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0492章 因为恐惧而拒绝?

    寇季的话警醒了角厮罗。

    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没有实力,惦记那些没吃到嘴里的肉,那是妄想。

    宋国惦记辽国的燕云十六州,惦记了几十年。

    如今燕云十六州,依然掌控在辽人手里。

    原因无他。

    宋国没有足够的实力,从辽国手里夺回燕云十六州。

    当然了。

    辽国也没有足够的实力,从宋国夺走更多的疆土。

    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没有实力,多大的疆土都守不住。

    青塘如今最需要的就是实力。

    他虽然完成了对青塘的大一统,成为了吐蕃人的共主。

    但仍旧有许多吐蕃的大部族,在跟他暗中作对。

    甚至还有宗教牵扯在其中。

    他需要实力,压服这些跟自己作对的人。

    唯有压服了青塘境内的所有人,他才能安安心心的率领着青塘人攻城略地,开疆拓土。

    角厮罗渐渐的说服了自己。

    可他心中仍有不甘。

    嘴边的肉分给别人一半,谁能甘心。

    况且宋国涉足西域,会给西域带来多大的影响,他也说不准。

    角厮罗盯着寇季沉吟道:“寇吏部,此事我需要好好的跟我的臣民们商量一番。”

    寇季闻言,点点头,缓缓起身,拱了拱手以后,“那我就先下去休息一番……我大宋尚有兵马被困沙州,我不能在青塘城内待太久,所以希望青塘侯能够商量的快一些。”

    角厮罗点头道:“这个自然……伊兰,带寇吏部到驿馆内歇息。好好伺候寇吏部,千万别让寇吏部感觉到不满。”

    伊兰起身施礼,答应了一声以后,凑到了寇季面前。

    寇季瞥了刘亨一眼。

    刘亨回了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伊兰大胆的牵起了寇季的手,拉着寇季就往外跑去。

    寇季还在考虑如何摆脱她,却已经被她拽出了宫殿。

    角厮罗等人见此,会心一笑。

    伊兰拉着寇季出了宫殿,寇季挣脱了伊兰的手,对伊兰拱手道:“姑娘,俗语有云,男女授受不亲……”

    寇季搬出了一套劝诫人的话,企图说服伊兰。

    伊兰眨着眼,盯着寇季,一直等到寇季说完了话,才认真的盯着寇季道:“我……不美吗?”

    寇季犹豫了一下,点头道:“美……”

    伊兰凑近了寇季一步,又问道:“你和其他宋人一样,讨厌我们青塘人?”

    寇季果断摇头,“没有……”

    伊兰又凑近了一步,几乎快要贴在寇季的身上,认真的对寇季道:“你不想跟我睡觉?”

    寇季干咳了一声,拉开了和伊兰的距离,同样认真的道:“不想……”

    伊兰皱起了眉头,气哼哼的道:“你说谎,刚才在王宫里的时候,你偷看了我很多次。阿妈跟我说,偷看我的男人,都想跟我睡觉。”

    寇季正色道:“我只是单纯的欣赏,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噗……哈哈哈哈……”

    在一旁一直关注着寇季、伊兰二人的刘亨,听到了寇季的话,忍不住笑出了声。

    寇季恶狠狠的瞪了刘亨一眼,对伊兰拱了拱手,“告辞……”

    然后拉着刘亨,逃离了宫殿。

    伊兰追在寇季身后喊道:“为什么?我身上没有你们宋人不喜欢的羊羔味。”

    寇季却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一样,带着刘亨跑出了宫殿,将伊兰摔在了很远处。

    刘亨出了宫殿以后,笑的直不起腰,询问寇季,“四哥,如此美人送到了眼前,你都不要?为什么啊?难道真如汴京城内传言的一样,你不行?”

    寇季瞪了刘亨一眼,没好气的道:“再胡说八道,我撕烂你的嘴。”

    刘亨强忍着笑意,一脸认真的道:“四哥,汴京城内可是有许多人说,你不纳妾,是因为不行。你若真不行的话,只管告诉我,我认识几个十分厉害的大夫。”

    “滚蛋!”

