甜腻腻的零食外。”

    斯内普这句冷嘲热讽刚落音,他就开始在桌面上找那瓶装满非洲蛇皮的材料瓶。这扫视了半天也没见着,刚准备开口问芙洛特,一扭头便看见那找半天的材料瓶正在芙洛特的手里摇晃来摇晃去呢。

    他眉心一跳,伸手便把芙洛特手中的材料瓶抢了过来。

    看着自己手里空唠唠的,芙洛特不禁扁了扁嘴,不过很快便又特别自然的随手抄起另一个魔药瓶继续在手里玩,玩的还极其挑衅。

    斯内普咬着后槽牙,刚想开口发表些自己的不满,但等他正视眼前的芙洛特时,竟然微微愣住了。

    对方穿着红色的长袍睡衣正坐在桌子上,平时高高盘起的头发此时却披散下来,映着屋中的烛光,全然没了往日那般精明傲气,反而是带着些得寸进尺耍无赖时才有的娇俏,竟然还挺

    斯内普立刻将脑海里的后半句话咽了回去,生生的收回目光,扭过头盯着坩埚恢复平常那副漠然的表情。

    他璇开手中的材料瓶,从中熟练的拿出一片非洲蛇皮,为了能尽快恢复以往的样子,不想让芙洛特看出端倪,斯内普特意用冷冷的语调说道“桌子不是椅子,魔药材料也不是玩具,能分清这些事实实在是太难了,三岁小孩都做不到,你同样也做不到。”

    这话说的,芙洛特就不乐意听了。她坐这儿都快半个小时了,手里闲的没事干喜欢玩点儿魔药材料这是十几年前就有的小毛病,往日也没见有那么多意见,怎么现在倒开始黑了脸了。

    “啧,小气鬼。”芙洛特嘟囔道,“我是分不清这些,但某些人不也分不清魔药实验室和别人屋子的区别嘛大晚上的在我屋子里熬药,我坐我屋子里的桌子怎么了”

    “你屋子现在倒开始有归属感了,也不知道谁刚刚不愿意在这儿待的。”芙洛特这边不乐意,斯内普也喜欢接个话茬,很多时候拌嘴都是这样开始的。

    然而今天的这份拌嘴,却让刚刚就分心的斯内普,彻底聚不起注意力了,于是那一整片非洲蛇皮

    “我哪说过不愿意了,你少在这儿断章取义,我那是诶,西弗勒斯,非洲蛇皮不应该切碎了再扔进去吗”

    切碎了再扔进去斯内普低头看了一眼坩埚,果然那片完整的非洲蛇皮正冒着火星子慢慢的淹没在了绿色的魔药当中

    等斯内普彻底反应过来后,他的第一个动作便是把坐在桌子上的芙洛特拽了下来然后护在怀里。

    说时迟那时快,哪怕晚一秒钟,他俩人恐怕都得跟飞溅的坩埚碎片来一场面对面。随着“嘭”的一声,魔药大师炸坩埚首秀便在芙洛特眼前完美的呈现。

    贴在斯内普胸膛的芙洛特甚至能清晰的听见斯内普咬后槽牙的声音。她知道这对于一位魔药大师来说意味着什么,这又是一件多么悲伤的事情,然而

    芙洛特还是没有忍住的“噗嗤”笑了出来,然后整个人都窝在斯内普怀里笑到发抖。

    梅林啊斯内普竟然炸坩埚了

    看着怀中已经笑到不能自已的芙洛特,斯内普能确定怀中的人没被飞来的魔药溅到。他黑着脸抽出魔杖收拾掉了桌上的残害,以及地面飞溅上的魔药痕迹,外加上他身上和头发上的,好在没有多少

    “你没烫着吧。”感受到斯内普动作的芙洛特这才想起来正经事,忙仰头确认着。

    斯内普摇了摇头,脑子里却在思索着要不要给芙洛特来个一忘皆空。

    他这边正羞耻的想着掩盖黑历史的主意,芙洛特这边确认斯内普没事后,又接着笑了起来,完全没注意到她现在仍在被她嘲笑的那个人怀里。

    芙洛特边笑边抬起手将斯内普脸上蹭到的魔药痕迹擦掉,语调里充斥着满满的得意“原来魔药大师也会炸坩埚啊,这回可不赖我,我什么也没唔”

    芙洛特的话还没说完,嘴就被某人给堵住了

    一瞬间,芙洛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没有意识了,唯独能感受到的就是嘴边的温度和两个同频率的心跳声。

    这个吻似乎很克制,没有攻城略地的目的,也没有更深一步的动作,只是一种轻柔的触碰,但也足以击起芙洛特心里的一道道波澜。

    然而还没等芙洛特彻底从呆滞的状态反应过来的时候,那股芙洛特喜欢的魔药香气便从芙洛特的鼻尖离开了。

    现在这这是什么情况她是不是该做点什么可是该做什么啊

    芙洛特抬起眼正好对上斯内普的眸子,平日里那不愿意装下任何东西的黑眸,此时却清晰的映着她的倒影。

    刚刚漏了两拍的心跳声此时又加起速来,芙洛特想要抬起手轻抚过斯内普的眉眼,但还没触摸到,手就被斯内普抓住,紧紧的握在掌心里,而那放在芙洛特腰上的手,也是轻轻的往身前一带,低下头再一次吻住了芙洛特

    此后四千字这里不做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