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2章 凯旋

    一天后,张云霄带着众将坐游轮,退到缅甸境内,在一个海边的旅馆里相聚。

    “云霄,林志我看也不是什么好饼,他现在以为咱们这帮人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好糊弄,以后可得防着点。”大海盘腿坐在床上啃着鸡腿,喝着啤酒说道。

    “这事我心里有数,有可能林志留下沈浩,是用来对付我的。不过这个问题可能留给你了,我想了想,你通缉在案,想回国暂时不可能,但在缅甸呆着那也是浮萍一个,没有根,还得看人家眼色吃饭,你说是不是?你把缅甸那边弄顺当了,就过来吧,看着普吉岛这一摊。”张云霄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

    “那可不,天天晚上睡觉都能听到枪响,晚上躺下,明天还能不能起来都特玛的难说,要不我也有点醉生梦死了,天天吃喝嫖赌,活一天算一天了,再这样下去,恐怕与社会都特玛的脱节了。”大海点了点头,赞同的回道。

    “环宇锡业有限公司是采矿的,你应该懂点,你以前不是在新j挖过玉石的吗,你来管,专业对口。”张云霄嚼着花生米,回道。

    “草,在新j那会儿,我是偷挖玉石,这跟采矿是一回事吗?”大海有点纳闷的说道。

    “大同小异。”张云霄立即回道。

    “咣当!”

    此时,宋叔穿着大裤衩子,刚洗了个澡,一边用毛巾搓着湿乎乎的头发一边说道:“这帮孩子呢,就你们俩儿聊昂?”

    “吴未来和孙武攒局,非要去看人妖表演,他们都出去了,宋叔,你赶紧坐下吧,这白酒是你的。”说着张云霄挪了一个凳子,直接把白酒给宋叔倒上。

    “这帮孩子,是憋坏了。”宋叔坐下,端起酒杯闷了一口,说道。

    “宋叔,我大海敬你一个。”大海端起一瓶罐啤,笑呵呵的冲着宋叔说道:“宋叔,你是宝刀不老,晚上我给你寻摸一个缅甸妞?”

    “你快拉倒吧,说点别的,我现在连枪都提不动了,禽兽不如了,还宝刀不老呢!”随后与大海撞了一下杯,笑骂道:“你们这个年龄段,个个傻小子睡凉炕,年轻火力壮,未来是你们的了!”

    “哈哈!”

    另外一头。

    大山、毕力格、郝杰和彪子在一个烧烤摊前撸着羊肉串,喝着啤酒。

    这四个人曾经是在一个战壕里摸爬滚打过的,再次相聚,自然免不了大口喝酒。

    “敬班长一个呗!”已经喝得有点五迷三道的大山提议道。

    “来来来,都响应一下昂!”班副郝杰端着酒杯晃了一圈说道。

    “好,喝一个!”

    “咣咣咣!”

    四个酒杯撞在一起,随后大家一饮而尽。

    老战友相聚,除了喝成乱泥才能表达战友情之外,其他的方式都不足以代替,随后,四个人放开喝。

    “老毕,你这四年过得不容易啊,三年的乞丐一年的大厨,你受苦了,来,兄弟几个敬你一杯。”彪子红着眼圈说道。

    “咣吵咣!”

    四个酒杯再次撞在一起,一饮而尽。

    “可不是,我当时打听到你们在固a,是想给你们打个电话来着,可是一想,真不能打,那样肯定拖累你们,但也得活着啊!”毕力格抿了口酒,接着说道:“为了活着,我开始在固a这一带捡废品,出了一件事,我就跑到廊fang去了。”

    “草,捡废品还能出啥事啊?”大山翻着白眼好奇的问道。

    “捡废品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能养活自己,但是为了省钱,我基本上不理发,不下馆子,不洗澡,时间一长,头发打成辔,粘在一起,冬天还好说,但到夏天,味道实在难闻,没办法,我也只好一个月两个月,在晚上没人的时候到河里洗个澡,这个怪味就解决了。可是一到冬天,数九寒冬的,刺骨的寒风乎乎的刮着,整宿整宿的睡不着。”毕力格红润着眼圈,说道。

    “那你睡哪儿啊?我特玛的盖一个被子都有时能把我冻醒,你那晚上可不是睡不着。”郝杰咽了口唾沫问道。

    “我捡废品地点也不能固定,有时也怕别人认出我来了,开始在一个桥洞子下面过夜,实在睡不着,就整宿整宿的烧柴禾,我愣是把人家一个篱笆墙给烧没了,最后我搬了一个地方,晚上实在睡不着,我就挨着一个工棚搭了一个窝,但晚上还是睡不着,没办法,我再故伎重演,烧柴禾,没想到,到了后半夜,我睡着了,一阵大风,直接把工棚的棉布帐篷给点着了,我头发也给烧掉一大半,把我烧醒了,我顾不上捡了半个月的废品,连夜跑到廊fang,唉,想起这事我还很后怕。”毕力格说完,叹息一声,连连摇头,随后自个儿闷了一口酒。

