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逐鹿四方 第两百零一章 指点杜铁锤

    翌日,叶翔七点过便醒了来,昨夜睡得较早,没有困意,便起来床,叶无定与程洛两人还在呼呼大睡,叶翔来到阳台上伸了一个懒腰,一阵拳脚传入了叶翔的耳朵中。

    原来杜铁锤与尘心两人在公寓草坪上切磋。

    尘心施展的是一套掌法,乃是少林寺七十二绝技之一的般若禅掌,有着‘少林第一掌法’头衔,尘心对这‘般若禅掌’的领悟达到了一个非常高的境界,一招一式行云流水,酣畅淋漓,配合他的劲道,威力无穷。

    杜铁锤修炼的是一套拳法,这套拳法名为‘铁桩十三式’,这套拳法以刚猛为主,一拳施展而出,必有千斤之力,被击中者,轻则受伤,重则伤经裂骨,杜铁锤研究此拳法也有十数年,不过还是没有领悟道精髓,多了几分繁琐,少了一些随意。

    尘心的掌劲非常汹涌,每每杜铁锤的拳头相遇,都能让杜铁锤身子一阵轻颤,俗话有‘宁挨十拳,不接一掌’、‘拳击表皮,掌击至里’,更何况领悟多年的尘心,恐怖的劲道确实非现在的杜铁锤能够够接受。

    两人又度拆了十多招,最后一杜铁锤的落败告终,就算是凭实力,杜铁锤与尘心也是有着一大步差距,现在的尘心算是半步先天、半步暗劲,就算是先天高手想要胜他,也是困难重重,甚至有可能会败在他的手中;而杜铁锤不过是明劲八重,欲要与尘心真正一战,须得真正jru道暗劲之列方有可能。

    尘心看向叶翔,双手何时点了下头“贵人早安!”

    杜铁锤憨厚微笑了一下,说道“抱歉,叶翔同学,吵扰到你休息了!”他以为是因为自己找尘心比试吵扰的了叶翔的休息,很是歉然。

    “非是由你们吵扰,而是睡不着了,索性起来了,还观看了一场如此精彩的比斗,不过……”叶翔微笑道,当听得叶翔说不过的时候,两人都聚精会神,他们都知道现在的叶翔乃是宗师高手,能得到叶翔的一番指点,必然收益无穷。

    叶翔看着杜铁锤道“杜兄,你所

    修炼的是一套名为‘铁桩十三式’的拳法,刚才见你施展,虽刚劲勇猛,可惜你只是停留在表层,并未领悟到这套拳法的精髓!”

    “铁桩十三式,所谓‘铁桩’乃是代表毅力、恒心,钢铁一般的毅力,一桩钉阵的恒心,然你只是做到了身如桩子,这只是修炼的基本功,却阻碍了你,它所讲得是心如桩子,而非是身如桩子,你现在务需打破这枷锁,挥这套拳法真正的威力,局时你也会很轻松他人明劲九重之境!”

    杜铁锤一经叶翔指点,仿佛之间为他开启了一扇关了很久的大门,两手抱拳,敬了一个晚辈之礼“多谢叶宗师指点!”

    “杜兄客气,我们是朋友,务需如此!”叶翔摆手,他心中没有这些俗套,看向尘心,叶翔道“至于尘心大师,叶翔不能为你什么有用的建议,你现在已经达半步先天、半步暗劲,且你之领悟力也是古往今来少有的天才,一招一式控制的非常完美,明劲与暗劲之分可以简单的理解为看得见与看不见,一个字‘隐’为主,待尘心大师jru暗劲之列,叶翔可助的大师入先天!”

    “阿弥陀佛!”尘心双手合十,也是行了一个晚辈礼。

    叶翔松了下身子,说道“我从来没有在学校中游走过,你俩继续,我出去游走一番!”想想自己确实该去游走一下了,免得以后找个方向还需要问人,那就有些丢脸了。

    转身回到浴室洗了一把脸,叶翔便支身出了公寓。

    漫无目的随意乱走,可是叶翔好走不走来到了教师公寓,遇见了他最为火爆的班主任张欣虹。

    今日是星期六,张欣虹懒得空闲,不过却没有睡个懒觉什么的,早早便起来了,然后在楼下跑起早步,锻炼身体。

    叶翔走在路上,一道倩影落入眼中,身体猛然一颤,低下头颅转身便要离开。

    不过为时晚矣,张欣虹已经现了他,大声呼道“叶翔!”

    叶翔冷不丁来了一句“老师,你认错人了!”提脚跨步,

    便要脚底抹油跑路。

    “叶翔,你给我站住,若敢跑路,今年所有学分以零为单位!”张欣虹威胁道。

    叶翔那还没有来得及踏在地上的脚不得不收回来,转身露出一个十分可爱却又牵强的笑容“老师好!”

    今日张欣虹下身是一条灰沙色的休闲裤,上身是一件粉红的t恤寸衫,勾勒出几摸曲线美,也许是叶翔昨日夜晚被勾起了心中该有的原始之火,再加上张欣虹跑步过后有些气喘,那傲然的圆润一颤一颤,叶翔心中更是火热。

    张欣虹很是傲娇看着叶翔,那模样很是得意小样儿,我还收拾不了你?

    张欣虹妩媚的眼眸一横,问道“为什么昨天回来没有来我这里报道?”张欣虹比叶翔挨了一个头,远远看去,好像是一对情侣,此刻女友在面对自己的男友撒娇。

    叶翔硬着头皮道“本来是想来找你报道的,但是程洛说暂时不用找你报道,便要我一同去庆祝去了!”张欣虹一听是程洛,咬牙道“程洛,你这王八蛋,给我等着!”

    而此时还在呼呼大睡的程洛打了一个喷嚏,不知所以,继续到头睡觉,根本不知道叶翔此刻已经把他出卖了。

    叶翔眼观鼻鼻观心,心中道骡子,委屈你了!

    “那为何刚才见了我要溜,我很恐怖吗?还是我长得难看?”张欣虹不依不饶。

    叶翔头上冒出了汗滴,说道“哪能呢?老师您温柔可爱,倾国倾城,岂能说长得难看?”

    “您?”张欣虹一瞪“我很老吗?”

    叶翔内心苦涩不已,立马改正“哪能呢?老师仿若十八年华,胜似七仙女下凡,一点都不老!”

    张欣虹这才饶了叶翔“算你会说话,跟我来!”

    叶翔轻声嘀咕道“我可不可以不去!”

    张欣虹转身“你刚才嘀咕什么?”

    叶翔打了一个激灵“没有什么,没有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