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523

    吕宁觉得自己的心都被千山一句话给打开了,他想告诉千山,自己很幸福,可是不等他开口,心头突然只剩下了疼痛,好像有东西要硬生生将自己的心肺扯动。

    千山见吕宁神色有异,知道她是毒发了,她赶紧起身去叫苏冰,却不想吕宁已经拉住了她的手。

    “他们都没有办法的,来了也是白白慌乱一场。”

    “可是你吐血了。”看着吕宁嘴角溢出的血,千山眼中漫出了泪水,虽然她一遍遍告诉自己,没关系,可是看着这最真实的从身体里涌出的色泽,她的心慌乱如麻。

    “有你陪着,死我不畏惧的。”吕宁轻声一叹,就使劲将千山拽到了的自己的身边。

    千山担忧吕宁的身体,她不敢乱动,乖巧地依偎在吕宁的怀中。

    两人轻声地说起过往,那些啼笑皆非的往事让他们脸上都漫着幸福的笑容,好像生死都已经和他们无关。

    喜宴结束后,苏冰已经微醺,她握着君泽天的手,轻声说“咱们回宫继续喝好不好?”

    苏冰说话的时候,媚眼如丝,君泽天看着已经心猿意马,自然点头答应,可是他还是低估了苏冰的任性。

    比如此时,他们就坐在采薇宫的房顶上,房脊上摆了一张小桌子,桌子上有一个酒壶,两个精致的玉杯,苏冰半眯着眼睛看着君泽天,身上青衣随风而动,说不出的恣意风流。

    和苏冰的无所顾忌相比,君泽天则一直在担忧,担忧苏冰会跌落下去。

    “君泽天,这样的好风好月,你却胆战心惊的,真是辜负了美景。”苏冰自然看出了君泽天的紧张,忍不住嗔怪道。

    君泽天却不说话,只是安静看着苏冰,眼中全是温柔缠绵。

    “君泽天,你这幅样子,让我觉得自己像极了京默,你又不老,非要装出一副父亲的样子,真是……”

    苏冰讨厌死了君泽天现在的一本正经,像个老顽固,尤其是他看自己的眼神,好像阅尽千帆的样子,让她没缘由地觉得挫败。

    君泽天还是没有说话,苏冰心头微堵,觉得自己拼尽全力出招,最后却落到了棉花上。

    “君泽天,你就不能像千山一样,勇敢一点,如果有一天,我也身重剧毒,朝不保夕,想想你今日隐忍克制,你真的不会后悔吗?”

    苏冰被君泽天淡漠的样子逼急了,终于亮出了真刀真枪,她今天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和君泽天在一起,不达目的,她是绝不罢休的。

    她要逼着君泽天放弃自己的坚持,可是她的话刚说完,君泽天已经伸手揽住了她的腰,他在她带着酒意的红唇上辗转流连,很很吮吻,好像要见苏冰都融进自己的骨血。

    苏冰得意地抱住君泽天,缓缓回应,身体也跟着叫嚣沸腾,她紧紧抱住君泽天的腰,好像在大海中抱住了救命的浮木。

    就在苏冰以为自己要得逞的时候,君泽天的动作却停止了,他狠狠地叹了口气,满目忧伤地看着苏冰,保证一般地说道“苏冰,你放心,咱们不会有那一天,我不会允许那一天发生的,这样的事情,你想到不要想会发生,不会,不会。”

    君泽天说完,继续吻住了苏冰的唇,好像只要他和苏冰这样的亲近,苏冰就再也不会离开自己。

    苏冰嘴角含笑点头,心底却是一片苦涩,她对自己身上的毒依然无处下手,自己预料的这一天,可能很快就会到来。

    只是这样的事情,煎熬她一人就够了,她怎么舍得让君泽天心疼。

    今天只是一个简单的试探,他就已经丧失了理智。

    苏冰温柔地抚上君泽天的脸,而君泽天也终于结束了自己霸道的吻,他深情地看着苏冰。

    许久,才说了一声”你喝醉了,我带你下去,早点歇着。“

    苏冰看着君泽天,没再说话,但是她很清楚,今天,自己失败了。

    “苏冰,我们会有长久的未来,咱们可以慢慢来,不着急的。”

    君泽天的安慰如刀一般切割着苏冰的心,他们真的还有长久的未来吗?连这朝朝暮暮都没有,他们的未来又在何方?