    “草,那你怕啥?一个流浪汉,谁还能把你怎么着了?”彪子不以为然,接着说道:“来,老毕,咱们俩走一个,草,到廊fang你可是苦尽甘来。”

    “班长,我这不是通缉在案吗?到廊fang开始还不如在固a呢,别看固a城市小,但对于流浪者来说,生存空间更大,处处都是城中村,捡废品比廊fang要容易,在廊fang,捡废品的人多,我遇到几个流浪汉,他们基本上都是划界的,各自在自己的领地捡废品,互不侵犯,我是后来者,没地盘,实在没办法,在最困难时,我一天才吃一顿饭,最窝囊时,我舍不得花钱,只好在垃圾堆里刨食,唉,太特玛的苦了。”说着说着,毕力格直掉眼泪。

    “草。”彪子一听,一阵酸楚。

    “饿了三天,我把三年捡废品攒来的钱,给自己包装包装,弄了个假身价证,开始应聘。”

    “不是,三年你攒了多少钱啊?”大山嚼着羊肉串,问道。

    “三万。”

    “草,不少啊,一年一万,算是年薪过万的人啊!”

    “可不是,我本想给家里寄点钱,但怕警察顺藤摸瓜,狠了狠心还是没寄,唉,我父母养我一场,我特玛惹了官司,没能给他们寄一分钱,对不起我父母啊!”毕力格擦着眼泪回道。

    “草,老毕,你的苦日子到头了,那后来呢?”

    “后来,我也是巧合到银河系会所应聘,招聘海报上要招一个会烧烤的师傅,我说我是蒙古族的,他们二话没说就让我试试。烧烤我当然在行,试了两次,客人都说不错,我就专门负责烧烤,忙时也帮着配配菜。合同上说试用期期间是3000千,试用期过后是月薪5000千到1万,还不算提成,没想到银河系会所让我试用了半年,别人都是3个月,太特玛的黑了。”

    “为什么呀?不都是试用期三个月吗?”

    “我没有厨师证!”

    “草”

    在赶往曼谷机场的路上。

    “林志,这个沈浩是你放走的?”老董歪脖儿问道。

    “真不是我,沈浩怎么逃脱掉的,我真不知道。”林志回道。

    “你不知道你当时直接告诉他们不就得了,刚合作就产生误会,那以后双方难免会有裂缝。”董瑞提了一句。

    “草,张云霄他们算什么饼,我林志就是知道也不能告诉张云霄,何况咱们不知道,凭什么要告诉他们啊?”林志不以为然的回道。

    “草,人家能把李世开都整倒,也不是吃干饭的,你还是小心点吧。”董瑞再次提醒了一句。

    “李世开是后台不支持他,他玩不转了,我林志永远不会存在这个问题,老董,你说是不是?”林志反问道。

    “草,老头子当官不可能当一辈子,老头子要是走了,你是不是也没靠山了?”

    “公司有他股份,他不当官了,门生上来了,不一样吗?”

    “草,你还是小心点好,咱们也没必要搞得太僵,你没看张云霄他们还有一帮人在国外?我听说这帮人背着案子,现在亡命金三角,咱们也不能不防。”老董好心的劝道。

    “行了,老董,你是老了,张云霄是个没根的人,我还怕他?你多虑了。”林志极不耐烦,一摆手,打断道。

    次日。

    太阳东升,在仰光机场。

    “大海哥,咱们就此话别,我说的事,你想着点昂!”张云霄戴着暴龙大墨镜,握着大海的手说道。

    “哈哈,忘不了,在外面漂流的日子我是受够了,你赶紧的给我落挺,我这个带刀侍卫就能御任了。”大海拍了拍张云霄的肩头,抿嘴一笑,回道。

    “行,我抓紧,说实在的!我一直没跟你说,你混到现在这个境地,我张云霄把你拉下水了,这一回我好好补偿一下。”张云霄挺不好意思的回道。

    “草,我总觉得那块玉石不至于能惹出那么多的事,你特玛的是在利用我啊!我咋感觉到咱们之间是坑出来的友谊呢?”大海一愣,笑骂道。

    “草,我坑你了吗?说这个伤感情,回头我给你单聊你不在国内的日子里,我真是天天思念你”张云霄假不拉叽的回道。

    “你拉叽叭倒吧,十天半个月的不来一个电话,还天天思念我?”大海骂道。

    “那不是国际长途吗总不能天天打长途吧,那叫谁都受不了”

    “你快滚吧,草,我看出来了,你是打不起国际长途,我一个要饭的,回头我给你打,行不?假,真特玛的假!”

    “行了,普吉岛这一块,你也想想,也算是和府的买卖了,弄好了,大家都沾巴沾巴,其他的都是扯淡。”

    “行,到家不别给我打电话昂!”大海认真的提醒了一句。

    “哈哈!”

    众人跟着一笑,随后,张云霄领着众人走向检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