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四百一十八章 封赏之争

    “启奏陛下,老臣以为,司空此议万万不妥。”

    献帝忽然显得有些高兴,语气之中的欣喜之意溢于言表。

    “爱卿快快说来,到底如何不妥。”

    刘赫看了看献帝,心中暗道“这刘协小小年纪,经历坎坷,倒也有了几分少年老成的样子,可是终究还是太小,喜怒之色表露无疑。看他反应,显然对我并不太欢迎,估计除了之前那次入宫讨诏的影响外,主要还是他对这种武将把持朝政的事产生了惊惧之心。这倒是个小麻烦”

    他完全没将出面反对自己和杨彪的那人当回事,如今大局已定,自己根本无惧几个臣子的反对之音。不过尽管如此,他还是想听听对方会说出什么理由来。

    那臣子开口道“陛下,自高祖创业以来,开天辟地,有我大汉繁荣四百年。然近四十年间,国乱岁凶,内忧外患,不胜其扰,所为者何无他,皆因桓灵二先帝,弃士族忠义,而宠信佞臣所致。梁冀造乱,黄巾猖獗,宦官酿祸,董贼残暴,以至于国家蒙难,苍生受苦。”

    他这一张嘴,刘赫便听出了他话中之意,不由得微微皱眉。

    对方继续说道“梁冀也好,十常侍也罢,既能祸乱朝纲,无非借天子之权,欺上瞒下,谋取私利,尚不足以威胁天子。而如董卓之流,毒害更甚于前者。其拥兵自重,胁迫皇权,虽天子之尊亦要避其锋芒。今董卓既灭,岂可再重蹈覆辙,令武将持重兵于洛阳之理若要兴我大汉,当效仿光武帝,重用世家士人,方为上策。”

    “老匹夫,你说什么”

    程良脾气最爆,一听这话,当场便暴怒不已。

    别说是他了,便是关羽等几人,也是满脸怒容,看着那大臣的眼神十分不善。

    “放肆,在天子面前,尔等莫非要诛杀直谏之臣,效董贼之事乎”

    刘赫虽然听了这话,心中也有些不悦,不过也知道这时候越冲动就越麻烦。

    “几位兄弟不可放肆,陛下自有圣裁。”

    献帝终究还是个孩子,一见这要吵起来的阵势,当下就有些害怕起来。

    “陈尚书此言偏颇,未免有吹毛求疵,因噎废食之意。”

    一个语气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众人看去,却是卢植。

    他这一说,刘赫才明白刚才说话那老者,原来便是颍川陈氏的陈纪,也就是当初亲自前往太原,联合和并州十多个豪强对付自己的那个人。自己原本并不知情,也是不久前告知了朱烨,朱烨又转述给了自己。

    这陈纪在三国历史中并不算十分有名,不过他有个儿子却是大名鼎鼎,那便是进献了“九品中正制度”的陈群,这个制度进一步巩固和强化了世家对官吏选拔的垄断,对于魏晋到唐初这数百年间,世家大族实力的迅速膨胀,起了相当大的作用。

    “原来是他啊,那就难怪了”

    刘赫也没有搭理,任由他和卢植二人先辩论一番。

    陈纪见卢植出来反对,似乎也是有所预料,问道“愿闻卢将军高见。”

    卢植说道“新皇年幼,当有重臣辅政,此乃常理。无论昔日弘农王为帝,还是当今天子,皆是如此。先帝所留二位托孤大臣,尽皆早丧,唯刘显昭一人,手握先帝遗诏,更是宗亲血脉,拥兵平叛,留朝辅政,合乎国法。陈尚书将国之重臣与谋逆佞臣相提并论,实在是诛心之论,别有用心。”

    “不错,刘将军擒杀张角,平定胡虏,光复旧土,今又捉拿董卓,奉迎陛下,无论资历、功勋、血脉,皆是辅政大臣不二人选,还请陛下勿要迟疑。”

