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八十章:龙气动

    “想不到,楚府就那么完了啊。”

    “谁能想到呢,楚家那个纨绔少爷,竟然连这种事都敢参活其中,真真是不知死活。”

    “只可惜了楚府偌大家业,唉。”

    近几日,北隅皇城之内,又冒出了一桩大事,北隅首富之家楚家,因涉嫌谋反,包庇叛逆,被抄家灭族,楚府之主楚王孙畏罪自杀,楚府楚华容在逃,成为皇城在榜通缉犯。

    而在茶楼的一角,月无波面色无悲无喜,失明多年,早已锻炼了其非凡而听觉。

    楚王孙,会这般轻易的死吗?

    一想到那人的狠辣和深沉,月无波绝不相信楚王孙会这般轻易的身死。

    诈死吗?楚王孙,纵然天涯海角,月无波也一定会将汝找出,一雪深仇!

    饮尽杯中茶,月无波欲转身离开,却在此刻脚步忽慢,月无波感应到面前一人,听其呼吸韵律是一男子,身上散发着淡淡的脂粉的气息,令月无波深感厌恶。

    “小弟,你看这个盲妇,倒还有几分姿色。”

    虽然男子说的很小声,但还是尽入月无波耳中。

    就在月无波和男子错身之刻,男子将手伸向月无波的瞬间

    “花落三春莺带恨,菊开九月雁含愁,山林多少幽闲趣,何必荣封万户侯;衣食无亏便好休,人生世上一蜉蝣,石崇未享千年富,韩信空成十面谋。”

    琴弦一拨,悠悠声起,一道俊朗身影斜躺着闯入二人之间,一把将男子推开“哎呀呀,抱歉抱歉,小凤仙鲁莽,冒犯了贵人,该死该死。”

    “嗯?”

    男子伸手一瞬,便是月无波拔剑之时,届时男子必然非死即惨,而自称小凤仙的流浪艺人的冒失举动,看似冒犯,实则却是保下了男子一条性命。

    而在神秘的流浪艺人进入北隅之刻,北隅深层龙脉,随即开始闹动不已。小活佛梵刹伽蓝口诵无上佛经妙法,化宏印源源不断注入龙气之内,然而龙气感受真龙血脉靠近,愈发动荡不安。梵刹伽蓝虽是竭尽全力,但仍是力有未逮,汗珠源源不断滴落。

    同时,地理司留下的暗手引爆,侵染龙气,龙气愈发狂躁,梵刹伽蓝佛法之功消耗倍增,危急之刻,天际星象图张,变无穷造化,点点星光落,配合梵刹伽蓝安抚暴躁龙气,原本狂躁不已的北隅龙气,渐渐重归平静。

    “悉昙无量,多谢国师相助。”看着自天际缓缓降落的紫袍身影,梵刹伽蓝道谢道。

    “职责所在,活佛无需客气。”地理司背着双手,淡漠道“龙气之暴乱,愈发严重,原想以佛法镇压龙气之暴躁,如今看来是吾想的简单了。”

    “悉昙无量,是伽蓝佛法修为不足。”

    “活佛是否尽力,地理司看在眼中,看来,当今之际,唯有借佛牒圣器,方可平复龙脉躁动。”

    “佛牒?”梵刹伽蓝微微皱眉,“但佛牒,现在佛剑分说之手……”

    “那又如何?!”地理司冷然拂袖,化光离去,只留冷然言语“昔日佛牒降落中西佛界,不过法藏论道,其理念得天佛尊承认,佛牒方归佛剑分说使用,但这并不意味着佛牒已成佛剑分说私有之物。”

    龙气对于北隅之重要性,不言而喻。无论是梵刹伽蓝还是地理司皆知,若佛牒对龙气真有益处,北辰皇朝自是不会吝于出手,而梵刹伽蓝对于佛剑分说亦有信心,斩罪断业,佛者和佛牒,从来只是战友,而非单纯的主人和器物的关系。

    “悉昙无量。”

    而在不解岩,接获洛云襄传信的佛剑分说,阅毕全信后,轻运劲,信纸已化作齑粉随风消散。

    佛者重新闭目,阴谋奸宄,异形奇能,皆是涉世祸胎,既然欲将他和佛牒作为目标,便要有承担佛者金刚怒目的胆气。

    “阿弥陀佛。”一声佛号悠远,佛剑分说静待,静待时机到来的那一刻。

    北隅皇城香蝶馆,一声下课铃响,孩童纷至走出,脸上洋溢着笑容,带着生气挥手告别香蝶馆之主人。

    直到馆内最后一个人离去,渡香蝶方才收敛起温和笑意,面露凝重之色,再三确定周遭无人之后,回转到香蝶馆内。

    而房间内此刻已有三人,赫然正是楚华容、寇刀飞殇、弄三平三人。

    “华容,你们三人,实不该回来的。”看着楚华容,渡香蝶无奈长叹一声,她不知三人是如何入城,但如今北隅全境通缉三人,三人若是远离北隅还好,但如今既回到皇城,再想离开难度无异登天。

    “蝶姨,抱歉。”楚华容看着面前的女子,苦笑着摇了摇头,面带歉意。她和北辰元凰、渡江修二人自小而熟,一起长大,渡香蝶说是看着三人一起长大的也不为过。原本这般危险之事,实不该将其牵扯进来。但当前局势,不借助渡香蝶之特殊性,想要与北辰元凰见面,实是艰难。

    “你,唉。”渡香蝶再是一叹“难道,血脉之事,在你眼中真的那般重要吗?”

    “真相,不该被掩藏。”楚华容眼中闪过坚定“蝶姨,无论最后结果如何,元凰皆是北隅之皇,华容发自内心拥护,也相信他会是一个好君王,但后世流传,真假与否,总该大白天下。”

    春秋有载,齐庄公和棠姜私通,棠姜夫崔武子怒而杀之,大史书曰“崔杼弑其君。”崔子杀之。其弟嗣书而死者二人。其弟又书,乃舍之。南史氏闻大史尽死,执简以往。闻既书矣,乃还。

    有些时候,真相不问因果,只为能让后人明了,这一段过往。这是楚华容自己独有的坚持。

    “唉。”

    就在这时,香蝶馆的大门被推开,渡江修朗声道“蝶姨,麻烦炒些菜,元凰今日要买醉了……”

    “哈,江修你莫要胡说。”北辰元凰闻言道,“只是……嗯?华容!”

    楚府抄家,挚友成为皇城通缉的罪犯,北辰元凰心内忧郁,因而方才出宫排解,却不料,面前所见,正是已成为通缉犯的,楚华容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