    即使她信心满足,都依然想贪心地守住属于他们的朝朝暮暮怎么办?

    君泽天说完话就将苏冰从房顶上带来下来,将苏冰放下之后他逃一样地离开。

    他能用理智克制住自己的心意,却没办法隐没身体的冲动,他疯了一样的想和苏冰在一起,即使他明明知道不可以。

    他怕,如果自己不逃,就会沦陷。

    苏冰,是他生命中的一场瘟疫,也是他逃脱不了的宿命。

    苏冰看着君泽天的背影在自己的眼中消失,她努力控制着眼中的泪水不落下来。

    但是心底,她还是慌了,怕了。

    她可以再任何人面前坚强,但是面对君泽天,她却情不自禁地软弱。

    她没有告诉君泽天的除了自己中毒的事情,还有就是吕宁身上的毒,她已经心中有数。

    可儿的狠毒,在他们的预料之中,在他们接受的程度之外。

    所以即使软弱,她都明白,前面,还有大仗要打,容不得她儿女情长,容不得她犹豫退缩。

    都说物以类聚,所以在短暂的悲伤和失落之后,苏冰振作了起来,而和吕宁共度了一个无望的洞房花烛后,千山就进宫了。

    只是前山没想到的会遇到可儿,看着可儿带着面纱,娇俏温柔地站在御花园中,笑意浅浅地看向自己,千山一遍遍告诉自己要忍住,她忍得自己要爆炸了。

    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女人,如果不是因为顾虑太多,她真想杀了这个女人,永绝后患。

    “恭喜千山姑娘喜得佳婿,我都后悔昨天没去喝杯喜酒了。”可儿的样子好像真的为千山高兴,尤其是眸子里的真诚,绝对能将不知情的人欺骗。

    “幸亏如贵妃没去,不然我会控制不住在酒杯中下毒,那到时候好端端的喜宴闹出人命,可不大吉利,所以我得谢谢你没有去喝喜酒。”千山早就知道可儿的真面目,也不愿意和她虚与委蛇,说出的话让可儿都变了脸色。

    “你怎么能这样说,我也是希望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我是真心的。”

    千山的话好像伤害了可儿一样,她委屈地眼睛里都蓄满了泪水,她轻声细语地说着,那话语听着真诚,却让人毛骨悚然。

    “你还真敢说,你那真心都淬了毒,你难道没发现你真心对待的人全死了。”

    即使没有吕宁的事千山都讨厌极了可儿,而吕宁现在身上的毒,即使苏冰不说她也可以肯定是可儿的手笔,所以说出的话毫不留情。

    “可儿,你就不要在我面前装白莲花了,有话就痛快开口,没话就赶紧让路。”

    千山的话说完,可儿好像变脸一般,脸上的笑容就散了,之前满是委屈的眸子里也瞬间盛满了寒意,她笑着对千山说“不知道千山姑娘对我送你们的洞房花烛是否满意?”

    “你料定了我不会杀你是吧?”千山真的快要忍不住了,她真想马上杀了面前这个虚伪狠毒的女人。

    “我可以成全你们,但是我有条件。”可儿好像感觉不到千山的怒意一般,很平静地说话,那悠闲地语气,好像是在说着谁家的家长里短。

    千山盯着可儿看了很久,她一遍遍地告诉自己,不能中了可儿的算计,可是她终究还是抵抗不住可儿话语的诱惑。

    她没有说话,也没有离开,可儿清楚,千山是在等她的条件。

    可儿听到君泽天声音的时候神色一怔,猛地就回过头去重新戴上了面纱,等她回过头来的时候君泽天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

    “师兄,好多天没见你了,你……”可儿妩媚地笑着走向君泽天,却没想到君泽天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就走到了双胞胎的面前,他俯身看了下两个孩子,确认他们无恙之后就一手牵着一个准备离开。

