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一百零四章 心境提升,程洛犯二

    叶翔坐上地铁车,没有多远便下了车,并没有直接去学校,已经近两年未去学校,多一天少一天又不会怎样。

    很久没有感受城市的风情,独自一个人在热闹宽阔的街道上行走,微风吹过,有着丝丝的凉意,阳光照在身上又驱散了去,暖暖的,很舒服。

    慢慢的,叶翔不知不觉间进入了一种状态,只见他嘴角挂满笑意,亦如阳光般灿烂,脸上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在释放,眼前的一切都似乎是那么美好。

    目光所过,不管是街角玩耍嬉戏孩童们脸上天真的笑脸,还是路旁大声招揽顾客的商家身上洋溢出的那份热情,抑或是行色匆匆路人脸上漾出的那份憧憬和期待,心中无不涌现一阵的激动。

    叶翔就像一个初入人世般的孩童般充满了好奇,嘴中呐呐语道:

    “心地上无风涛,随在皆青山绿水;性天中有化育,触处见鱼跃鸢飞。”

    这是《菜根谭》中的一句话,它的意思是说:“如果心中风平浪静没有波涛,所到之处无不青山绿水,一派美景;如果本性中有化育万物的爱心,那么所看之物无不是鱼跃鸟飞的悠然景观!”

    阳光均等的洒在大地上的每一个角落,但对于那些内心灰暗的人来说是永远感受不到的;相反,只要你的心一片澄明,只要有爱在其中流淌,即使处于污秽脏乱之地,阳光照样可以盈盈的充满心田,让你感受到流水般的明快、跳跃和欢畅。

    “原来这就是大同境界!”叶翔身体周围起风了,且范围慢慢的变到了十米左右,但是周围的人并没有因为这风而恼怒或者谩骂,无不露出欢愉舒畅。

    “呼!”叶翔呼了口气,醒转过来,环顾四周,原来他已经走到一处公园,他此刻在凉亭里坐着,应有段时间了。

    凉亭中大多数是老人小孩,在这座城市中,若他这般年龄的要么在上学,要么在打工赚钱。小孩看着他咿呀咿呀笑个不停,亭子中几个老者在下着象棋,惊讶连连:

    “喝,老周,你这車走得非常妙,一棋守三子,拦我四路棋子!”

    “确实是一步好棋!”

    “过奖,过奖,我也是刚才灵机一动看到了!”

    “姜老头,你站起来干嘛,你不是刚坐下要眯会儿?”

    “我现在又有精神了,再去游上一圈儿!”

    叶翔又闻到了那股熟悉的味道,苦笑摇了摇头,现在想不回去都不可能了,这番味道也只是几个老大爷懒得理会,若是让些女生嗅到少不了一顿鄙视!

    叶翔看了下路段,从这里道学校有个十二三公里,走路肯定是行不通了,坐地铁以他味道应会成为公敌,打出租车恐怕会遭嫌弃,不得已拿出手机,拨了程洛的电话号码,不一会儿电话便接通,只听见:

    “我勒个草,兄弟,是你回来了吗?我知道肯定是你,一定是你,必须是你!”

    叶翔眼中溢满感动,兄弟就是兄弟,出声道:“阿洛……”叶翔还未话语,并听见程洛兴奋的声音:“哈哈哈,我翔哥终于回来了,可想死我……”可是接下来一个声音让得叶翔那感动变成了黑线。

    “程洛同学,现在是上课时间,你这般又跳又叫是否该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呢?”讲台上女老师眼含怒火微笑看着程洛。

    “嘎!”程洛脸色稍垮了下来,但是依旧兴奋,然后对着女老师说道:“老师,给您上课带来不便非常抱歉,我愿接受任何处分,现在我有件非常紧接的事情要去处理,相信美貌与智慧兼容的老师定然能理解我现在急不可耐的心情,知晓此事定然是十万火急,老师我先走了,事后再来与你负荆请罪!”

    程洛叽哩哇啦说了一同,然后在老师怒气汹涌澎湃的眼中跑了出教室,此刻与他一同上课的学生都极力逼着,脸色涨红,这样的事情也只有他能做出来,其中与他好玩的几个狐朋狗友议论纷纷:

    “这事情除了我洛哥没有人能做出来,你看张欣虹老师脸都气青了!”

    “程洛这个王八蛋,把握的女神老师气出皱纹来看我怎么收拾他!”

    “只不过刚才他所说的兄弟到底是谁?不会是消失了近两年之久的神秘状元郎叶翔吧!”

    ……

    这叫做张欣虹老师忍住心中怒火,然后说道:“同学们我们继续上课,至于程洛,待他回来在和他好好算账!”

    社会我洛哥,你毛病还是如往一出,叶翔头皮发麻,这家伙的性格一点儿都没有变,还是这么二。和程洛说了地址,挂了电话便坐到公园门前等待程洛到来。

    十二三公里在城市中开车最少也需要二十多分钟,但是不到十五分钟,程洛便到达,下来就给叶翔一个拥抱,叶翔也是如此。

    叶翔看着程洛道:“阿洛,十二三公里,你十五分钟就过来,你飙车了?”

    程洛脸上的兴奋还未消散,说道:“没事,开的速度稍快了些,反正不是我的车,但是你丫的有几天不曾洗澡了?味道那么嚣张!”

    叶翔苦涩摇了摇头道:“修炼有所突破!”

    程洛点头道:“嗦嘎!”现在他知道了武界一些事情,不在惊讶,边走边说道:“走,走,先去给你买两套衣服去!”把叶翔的背包丢入后背箱中,叶翔也随着上车。

    上车不久后,叶翔轻声问道:“诗雅还好吗?”程洛露出微笑道:“你今天下午去看看就清楚了!”他记得今天下午有一出好戏,正好装上,这戏可有得看。

    叶翔挑眉:“你又要弄什么幺蛾子?”

    程洛道:“你想得真多,现在本少爷可是变化大了去,早已改变以前臭毛病,实打实好青年!”

    叶翔当然不会相信他说的话,就刚才打电话那样的场景,还能说自己改掉了臭毛病,叶翔可不敢恭维,笑呵呵说道:“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就你刚才的表现,相信母猪会上树都不会相信你改变!”

    程洛:“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