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陈情令之江厌离9

    林子兮看着“睡着”了的江澄,将他鬓角的发轻轻地往两边拨弄开,看着他双眼紧闭的样子,忍不住心疼地落泪。她忍着泪,掖好被角,想到这两日不眠不休的魏无羡,准备去找魏无羡,转身却刚好看到他来了江澄这间房。

    看着魏无羡此时的样子,胡子拉杂,脸色憔悴,林子兮险些不敢认他,这还是那个活泼乐观的阿羡吗她拉过魏无羡,在桌边坐下,抬起手轻轻地碰了碰他的脸,“阿羡你累了”

    她话出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哽咽。魏无羡拉过她的手,扯着嘴角笑了笑,“师姐,我不累。”

    “不,阿羡,你需要休息。”

    “师姐”魏无羡沉默了一会儿,站起身背对着林子兮,有些沉重地说,“或许莲花坞会有今天,都是我害的,都怪我”

    这几天真的发生了很多事,林子兮忙着救人,安顿人,找人,心绪不得停,没有想到魏无羡心里藏着这些心事。她起身拉着魏无羡转过身来,看着他此时并不比江澄好到哪里去的脸色又暗淡了几分,心里也有些酸涩。

    “我又能怪你什么呢莲花坞被毁江氏被灭门阿爹阿娘和阿澄没了金丹可是这些又与你有什么关系阿羡温氏野心勃勃,横行无道不是一日两日了,不是今日来也是明日来。刀口要对着真正的敌人而不是在自己的心口上插,你明白吗,阿羡阿澄如今病倒了,阿羡你更应该好好休息,爱惜自己,莲花坞没了,我不想你们任何一个人再有事”林子兮越说越心酸,最后忍不住落了泪,阅历丰富又有什么用呢还不是眼睁睁地看着家中遭难,什么也做不了

    看林子兮落了泪,魏无羡顾不得自责了,着急地伸出手给林子兮拭泪,“师姐”

    大抵是谈过一场哭过一场,林子兮觉得心里放松了一些,魏无羡也愿意好好休息打起精神了,林子兮想,如果江澄好不了,她就带他们回眉山,有爹娘宽慰,或许他会好很多,只要家人无事,慢慢地总会走出来的。温氏不仁,日后免不了一场战争,家里还有她和魏无羡在,仇由他们来报,便好。

    可没想到过了几日,魏无羡居然说遇到了宋岚,还说想起来可以找他师祖抱山散人来救江澄

    从魏无羡的转述中,林子兮知道了宋岚去白雪阁给宋岚的师父祝寿时,晓星尘发现了薛洋的踪迹,便先去追踪薛洋的踪迹了,他随着晓星尘留下的印记一路追来,直到前些日子才到了夷陵附近,没想到却遇到了魏无羡。

    林子兮想起自己从薛洋手中得到阴铁以后,本想找人去对付他的,结果遇到蓝涣,便忘了,也一直没有再去找他,没想到他如今还逍遥着。

    魏无羡说得有模有样,林子兮不疑有他,心里松了一大半,看着魏无羡说过金丹有救了以后开心不已的江澄,林子兮和魏无羡相视一笑。

    魏无羡和江澄第二日便要去找抱山散人,见气氛松快了许多,因为抱山散人的规矩,林子兮不便前往,林子兮知道有些高人确实有些脾气,没有强求,而是兴起做了两个弟弟喜欢的莲藕排骨汤作为庆祝。

    魏无羡来的时候,江澄已经喝完了汤休息了。他递给林子兮一包安神粉,说希望她好好休息,然后精神抖擞地等他们的好消息,林子兮不疑有他,将香粉倒进香炉,然后满足地看着魏无羡一口一口地喝着莲藕排骨汤。

    魏无羡一边喝一边回忆起他们三人第一次这样坐着喝莲藕排骨汤的时候的事,林子兮想着“记忆”里那一个让她无奈、好笑又欣喜的夜晚,也笑了,“我记得那晚的风特别柔,看着你和阿澄相视一笑的时候,我心里就想啊,这两个傻小子,一定,一定要,永远这么傻乐下去啊。”

    “师姐那时候的那碗莲藕排骨汤的味道,我到现在还记得呢”

    林子兮数着魏无羡眼里的星辰,柔柔地笑,“阿羡啊无论如何,我希望你、我、阿澄,我们三个都好好的,一直在一起。”

    “我知道了,师姐我们一定会,一直在一起”

    林子兮再次醒来时是在一辆马车上。

    她心里“咯噔”一下,拉开帘子,却发现外边的居然是那日跟着魏无羡蓝忘机他们时见过的,宋岚,而身边,不见魏无羡和江澄

    “道长我这是在哪里”

    宋岚回头看了她一眼,“江姑娘,在下宋岚,受魏公子所托将姑娘送往兰陵,交托给蓝二公子,我们很快就要到金陵了。”

