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六 徐栋之死

    “隐哥,你有没有什么需要的我一时还想不起自己缺什么。”龙渊与爱人走在五层的柜台前,被各种各样的法器晃花了眼。

    “这个”不等澹台隐回答,龙渊眼睛一亮快步上前。这个材料是自己给爱人做剑用的材料,自己当时没查出来是什么材料,原来叫幽冥玄铁。

    “这个铁怎么了”澹台隐以为是自家宝贝对这个感兴趣。

    龙渊爬在澹台隐肩上悄声说道“沉星剑的剑身就是用这个黑铁做的主材料。”

    澹台隐表情也凝重起来,幽冥玄铁的厉害之处他也感受到了,斩杀自己修为以下的人毫不费力,这已经不是削铁如泥的范围了,更像是真正的遇鬼杀鬼。

    龙渊看着幽冥玄铁的用处写着未知,当即在玄铁上方的柜台点了点,这个物品相当于是加入了自己购物车。

    有了幽冥玄铁的加入,龙渊开始在这层楼收集其余材料,然而其他的材料并没有让他十分中意的。

    掌柜亲自将两个人迎上六层,刚上去就是一个巨大的丹炉摆放在最中间。

    “紫霄丹炉。是个好东西。”龙渊赞叹道。

    掌柜的迎身说道“这是我们分店的镇店之宝,有缘人可以购买。”

    “哦怎样才算有缘人”龙渊感觉这个鼎是个好东西,自己来到北齐大陆后还没开始练过丹,正好是缺一个好一点的炼丹的丹炉。

    “如果能现场炼制出指定的地阶丹药,并且成色与成功率都不错,可以八折买下这个丹炉。”掌柜的解释规则道。

    龙渊思索一会,决定参加这个有缘人的活动。不知道为什么他就觉得这个丹炉很合自己眼缘。

    龙渊与爱人眼神交流后,点头道“好,我想参加试试。”

    掌柜的立马拿出一块通讯灵石通知到下面。这会正是准备时间,龙渊心里只有这个丹炉,也看不进去别的东西,便把选择权交给了澹台隐。

    澹台隐挑了几样东西,发现爱人还是没有回神,不忍失笑,自家宝贝真是像个小孩子一样。

    掌柜的走到龙渊夫夫身边恭敬地说道“仙长,已经准备就绪,就等您了”

    龙渊点点头,示意掌柜的带路,澹台隐则跟在他身后。

    裁判竟然就是阵法师老林和鉴定师老赵,几人打完招呼后,龙渊进去了炼丹室,澹台隐便在外面侯着。

    龙渊进入炼丹室,就看见长桌上堆着一堆没有整理的材料,以及需要炼制的丹药。

    “地阶下品回灵丹,地阶下品聚气丹,地阶下品美容丹,地阶下品回元丹。”龙渊一一念出纸条上的丹药,还好并不难,回灵丹和聚气丹是他经常炼制的,美容丹他也给舅妈炼制过,至于回元丹但是第一次听说,不过看样子也都不难。

    龙渊先将药材有条不紊地分开,先从最熟悉的开始炼制,这样比较节约时间。说到做到,龙渊指尖出现一缕异火,待面前丹炉受热后将药材按顺序投放进去,开始控制火量。

    不到一刻钟,回灵丹已经炼制好了。即使隔着一间屋子,外面的人也闻见了丹药的飘香味。

    “他竟然这么快炼制出了回灵丹这可是地阶丹药”阵法师老林惊叹道。虽然他不是炼丹出身,但是阵法、符箓、丹药、炼器四个一开始是一家,后来才分家。他活到这个年纪,耳濡目染也知道炼丹没有这么神速的,尤其还是地阶的丹药。

    澹台隐但笑不语,自家宝贝炼丹的天赋在现代世界就已经展现出来,只是当时的同水平修真者基本没有,导致爱人对自己的炼丹水平和手法还有些不自信,今天正是让树立爱人自信心的时候。