    寇季冲着刘亨骂了一句。

    刘亨忍不住又笑出了声。

    许久以后。

    刘亨在寇季的威胁下,才止住了笑意,为了避免自己继续笑下去,刘亨果断的转移了话题。

    “四哥,你明知道青塘图谋黄头回纥已久,为何还要跟青塘共分黄头回纥的土地?依青塘人的性子,恐怕不会答应你的要求。

    在青塘人眼里,他们惦记上的东西,就不会分给别人。”

    寇季冷哼一声,“他们不得不答应。”

    刘亨疑惑道:“为何?”

    寇季瞥了刘亨一眼,“不告诉你……”

    “别呀,四哥……”

    “让你嘲笑我……让你胡说八道……”

    “……”

    寇季、刘亨二人在宫殿外打着嘴仗。

    宫殿内。

    角厮罗和青塘的文武大臣们也在打嘴仗。

    在寇季走后。

    角厮罗坐在自己的王座上一言不发。

    何郎贤业率先开口,“赞普,我青塘图谋黄头回纥已久,为了拿下黄头回纥,我们布置了许多手段。如今宋国一开口,就要拿走一半,简直是痴心妄想。”

    安子罗皱眉道:“赞普,我觉得寇季说的有理。没吃到我们嘴里的东西,就算不上是我们的。”

    何郎贤业苍老的目光落在了安子罗身上,冷哼了一声。

    “安子罗,你是打算将我青塘的疆土拱手送人吗?我青塘的将军,若是皆存着你这种心思,那我青塘如何在西域立足?”

    安子罗赶忙道:“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说,我青塘如今最缺的,并不是大片的领土。而是强横的实力。

    寇季展示出的火枪有多厉害,有多便利,我们皆看在眼里。

    若是我青塘能够掌控火枪,就不用再忍让那些暗中跟赞普作对的人。

    我们可以借着火枪之力,清除他们。

    让赞普真正掌控青塘所有的力量。

    宋国太宗年间的赵普宰相说过,攘外必先安内。

    我觉得很有道理。”

    何郎贤业瞪起眼,怒声道:“安子罗,你是不是拿了宋人的好处,处处帮宋人说话?”

    安子罗急忙辩解,“我没有……”

    何郎贤业冷哼道:“没有?!宋人久不涉足西域,如今先后派遣出了近十六万兵马涉足西域,其用心十分明显。

    那就是要效仿汉唐时期,在西域扎根立足,征服西域诸多势力。

    将西域纳入宋国的版图。

    如今宋国在西域的图谋,被西夏所阻。

    宋人无法在西域立足。

    依我对宋人的了解,宋人在西域受挫以后,必然会放弃西域。

    可若是我们帮着宋人攻打黄头回纥,让宋人占据一半的黄头回纥疆土。

    让宋人立足于西域。

    那么他们就会继续图谋西域。

    我们是可以借着宋人之力,轻而易举的拿下黄头回纥。

    可拿下了黄头回纥以后,就要面对宋人。

    对辽人而言,宋人是带着角的黄羊。

    对我青塘而言,宋人就是披着羊皮的豺狼。

    黄头回纥在西域,对我青塘没有多大威胁。

    可宋人一旦进入西域,就会成为我青塘最大的威胁。

    宋人怀着豺狼之心,你却处处帮着宋人说话,还敢说你没有收宋人的好处。”

    安子罗咬牙道:“宋人早已今非昔比,你根本没见识过宋人的厉害,我却见识过。曾经的王前近卫格尔台,率领着帐下两百精锐的勇士,和寇季手下的两百仆从对阵。

    对方仅仅一个冲锋。

    格尔台和他手下的两百精锐勇士,就被杀的一干二净。

    须知,格尔台武艺不弱,他帐下的勇士,更是一等一的猛士。

    即便如此,依然不敌宋人一击。

    宋人有足够的力量跟我青塘作对,却并没有选择跟我青塘作对。

    这说明宋人有意结交我青塘,不想和我青塘为敌。

    宋人要入驻西域,要图谋什么,我不知道。

    但我知道,我们唯一变强的办法,就是借助宋人的力量。

    我没有帮着宋人说话,我只是为了我青塘变强而考虑。”

    何郎贤业哼声道:“目光短浅!只为了一时的力量,就放一个大敌进入西域。他日大敌在西域站稳了脚跟,就是我青塘覆灭之时。

    善用计策的宋人,只是在用好处引诱我们。

    我们若是上钩了,一定会沦为宋人砧板上的肉。”

    安子罗咬牙道:“你觉得,依宋人的力量,没有我们,就拿不下黄头回纥吗?”