    不对劲林子兮觉得特别不对劲她的精神力逐渐恢复,即使是有安神粉助效,也不至于睡得不省人事一日之久况且,阿羡为什么要先把她送来金陵阿羡有什么事要瞒着她

    林子兮越想越担心,喊住宋岚,“道长,你可知阿羡他们为何把我送走”不待宋岚回答,林子兮又道“请把我放下来吧,我要回去找他们”

    “夷陵现在不安全,魏公子不放心你呆在夷陵,便让宋岚将你送到金陵。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江姑娘,金陵快到了,你可先去找蓝二公子问清,说不定魏公子有交代过他。”

    林子兮听后,冷静了下来,郑重地请宋岚赶往金陵向蓝忘机求救,自己还是决定返回夷陵。

    宋岚见林子兮一脸坚决,又心有防备,怕他强行带她走的样子,无奈地笑了笑,“江姑娘不必如此,宋岚从命便是。”

    林子兮谢过了宋岚,取出许久未用的原主的佩剑,一路御剑飞往夷陵。夷陵监察瞭大门紧闭,四处戒严,林子兮守了一日才等到温情回来。

    “温姑娘”

    “江姑娘。”看到林子兮,温情感到很意外,“魏无羡不是把你送走了吗”

    “我不放心他们,又回来了,温姑娘,你知道他们去哪里了吗为什么要把我送走他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林子兮一个接着一个问题冒出来,一边问一边盯着温情。

    “我也不知道他们有什么事。他们前两天说要去找抱山散人,便离开了这里。”

    虽然温情好像回答得很正常,可一直盯着她看的林子兮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奇怪,想了想,她悄然施了一个听话术,又问了一遍方才的问题,“魏无羡和江澄做什么了”

    “刨丹,换丹。”

    林子兮心里一跳,“刨丹谁刨丹怎么回事”她心里的感觉越来越不好。

    “魏无羡假称抱山散人有办法,将金丹刨给了江澄。”温情呆愣愣地回道。

    林子兮险些要站不住了,“阿羡将金丹刨给了江澄他们在哪里”

    “离这里不远的一座山上。”

    林子兮踉跄着后退了两步,无力地将温情身上的法术解开,“我我去找他们”

    温情回神,疑惑地看着林子兮的背影,想着刚离开不久的江澄,想着刚被刨丹的魏无羡,叹了一声。

    林子兮一路飞驰着来到那片山,却怎么也没找到魏无羡和江澄。

    对着这一片空旷的山,她忍不住悲啸,她一时想着温氏的人大肆的搜捕,一时想着刨了金丹成了普通人没有灵力傍身的魏无羡,一时想着江氏被灭门,心绪纷杂,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努力想着他们或许躲了起来。

    忽然间,林子兮觉得天道之压已经渐消,精神力居然在飞速恢复,且比之往昔更胜一筹,顾不上停歇或者疑惑,她御剑赶往兰陵,准备找蓝忘机帮忙找人。

    到了兰陵,林子兮才发现其余三大家族的人都已齐聚在兰陵。

    江氏灭门一事终是让这些家族受当头棒喝,决心反抗起来。林子兮见如今局势这般乱,更不放心召回魔剑,只得先去了信说明情况,然后一边拜托蓝曦臣和蓝忘机打听消息,一边跟着蓝氏的人一起讨伐温氏。

    可,再三寻求消息,最后也只得知江澄在重整江氏,响应这场“射日之征”,来回奔波不已,却一直不见魏无羡的消息。

    上一次见到蓝曦臣时,云深不知处被烧,蓝曦臣失意不已,林子兮宽慰了他,这一次江氏被灭门,蓝曦臣见到林子兮后,想起那些与林子兮相伴的日子,不由地宽慰起林子兮。有蓝曦臣偶尔吹清心曲,林子兮略微安下心来,宽慰自己既然有江澄的消息了,魏无羡也很快会有消息的,自己不是脑海中闪过魏无羡和蓝忘机的美好画面的吗,他一定会没事的

    不想胡思乱想,她只能寄希望于战场上奋斗。因为不放心召回魔剑,又想帮忙快些灭了温氏,林子兮常常提着原主的佩剑上战场帮忙杀敌并且着力提升精神力。她实力提升很快,众人只觉得江家厌离是受江氏灭门一事影响,想要报仇,才转了性情,上了战场,唯有蓝曦臣看着林子兮时不时苍白的脸色,担心又无奈。

    刚察觉林子兮耗精神力来杀敌的时候,蓝曦臣十分担心,因为精神力与意识息息相关,若控制不好容易伤及自身。他来找林子兮聊了许久,劝她召回魔剑,不要再过度使用精神力,可他纵有千般劝阻,最终还是被林子兮保护家人的决然劝退,只能时而来找林子兮,为她吹箫安神。

    因着战场上不方便传信,林子兮只知道江澄时不时地换了地方,她不想引江澄担心,战争期间她也需听从安排,所以虽然一直知道江澄的消息,却迟迟没能去找他,期间,也仍然没有魏无羡的消息。

    等最后得知确实是温氏的人抓走了魏无羡时,已是三个月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