    没过多久,聚气丹也出炉了,这次的飘香更为持久,连掌柜的和老板也来到门口等候这个神速炼丹的青年龙渊。

    如果不是齐物阁的丹房在地下,掌柜的及时关上店门,估计这会守在门外的王楚钦、和跟着嗅嗅兽在城里四处找人被一丝丝香味吸引过来的程响已经进来查看丹香的来源。

    并不是他们没见过平时别人炼丹,而是第一次闻见这么鲜香的丹药。没错,就是鲜香。刚出炉的新鲜热乎,以及丹药自身的药香味,将整个中陵城有颇有修为的人都勾引的蠢蠢欲动。

    龙渊已经炼制出了三种丹药,在场的评审都已经默认他挑战成功,光是丹药的香味,就能说明丹药品相不错,虽然是地阶丹药,但是极有可能是上品。

    上品就意味着这个年轻人很有可能会炼制出天阶丹药。整个北齐大陆都没有这么年轻的地阶丹师,更别提天阶丹师,那得是多大的天赋。

    老板对着掌柜的一个眼神示意,掌柜的秒懂上前,与澹台隐拉好关系,作揖问道“还为请教仙长道号,不知道可否告知。”

    澹台隐笑了笑,说道“在下澹台隐,里面是在下道侣龙渊。”

    掌柜的一思索,暂时想不起来有没有澹台家和龙家这两个家族势力或是宗门,不过还是拱手夸赞道“您两位真是神仙眷侣也不为过。光看仙长背上的剑就知道仙长使得一手好剑法,还懂得制作符箓,道侣又是丹药大成者,眼光不俗,果真是般配。”

    澹台隐谦虚道谢“实不相瞒,武器也是内人为我所做,阵法也是内人所教,我反倒是个闲人。”

    掌柜的一口话噎在嗓子里,第一次见有人吃软饭吃的这么理所当然的,关键这种道侣,可以说是十分羡慕了。

    而一旁偷听两人对话的其余三个人,心中都掀起惊天巨浪。这个龙渊看起来像个文弱青年,温润如玉的模样一看就不是喜好打斗的,没想到伴侣是自己培养的。不仅会炼丹炼器还会绘制符箓上一个这样的全能型人物已经消失在这个大陆近千年,现在提起她的名字,还犹如昨天。

    名字不会这么巧合吧鉴赏师和阵法师惊恐地对视一眼。千年前他们还是小孩,但是也听说过一位超级女天才的传说,全能型修士,炼器炼丹符箓阵法样样精通,偏偏还是天灵根,所有招惹她的人几乎都没有好下场,是个彻彻底底的天道宠儿,她叫龙歆。

    澹台隐不懂阵法师和鉴定师怎么突然一副震惊的模样,不过想到这俩老头总是一惊一乍,也就没怎么放在心上。不过即使俩老头说出龙歆的名字,澹台隐也不一定认识。

    反倒是掌柜的细细在心里想了想,确实没发现什么澹台和龙姓的家族或者宗门,照这两个人的神秘程度,很有可能就是来自避世的那些宗门了。

    天色渐晚,龙渊终于从炼丹室出来,炼制好的丹药都被他一一摆放在刚刚放药材的地方。回元丹之前没有练过,所以多实践了几次才正式炼,结果第一炉并不是地阶,于是他又聚精会神重新炼制了一遍,直到第三次才是地阶。

    两个评审见龙渊出来,急匆匆地进炼丹室查看龙渊的成果,两个人拿着丹药瓶子爱不释手。掌柜和老板也来看了一圈丹药,他们是外行不懂丹药,不过龙渊的丹药做的还挺美观。正常丹药一般都是褐色,并不会相差太大,不过看丹药颜色能甄别丹药的好坏。而龙渊炼制的丹药竟然是接近乳白色和淡黄色,都是最贴近主要药材的颜色。

    这样控制丹药的颜色其实很耗费人的心神,尤其是炼丹的时候,一边控制火候一边翻转丹药,还要剔除丹药中的残渣改变颜色,这是当前大多数丹师都无法做到的。这样炼丹失败率很高,龙渊却用事实打脸,不是剔除残渣失败率高,而是水平不够罢了。

    “龙大师,”鉴定师颤颤巍巍地捧着地阶上品回灵丹“您先别说话,让我说。您这个丹药,我从来没见过品相这么好,残渣被除的这么干净,炼丹时间短,成功率还是100的大师,直到今天见到您,我才发现人外有人。”