    “以后不许再和陌生人接触。”君泽天有些恼怒地对双胞胎说道。

    知道了双胞胎和可儿在一起,他不管不顾地就赶了过来,他掩饰不住心底的慌乱,他不敢想如果孩子真的有个万一,自己和苏冰要怎么办。

    好在,双胞胎还好,心放下之后,他忍不住指责两个孩子。

    他很清楚两个孩子的本事,他们能站到可儿的面前,肯定是想办法甩开了保护他们的飞龙卫。

    “父皇,她不是陌生人,她是母妃。”京默却全然不管君泽天此刻的担忧,很认真地说道。

    君泽天看着面前认真看着自己的两个孩子,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这个所谓的母妃。

    他很清楚,两个孩子此刻是在试探,他们一直在说父皇和妈妈离婚了,他们貌似无心的话语,其实一直都在试探着他们的态度,而今天,他们将矛头对准了他的妃子们。

    “你们俩人只有父皇和妈妈,没有母妃。”君泽天知道孩子们在等什么答案,而这个答案显然也是他愿意给他们的。

    只是一直亦步亦趋地跟在君泽天身后的可儿,在听了他的话之后,脸上努力维持的笑容都僵住了。

    “漂亮姐姐,你可能做不了我们的母妃了,我父皇说我们没有母妃,不过我父皇和妈妈离婚了,只要你医好了自己脸,你还是有机会的,你要加油。”京默在得到了君泽天肯定的答复之后,突然回头很认真地对可儿说道。

    可儿的脸色变了又变,如果不是君泽天在自己面前,她要伪装自己的贤良淑德,她真想马上就撕碎了这两个孩子。

    可恶,真是可恶至极,和他们的母亲苏冰一样,都该死。

    “师兄,你是因为我的脸才不喜欢我的是不是?我只是过敏了,过几天就会好了,你不用担心,他们是你的孩子,我不会伤害他们的……”可儿对着君泽天的背影轻声地说着,可是君泽天却好像连听都没听,只是慈爱地牵着两个孩子的手快速离去,好像躲避瘟疫一般。

    他来去匆匆,连看可儿一眼都不曾,好像她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背景。

    看着君泽天离开,可儿突然伸手抓住了一朵开得灿烂的红色菊花,她紧紧捏在手中,等她终于展开手的时候,那花已经血肉一般萎顿在她的手心里,鲜红的花枝好像浓稠的血。

    “去告诉宋云礼,马上把人给我送过来,不然我跟他没完。”可儿突然转身,对着身后的侍女高喊,她狰狞的面容像极了深夜游荡的厉鬼。

    而成功将双胞胎带离可儿的君泽天面色也没好到哪里去,尤其是听到重楼

    说他们已经完成了任务的时候。

    “以后,不许和那个女人接触,不然打屁股。”君泽天此刻才终于明白了,孩子是要宽严相济的,之前自己一直想弥补两个孩子,所以对他们很是纵容,却让他们误以为自己可以无法无天了。

    “父皇,那个女人存了坏心,我们只是想去探探究竟,我们还小,她不会防备。”重楼一反之前在可儿面前的呆样,很认真地给君泽天分析道。

    京默只是笑着看着重楼,看他一本正经的将母亲的话搬来说服父亲。

    “你们还小,父皇会保护好你们的。”君泽天以近乎不敢听下去了,这样懂事的孩子让他很心疼,如果不是自己这个父亲太无能,他的孩子完全不用在小小年纪就这样懂事。

    “可是父皇,我们也要保护妈妈。”京默和重楼在听了君泽天的话之后都有些感动,心有灵犀一般地同时开口。

    君泽天看着两个懂事的孩子不由得呆住,只是再懂事也不过是个孩子,他决定找苏冰谈谈,他们不能让孩子再涉险。

    只是等他带着两个孩子到采薇宫的时候,采薇宫一片静谧,只有凌贵太妃呆呆地坐在大殿的椅子上,眼睛直直的看着苏冰安置病人的房间门口,连君泽天走进来她都没有察觉。

    “如果担心你可以进去看看的。”因为双胞胎刚刚涉险,君泽天还惊魂未定,所以看着失魂落魄的凌贵太妃,他有些感同身受。

    凌贵太妃抬头看了眼君泽天,不住地摇头,她不敢看,她怕自己会心疼,她在一遍遍地告诉自己,只要在这里等着,规儿就会活蹦乱跳地走出来。

    她耳边只响着之前苏冰对自己说的话,她有办法让规儿像正常的孩子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