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最后晚餐

    西拉姆希望奴隶做一顿好的晚餐,让父亲把他留下。开什么玩笑,明白她的用意,张立当然不会如她愿。不过这事得好好计划,如果太明显,让西拉姆看出问题,发觉被愚弄激怒她,以大小姐脾气也会让农场主强留。所以晚餐的食物,既要让西拉姆看不出问题,又要让农场主吃了觉得不怎么样。

    西拉姆让奴隶把工头找来吩咐工作,张立找到工头先向他比划,到山上采些变态辣带回来。中米洲辣椒原产地,其中变态辣是这里最辣的辣椒,太辣了当地人都不敢吃。

    既然做晚餐,不可能不做西拉姆的。张立的计划:在做烤鱼的时候,趁不备给农场主的烤鱼,放点变态辣,而西拉姆的烤鱼放一般辣椒。

    两种烤鱼,外观香味都查不多。但有变态辣的鱼会让味觉根本尝不到其他味道,也就没法知道烤鱼的美味。可以想象,农场主被辣得嘴歪,对烤鱼还有好的评价吗?明天龙焰来,说不定都花不了一百万,农场主就会早点叫奴隶滚蛋。

    张立比划变态辣形状,模拟吃了口辣得受不了,张着嘴大声出气,确认工头看明白,才把他带到西拉姆那里去,让她吩咐工头做事。

    西拉姆叫工头先到水潭捕鱼,因为奴隶里西语有点差,有点东西表达不出做极品烤鱼需要的野果和野菜,干脆把以前的野果野菜都采一份。有了这些东西,奴隶做的烤鱼应该跟那天一样吧。交代完西拉姆进城买点东西,招待明天的买家。

    因为西拉姆特别交代,工头当然上心,怕不够捕了好几条鱼,上山的野果野菜能采的都采了些,当然也包括奴隶要的变态辣。

    晚上以为把鱼烤好,把晚餐送到餐厅。但西拉姆好大喜功,为了让农场主看看她发现的人才,叫人搬来椅子,在院子里现场看顶级厨师烧烤。现场观看的人很多,张立有点不好做手脚。只好选了几个野果野菜,顺手拿走几个变态辣,到厨房清洗野果为由,先在厨房把变态辣切碎,放在盘子上,盘子中间放变态辣,外面放一般的辣椒。

    东西准备好,张立在院子里表演特级厨师的拿手好戏。做法跟那天给西拉姆做的一样,只不过在烧烤前,撒上切碎的辣椒。给农场主烧烤的鱼,撒的是变态辣。

    农场主是当家人,当然先给他烧烤。烧烤的奇异香味,让来看热闹的保安和工人满口生津,纷纷用本地语说真香。有的工人吃过,在一旁吹嘘这鱼的味道,保安听得一阵羡慕嫉妒恨。

    想在味道上做手脚,让农场主吃了觉得不咋地,但这个气味却不好掩盖,张立怕弄巧成拙,只好将这条鱼烤得有点糊味,又加了很多盐。最后将烤好了的鱼放在盘子上,双手递给农场主。

    农场主没接盘子,看到西拉姆一直咽口水,转头对她说道:“跑了一下午,一定饿了你先吃。”只有这么一个女儿,看她一副馋样,农场主当然很痛爱她。

    西拉姆很孝道:“这是专门给你弄的。”

    “我不饿,等下一条。”

    张立端着盘子,见农场主没接手,心里正对他黑腹:丫的,老子辛苦弄的最后晚餐,居然不给面子盘子都不接。见父亲推辞,一旁的西拉姆管不住嘴,伸手拿盘子。

    张立一脸的惊讶,用里西语对西拉姆说道:“你还要点脸不,这是给你父亲的。”

    见奴隶把盘子抓得死死的,西拉姆咬牙切齿说道:“死奴隶,谁先吃谁后吃,你管不着。”说完,用劲把盘子夺过来。

    张立一怔,飙出一句国骂:“我操!”呆呆看着西拉姆咬了一大口鱼。变态辣到底有多辣,反正张立没尝过。现在有个机会,看吃了变态辣的人是什么表情?

    全身一震,血液马上冲上脸。西拉姆有多快的速度吃鱼,就有多快的速度把鱼吐出来,不但鱼吐出来,三寸长舌也差点吐掉。

    农场主好奇问道:“怎么了?”

    西拉姆不笨,马上反应过来为啥奴隶刚才不让自己吃这条鱼。盯着奴隶一字一句,恶狠狠说道:“太烫,把我舌头烫伤了。”说完,故作平静,起身回房间漱口。

    打算让变态辣压着味觉,让人尝不出味道。看西拉姆样子,好像这个辣椒不是一般的辣。张立偷偷捡了一小块变态辣,放在嘴里尝下到底有多辣。刚一沾上舌头,就感觉到舌头像被灼烧。张立吐出辣椒,暗道:糟了,西拉姆绝对会报复。

    张立抓起另外一条鱼,边烤边暗骂自己脑残啊,脑残。为了让农场主对自己没好感,好让龙焰明天砍价少点钱。现在好了,把农场主的千金得罪了,在龙焰救自己出去前,估计有顿大餐要吃。

    张立心事重重将鱼烤好,放在盘子里,正要递给农场主。西拉姆端着一杯冰水,带着怒气出来:“等下。”刚才被辣得够呛,西拉姆恶狠狠说道:“死奴隶,这盘鱼如果你吃完,我就放你一马。”

    张立反应过来,知道西拉姆没察觉出这两条鱼有区别,以为这条也是变态辣。装着害怕的样子,结结巴巴说道:“吃完这条鱼,你真的不报复我?”

    西拉姆怒哼了一声。

    张立小咬了口鱼,装着很辣的样子。每吃一口停下来,张嘴做急促的呼吸,心里暗自庆幸:天神庇佑,老子躲过一劫。

    盯着奴隶吃辣鱼见他被辣,西拉姆心里觉得舒坦。不过越看越不对劲,刚才吃一口鱼,辣得受不了马上吐出来,到房间又是漱口,又是用冰水,折腾半天现在嘴里还有点火烧火燎。现在看奴隶吃鱼,表情也很夸张,动作也到位。但他是把东西吃到肚子里去,难道奴隶很能抗辣?

    自己有亲身体会,那么辣的东西,不可能有人能吃下去,这里面有名堂。西拉姆对张立说道:“把你手上的鱼,拿过来我尝下。”张立见穿帮,只好把鱼拿过去,但不小心掉在地上,更不小心踩了一脚。

    当着面耍花招,西拉姆阴森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