    龙渊尴尬地挠头,这个老头子夸的让他有点不知所措,他还是认真回答道“其实练得多速度就快了,主要就是熟能生巧。剔除残渣也是我个人为了让丹药品相好看点才剔除的,没有刻意去弄他。”

    龙渊这话一出,在场除了澹台隐都是深受内伤的模样。天分不够,上限在那里,熟能生巧也炼制不了这么高的成功率,果然人比人气死人。

    众人不再纠结这个问题,龙渊已经有点想回到客栈。对于与人打交道他实在是不擅长,尤其是他明明和这些人认真解释,他们还是一副受打击的模样。龙渊感觉自己的态度挺和善的呀。

    最终老板与两位店里师傅商量过后,有意交好龙渊夫夫,于是将丹炉六折卖给了龙渊,即使六折也花了龙渊900万下品灵石,加上三百万灵石的玉石马车,150万的幽冥玄铁。

    澹台隐又买了一百万的高级符纸,一万下品灵石一千张;一百万灵石的高级空白阵法卷轴,这个一百万灵石才一千张;一百万的高阶阵法收纳玉石,更是只有一百块。

    这些都是澹台隐在传承中了解到的,阵法卷轴适合做传送阵法,用来保命一流。而阵法收纳玉石避免了想用阵法时才要开始画的困窘,更为关键的是,摆放杀阵越是高阶玉石布的阵威力越大,至于阵旗这种上等东西,现在他们还没见着又卖。

    澹台隐牵着自家沉侵在新丹炉的喜悦中无法自拔的爱人走向住的地方。今天的大采购加上600万的税,现在身上还剩下四千万下品灵石。刚刚齐物阁交给宝贝灵石的时候,宝贝直接手里捧着小丹炉舍不得放手。小傻子,丹炉又不会自己跑掉了澹台隐捏捏龙渊的脸心里想道。

    夫夫两人刚离开齐物阁,王楚钦派的人就立即向他汇报。王楚钦放下手头的事,赶向来福酒楼,走了一半突然想到什么,转身走向齐物阁方向。

    龙渊看够了丹炉,将它收在储物戒指,他主动抱上爱人的一条胳膊撒娇道“隐哥,刚刚炼丹那么累,我出来你都不第一时间抱抱我。”

    澹台隐无奈地笑道“我倒是想,你刚站门口就被那个鉴定师眼泪汪汪地夸着,我哪里好去破坏气氛。”

    “那你后来呢,也不抱我。”龙渊搂紧爱人的胳膊。

    “后来我看你困了,就想赶紧处理完带你回住的地方。还说我,你个小滑头,这会儿不抱着你的新宝贝忽视我了”澹台隐点了点龙渊的鼻子,龙渊自认理亏,扁嘴。突然又想起什么似得,开口道

    “隐哥,我炼丹的时候,异火说它饿了,来到这个世界后就想吃东西,不好意思告诉我。”

    “它要吃什么我们可以顺路买了。”澹台隐思考着说道。

    “他说要吃同类,难道我们要生起一堆火让异火吃吗”龙渊歪头思索。

    一声口哨响起,走在街道上思索异火要吃什么的龙渊夫夫看向声音的来源。

    正是徐栋那个不学无术的修二代,此时正靠在花楼二楼的窗口位置,怀里还坐着一位衣不蔽体的姑娘。

    “两位美人上来喝一杯啊”徐栋对着龙渊夫夫举杯道。

    夫夫两人不准备搭理徐栋,收回目光继续向住的地方走去。

    “敬酒不吃吃罚酒竟然不给我徐栋面子”徐栋舔舔嘴唇,将酒杯里的酒泼在坐在自己身上的姑娘衣服上,猛吸了两口吩咐自己身后两个保镖去将龙渊夫夫给自己抓回来。

    “两位先生,我们主人有请。”金丹修为的保镖上前,试图用修为产生的威压压制两个人。

    “我们要是不去呢。”澹台隐危险地开口。

    “那就恕我们兄弟俩动手了。”另一个保镖也站上前。

    澹台隐揉揉龙渊头发,侧身嘴唇贴着龙渊耳朵说道“宝贝,你在边上等我,别让血溅到你身上。”

