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我来这里坐坐

    第485章 我来这里坐坐

    她笑了笑:“没关系,只要恶人得了应有的报应就行,我们在山下看到山上窜天的火光了。”

    村民们在一位鬼族兄弟的带领下,上了山去寻找亲人的尸首。

    妙娘被绑在了村中间的一个大柱子上面,下面堆满了干燥的柴禾,只要火把一扔,妙娘就只有见阎王的份儿。

    她此时的神智已经恢复了,可是手上还带着噬灵环,如今没有任何修为可言,是在村民们面前恕罪的时候了。

    他们离开的时候,村子里面哭声一片,无助而悲痛,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里,他们就算忍辱偷生,也有人压榨他们肉身的最后一点价值。

    这个世界里,将优胜劣汰的定律演示的十分到位,没有所谓的公平和对弱者的同情,这就是他们的命。

    “我们该走了。”

    “嗯。”

    张暖深深看了他们最后一眼,收回目光。

    出了村子,众人压抑的心情好了不少。

    因为这件事情,耽误了不少的时间,正好试试行天方舟,说不定能早点回忘忧阁。

    在林子深处的一片空地上,张暖广袖一拂,面前出现了一走大船。

    鬼族八兄弟看的目瞪口呆:“主子,这是……”

    “这是我以后的出行工具了,快上来感受一下!”

    八人难以置信的登船,其中一人忍不住道:“主子,可是这里也没有河啊!”

    张暖跑了一忽热花茶放在桌子上面,神秘的一笑:“我这船啊,没有水也能跑。”

    滑落,船身突然动了起来,张暖虽然感觉船身在动,但是动作却是十分的平稳,她倒在颜世生面前的茶水,表面没有一丝波动。

    鬼族八人跑到窗户面前,看着下面变得越来越小的丛林,视野在持续扩大,整个大船都在不断的升高。

    直到面前出现云层的时候,他们脸上的惊讶才堪堪消散了些。

    “我们活了这么大的岁数了,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厉害的代步法器。”

    他们将脸上的阴阳面具扯下,都是一张张四五十岁大叔的脸。

    张暖笑道:“我们很快就能到家了。”

    ……

    行天方舟在忘忧阁大门前面的空地落下,逐渐缩小收回了空间中。

    守门侍卫一见来认识自己家的阁主,紧绷着的心瞬间就放松了下来,一人进了阁中去给张落枫禀报,其余的人连忙迎上来:“恭迎阁主回家!”

    张暖笑容亲和,在众人的注视中,大大方方的牵着颜世生的手走了进去。

    刚穿过大门,就看到了迎上来的张落枫。

    看见宝贝孙女回来了,张落枫哈哈大笑:“丫头,终于把老夫的孙女婿带回来了!”

    张暖松开颜世生的手,跑到张落枫面前,抱着他的胳膊,亲昵的摇了摇:“爷爷,这人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拐回来的呢,您可不能欺负人家。”

    张落枫点了一下她的小鼻子:“你这丫头啊,还没拜天地,胳膊肘子就开始往外拐了!”

    张暖咧嘴一笑,俏皮的冲颜世生眨眨眼睛。

    颜世生上前一步,对张落枫拱手行了一礼,身上深沉的气势收敛的许多:“拜见大将军。”

    张落枫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满意的点点头。

    随后转头对张暖道:“回来了就好,先回去休息一下,爷爷有话单独也摄……颜先生说。”

    “嗯!”

    看着张落枫满是慈祥笑意的面容,张暖丝毫不担心他会为难颜世生。

    从开始的时候,爷爷已经默认了她和颜世生在一起。

    书房的墙壁上挂着一张大大的神陨大陆地形图,每一个国家都标记的清清楚楚,就连一些江湖势力都写在上面。

    张落枫站在地形图前面沉思了一会儿,颜世生站在他的身后,目光也落在了那个地形图上面,这上面的红色标记,就是忘忧阁要发展的版图。

    他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一抹微笑,这丫头要称霸天下不成?

    不亏是他颜世生的女人,不管她怎么玩,他都会无条件的帮助她。

    张落枫沉默了一会儿,转过身来道:“颜世生,都已经到了如今的这般地步,你能不能把你的来历说清楚?

    颜世生目光微动,他似乎不解的看向张落枫,问道:“莫非我哪里表现的不好,让大将军不放心了?”

    张落枫直勾勾的盯着他,脸上早已经没有了面对张暖时候的半分笑意:“老夫问你来历,与你的表现没有关系。”

    颜世生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目光透过窗棂的缝隙看向窗外,沉默一会儿道:“我的来历说不清楚 ,也不能说,但是我可以对天发誓,我会用生命去爱她。”

    “好,记住你说的话,倘若让暖暖受伤,我也会以生命为代价,取你性命,天涯海角!”

    张落枫面色平静的看着颜世生,而说出来的话却雷霆万钧,沉重不已。

    整个书房中都弥漫着深沉的威压。

    颜世生颔首,算是回应了他的话,转头毫不犹豫的离开了书房。

    张暖那边正在和华贵、红缨、于芷璇这些小姐妹们一起讨论婚礼的布置。

    张暖立志要给颜世生一个与众不同的婚礼,自然要少不了一些新鲜的花样。

    鲜花蛋糕是最重要的,至于洁白的婚纱还是算了,来古代一会,自然要尊重古代的礼服。

    凤冠还算不错。

    司徒轩匆匆从炼丹房赶过来,一进门,气都喘不顺,一进门就冲着张暖激动道:“师父,听说我要有师公了!”

    张暖心情十分好:“对,一会儿再去和爷爷、颜世生讨论一下成亲的日子。”

    司徒轩夸张的哭丧着脸:“师父以后要宠的男人再也不是我一个人了,我真的可怜啊!”

    红缨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掩唇轻笑:“你怎么就可怜了,又多了一个人和主子一起宠你,你应该高兴才是。”

    司徒轩嘴巴闭上,一想到颜世生那张冰冷无情的脸,瞬间觉得惨兮兮,多在颜世生面前待一秒,他都顶不住,还是师父最好最温柔了。

    和华贵她们商量完,张暖回了自己的屋子,却没有看到颜世生的身影。

    她匆匆下楼,却在下面那层的屋子里看到颜世生正在铺床。

    她走到她身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怎么?今天晚上要一个人睡?”

    颜世生转身,轻轻将她揽入自己的怀中,语气委屈:“自然舍不得你,可是你爷爷说在成婚之前,我不能和你多见面,这是祖辈传下来的规矩。”

    张暖“噗嗤”一声笑了:“爷爷叫你过去,就是为了和你说这些?再有没有别的了?”

    “有,他说不能负了你,否则和我拼命。”

    这话的确是护犊子的爷爷能说出来的,张暖点点头:“我们再去一趟书房,把婚期定下来。”

    “好。”

    ……

    张落枫将选好的几个良辰吉日拿出来,让张暖和颜世生选,婚期最终定在下个月初三,还有半个月的时间。

    夜晚到了,张暖坐在案几前,静心设计婚礼喜服的样式,说好了自己睡的颜世生又来了。

    没有了修为,不能神出鬼没,提着鞋子,放轻脚步往楼上走。

    看看左右无人,颜世生轻轻敲了敲门:“暖暖,开门。”

    张暖正在宣纸上勾勒的手一停,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了一道弧度,起身过去开了门,无辜的睁着一双大眼睛:“你怎么来了?”

    颜世生侧身挤了进来:“我睡觉不着,到你这边坐坐。”

    自顾自的走到床边,往上一趟,刀削般的俊颜上带着一脸的惬意:“躺在这里就能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