    何郎贤业一愣,讥笑道:“宋人真要是能拿下黄头回纥,又何须用计,请我青塘出兵?”

    安子罗认真的道:“我认为宋人有足够的力量拿下黄头回纥,他们只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损伤出现,才请我青塘出手的。”

    何郎贤业朗声质问道:“安子罗,你何时认的宋人为主?!”

    安子罗猛然站起身,沉声道:“我心中的主人只有赞普。”

    何郎贤业冷声道:“你处处帮宋人说话,还敢说你没有认宋人为主?宋人可以提出南北夹击的手段对付黄头回纥。

    也可以在征服了黄头回纥以后,用东西夹击的手段,对付我青塘。

    而且,宋人挡在我青塘东境。

    若是再让宋人占据我青塘北境的一角。

    我青塘纵然变强了,又能如何?

    去哪儿攻城略地。

    去哪儿开疆拓土,恢复昔日松赞干布在位时候的荣光。

    届时,强大的宋人守在东境。

    北境也被宋人、西夏人挡着。

    南境是神山(喜马拉雅山脉)。

    三面被困,我青塘向哪里扩张?

    西面的沙漠吗?

    我青塘要沙漠何用?”

    安子罗瞪着眼,咬牙道:“论逋,西面不止有沙漠。越过了沙漠,有一片不输给宋国的肥沃土地。”

    何郎贤业惊恐的瞪大眼,“你要去招惹那群疯子?!”

    “不不不……我们不能去招惹那群疯子……他们会为我青塘带来灭顶之灾……”

    何郎贤业絮叨着。

    何郎贤业年龄大,去过那一片肥沃的土地。

    见识过那一片肥沃土地上战士们的强大,以及作战时候的疯狂。

    那些人是以神的名义在征战。

    那些人是神的狂信徒。

    为了神,他们会奉献一切。

    生命在他们眼里,是最微不足道的。

    安子罗皱着眉头,刚要开口。

    就见何郎贤业瞪着惊恐的眼睛,对安子罗道:“那里所有的人,都像是活佛宫里的僧兵……当初李立遵是你亲手杀的,他身边的僧兵有多疯狂,有多善战,你比任何人都清楚。

    当初李立遵身边的僧兵只有一百多人。

    而那个地方的狂信者,数值不尽。

    我们不能去招惹那群疯子。”

    安子罗沉声道:“论逋,你是被他们吓破胆了。据我所知,那里的人已经脱离的神的掌控,如今分裂成了无数各自为战的国家。

    就像是昔日的吐蕃。

    神的化身哈里发,已经沦为了别人的傀儡。”

    何郎贤业固执的摇头道:“即便如此,那里也不是我们可以战胜的。我不会允许你们去招惹那群疯子。”

    安子罗闻言,眉头皱成了一团。

    一直在旁边倾听的角厮罗,眉头也皱成了一团。

    何郎贤业对宗教领导的国家十分的恐惧。

    而角厮罗、安子罗二人,却对宗教领导的国家十分厌恶。

    若不是宗教早已深入青塘的人心。

    若不是宗教能帮助角厮罗掌控青塘。

    角厮罗说不定都会对青塘境内的宗教下手。

    角厮罗在听取了何郎贤业和安子罗的意见以后,郑重的道:“我准备答应宋人。”

    何郎贤业惊愕的瞪起眼,“赞普,你是在自掘坟墓。”

    角厮罗咬牙道:“我没得选。”

    何郎贤业急忙道:“我们怎么可能没的选?我们只需要静观其变即可。”

    角厮罗摇头,叹气道:“通过了你二人的话,我想通了一件事。”

    安子罗和何郎贤业盯着角厮罗,等待角厮罗的下文。

    角厮罗咬牙道:“从我们答应宋国借道的那一刻起,我们就没有了退路。安子罗说的对,宋国如今有厉害的武器,又有数量庞大的兵马抵达西域,即便是不靠着我们,他们也有能力攻下黄头回纥。

    所以,不论我们出不出兵,结果都是一样的。

    宋国会在我青塘北境,拥有一片疆土。

    我们不出兵,宋国拿走全部的黄头回纥疆土,我们什么也得不到。

    我们出兵,反而能分一半。

    所以我们不得不出兵。”

    殿内的青塘文武,听到这话,吓了一跳。

    何郎贤业急忙道:“我们可以拒绝宋国的援军过境,借此打断宋国的图谋。”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