    龙渊红着耳尖退到一边,澹台隐从身后的剑鞘拿出沉星剑。

    两个保镖见谈判失败,也各自拿出两个人的武器,大锤和剑。路上行人见这几个人就要开打后,纷纷躲进附近的酒馆和店里,探出半个头看热闹。

    两个人冲向前,就见澹台隐消失在原地,下一秒,透着莹莹青光的剑从金丹期保镖的肚子穿过,不偏不倚,正好毁掉了他的金丹。

    另一个保镖吓爬在地,一个劲地求饶。被毁了金丹的保镖没有死,他整个人待在原地,不敢相信一招自己的金丹就没了。现在他的金丹除非极品丹药,否则再也回天乏术,而哪里会有极品丹药呢

    不仅围观群众被澹台隐的犀利惊吓到,二楼的徐栋这会也坐不住了,他生怕对方杀红了眼冲上来把自己干掉。这里不是他们徐家的地盘,又没有人帮自己,徐栋将怀里的女人推开后焦急地在房间走来走去。

    “放开他。”龙渊一直在爱人的战况,没想到自己脖子上出现一把剑,这会正抵着自己的肉。

    澹台隐转过头,眼神开始变得凶狠“把你剑放下”

    龙渊身后的人正是程响,如果放在之前龙渊还能反抗,但是他的近身匕首借给了澹台小叔,后来分开的时候也没要回来,所以现在局面就很尴尬。

    屋内的徐栋也听见了楼下的动静,他趴在窗上发现竟然是自己人占了优势,也不管自己有没有能耐,反正程响可以保护他,就兴冲冲地来到了街道上。

    “哟,刚才不是还狂傲的不行,怎么这会不继续了”徐栋边走边刺激澹台隐。这个人的道侣在他们手里,看他们的关系那个人就不会轻易动手。徐栋盯着面前的龙渊,这个仙子一样的人竟然是别人的,他心里不公。他徐栋要什么有什么,偏偏这样的美人不是他的。

    龙渊从那次和爱人下山卖了妖兽肉以后,就没有再吃易容丹,用的都是自己的模样,结果就遭人惦记上了。

    澹台隐盯着程响拿剑的手,恨不得将他剁掉。程响面对澹台隐散发的气场感觉有点怯,偏偏徐栋那个大少爷还在搞事,真是非要把两个人作死。

    “你放过地下那个人,我就放过你爱人。”程响忽视掉故意找事的徐栋开口道。

    “可以。”澹台隐本就没打算将地下那个才筑基的保镖怎么样。

    两个人谈妥了条件,偏偏徐栋跳出来反对,他对着地下筑基的保镖喊到“不行,不能放人。徐二你安心去吧,我保你家里人后半辈子生活不愁。”,紧接着徐栋又看向龙渊“这个男人我还没享受过,可不能还回去”

    “很好,是你自己找死。”澹台隐将自己金丹中期的威压和龙威释放出来,在场人除了龙渊以外,包括那些吃瓜群众都半蹲下身子承受不住,更有甚者直接吐出一口血。

    正在齐物阁打听龙渊等人的王楚钦也感觉到了这股威压,匆匆告辞向出事地点赶去。鉴定师和阵法师待在齐物阁,从四楼刚好能看见不远处发生的事。

    “看来确实都不是池中之物。”鉴定师老赵说道。

    “是啊,下次再见,可能就是咱们前辈咯。”阵法师老林也调侃道。

    澹台隐走上前,插在两个人之间的人这会都是被威压压的起不了身。

    “隐哥。”龙渊将手放在澹台隐手里,澹台隐递过自己的剑和剑鞘,顺势将爱人背上自己后背。

    龙渊不急着将剑放回剑鞘,只是在爱人路过徐栋身边时,不经意在徐栋脸上划出一道口子,瞬间血就流了出来。

    “我们不会对你下手,毕竟你今晚必死无疑。珍惜人生的最后几个时辰吧。”龙渊的声音随着人的离开越来越远,话却像警钟一样敲响在徐栋耳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