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联姻

    如果说百原祉是魂魄的话,那现在的苏青娆,跟空气就没有任何区别,偌大的世界,没有一个人能够与她沟通,更别说日日去寻找宫恒的百原祉。

    尝尝相伴在他身侧,看着对面稚嫩消瘦的宫恒,却是只能唉声叹气悲天悯人。

    不得不说的是,宫恒真的是她见过的,最没有地位的王,就连流浪在外的苏瑞安,在气度上都会比他硬朗。

    少年之貌,五官温柔,却是瘦削孱弱,宽厚的帝服裹着那纤细的身子,感觉举手投足之间,都会压倒他的身躯。

    百原祉入职拜见的第一天,正是暴雨倾盆的那一天,推开门,就连百原祉都有些惊讶,那蜷缩在王位上的宫恒,似乎是怕极了这雨天的电闪雷鸣,眼神惊恐,苍白的嘴唇,微微颤栗。

    “听小侍说,今天下午钴山蛮氏的族人会到西丘,百原祉你可有听说过他们族”坐在偏殿的桌边,面前摆着一盘残棋,而说话的,正是宫恒。

    听到声音,苏青娆便转过头去大量起来,声音轻缓,带着几分打探的意味,那慌乱的眼珠正不断的在百原祉的面容上扫视,相比之下,气定神闲一直盯着棋盘的百原祉,就显得更有气场些,倒更像是,君王。

    “钴山蛮氏,魔界异族,性情凶猛热血,矫勇善战,这次来除了觐见朝拜,应该还有与王上联姻一事。”百原祉缓缓开口,手上也跟着落下一子,恰是勾起白子,棋局之下,黑子依然遍布大半。

    “其实本王还真没有想过联姻什么的”听到百原祉的话,宫恒的脸上多了几分尴尬,扭捏的转动着手中的棋子,手足无措,不得不以傻笑缓解氛围,“其实前两年就总有官臣推说纳妃封后一事,百原大司均以年纪尚小身体不佳推去,今朝这联姻没有推辞,只不过是因为钴山蛮氏势力极大,若是作为亲家,好好管理能成我魔界一大勇军。”

    “臣知道。”百原祉坐在一旁,眉目微垂,宫恒失神忘我,心思早已不在棋盘上,迟迟未落子,而百原祉就这么静静的等着,静静的听着面前君王的一言一语。

    宫恒愣了一下,但随即笑容更显真实起来,胡乱的丢下了一子,又继续好奇的问起来,“你是如何看待联姻一说的”

    “联姻乃国之往来的礼节,也是强国之路的手段,于君王而言,必不可少。”

    “如果你是魔王呢你会去愿意娶一个素未谋面,或许还不喜欢的女人吗”

    宫恒的话,让一旁早就百无聊赖的苏青娆浑身一抖,跟着竖起了耳朵,一脸好奇的看向了百原祉,按照时间来推算,这个时候的百原祉,不过刚刚回到魔界,想必应该也不会那么快忘了她吧或者说,对她还有所牵挂这样的问题,她从来没有问过百原祉,自然也不会知道,百原祉的答案是什么。

    许是目光炽热,百原祉的眉头微微皱了些,但又随即松开,沉寂片刻,才又落子下棋,“没有如果,君是君,臣是臣,无此一说。”

    果然不出所料,如果是幼年的百原祉,说不定还能捞到一些有用的信息,虽说张牙舞爪了点,但是也比现在这一脸正经的模样要可爱的多。

    苏青娆感叹之际,宫恒也早已笑着转换了话题,看着早已残尽的白子,面色有些难看,“你瞧,你这样样都比我强,若是今日那个钴山蛮氏的公主看见了你,恐怕都要以为你才是魔王了,这联姻,说不定成了你的婚事。”

    “王上,慎言。”百原祉见状,忽的就放下了手,抬起眼,直勾勾的看着宫恒的眉目,一字一句道,“王上不喜,待钴山蛮氏公主进宫时,臣便退下。”

    “不不不,并无此意。”宫恒也是吓得连连摆手,扯出一抹笑意,“你就陪在我身边,我也好安心些。”

    “臣遵命。”

    君臣之言,似乎才过几日而已,却不曾想这时候的宫恒,就已经有些依赖起百原祉来。不过想来倒也正常,从小到大都是任人摆布的宫恒,早就失去了决断考虑的心思,前有百原侑,现有百原祉,只不过不一样的应该是百原祉与他年纪相仿,还并无二心,这交流起来,显然会轻松不少。

    本以为魔族人应该算是健壮魁梧的,可等见到钴山蛮氏的勇士才知道,为什么百原侑想要联姻了。

    身高约七尺,黝黑的肤色,宛如一头牛一般,光着膀子,顶着一对猎来的牛角大帽,身上披着妖兽的皮毛,走起路来大摇大摆步步生风,举止言行更是毫无礼数可言,仅是七人,就足以让人喟叹咋舌。

    但与那同行的勇士恰恰相反,这异族公主,却是生的艳丽无比,古铜色的肌肤恰到好处,狐眼上扬,身姿妖娆,赤足漫步,如水蛇起舞,竟是媚骨天生,好一个美人胚子。

    “钴山蛮氏姮莒,拜见魔王。”除了身姿轻软,伏地之时烟纱滑落勾勒出极美的蝴蝶背,这声音也是如雀声细腻清脆,惹得两旁的大臣都跟着看痴了神。

    “不必多礼公主跋山涉水而来,想必也十分辛苦,不如”

    “我不累。”姮莒抬起头,那双眼睛弯起了弧度,闪烁之下缓缓开口道,“我们钴山蛮氏最崇拜的就是力量,这赶路对我们而言算不得什么,有这休息的时间,王上不如带我去看看这西丘的新鲜玩意儿”

    “如此公主的身体还真是健康啊”本就不善于言辞,又被姮莒这么一问,宫恒的笑容随之落下,朝百原侑身边的百原祉看了看,才像是有了信心,“既然公主好奇,那待会儿本王就陪你去看看。”

    许是这宫殿过于宽阔,以至于没有人发现姮莒眼中一闪而过的不屑,但一直站在姮莒身旁打量的苏青娆却是看的清清楚楚,忍不住啧啧称奇,她来打量姮莒一是为了美貌,而是为了她这股子熟悉的气息,那种将死之人,神魂即将剥离的气息。

    回头准备去看百原祉的神情,却猝不及防的来了个四目相对,吓得苏青娆差点没蹦起来,但乍一思虑才想起,这目光好似是对着自己身边的姮莒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好像对现在这样沉着冷静的百原祉有着莫名的惧意,倒不是畏惧生死,反倒是说不清的情绪,让她纠结无比。

    时间过去了这么久,一路看过的记忆让苏青娆都快忘记了自己先前有多责怪他的无情,也都快忘记了真正的百原祉,到底该是什么模样,这幻境如同慢性的毒药,在她想要逃离时却又温柔的将她吞噬,一点一点的吞噬着她的心,深陷其中,不能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