    王允也站出来支持刘赫。

    陈纪和他身后的一群大臣忽然显得群情激昂。

    “诸位今日莫非要助刘赫胁迫天子不成如此行为,与董贼何异”

    “你们放屁”

    程良作势就要冲出去,把这群文臣吓得差点摔倒在大殿之上。

    “刘赫造反了,刘赫杀人了”

    一群大臣扯着嗓子高呼起来,听得刘赫心头忍不住有些烦躁起来。

    陈纪直接往前踏出一步,伸长了脖子。

    “老夫即为尚书令,世受国恩,岂能惜命避刀,见奸佞祸国而不语刘赫,你如今手握重兵,京畿之地,尽在掌握,老夫自知得罪了你,今日必死无疑,然而要老夫屈从于暴力,却是万万不能”

    这陈纪一副慷慨激昂,大义凛然的模样,要不是早就知道他是什么德行,刘赫都险些以为这是一个大大的忠臣。

    他这一说,身边不少大臣也纷纷走了出来。

    “我等愿意引颈就戮,为国尽忠”

    “刘将军若果真心念大汉社稷,当自行带本部兵马回归并州,陛下可封其为平北将军,兼并州刺史,分封爵位,替大汉戍守一方,若是在此霸占朝纲,横行无忌,如何对得起刘氏列祖列宗”

    “不错,请刘将军还于并州请陛下重用士人”

    朱也是个暴脾气,忍了半天,现在终于忍不住站了出来。

    “胡说八道谁说武将立功之后就该镇守边关,不得进京任职我与卢公、皇甫老将军,皆是常年带兵征战之人,然战事结束后,仍是于朝中位居高位。想那何进,毫无尺寸之功,凭借后宫之事,而居大将军之位,今刘显昭功高盖世,天下莫能相比,却要困于边陲,诸位臣工,如此轻贤慢士,排挤功臣,到底居心何在”

    “公伟此言荒谬所谓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正因何进无能,董卓造逆,才更不可使武将坐朝,否则必生祸乱。士人治天下,方有我大汉四百年盛世。武人、宦官治天下,故有桓灵以来数十年之乱,如此教训,岂能顷刻忘怀”

    陈纪这一段话,让朝上众多武官中,除了本就和他一党的那部分,剩下的都纷纷跳了起来。

    “汝等怎敢如此轻视我等武将,若无我等血战,岂有尔等性命”

    陈纪一看他们逼迫了上来,又摆出了方才那视死如归的模样。

    “怎么,诸位莫非要群起攻之,将老夫打杀不成哼,我陈纪虽然老迈,却也有一把硬骨头,绝不向尔等奸佞之辈屈膝如今洛阳所有兵马,尽在刘赫手中,你若想效仿董卓之行,老夫虽无力阻挡,却也要将此残躯,撞死于这大殿之上,以报先帝”

    他说完,作势就要朝一旁的大柱子上撞过去。

    “陈尚书不可啊”

    “元方万万不可”

    他身边一群朝臣赶忙将他拦住,而他还在装出一副痛心疾首,拼命也要撞过去的样子。

    杨彪看得是眉头直竖,十分不耐。

    “朝堂之上,诸位寻死觅活,实在不成体统。刘将军忠勇无双,仁义无匹,公等如此薄待,良心何在”

    陈纪完全不吃这套,他狠狠瞪了杨彪一眼。

    “弘农杨氏,天下知名。公即为士人领袖,当一展才学,辅佐陛下,排除奸佞,何以自损风骨,投靠刘赫以求高官厚禄,实在令人不齿。”

    杨彪叹了口气“我等一心为国,只求天下早日安定。如今诸侯并起,于各地拥兵自重,对朝廷貌合神离,若无刘赫这等宗亲豪杰相辅,陛下何以震慑群雄董卓乃是外姓,无伊尹、霍光之才,入朝主政,自然不便。然刘赫乃汉室后裔,陛下皇叔,又有大德于身,大功于社稷,怎能相提并论公等才智过人,见识不凡,此理岂会不知,何必在此百般阻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