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六百四四十五章 莫大折辱

    天才本站地址s

    教父从未有过,如今天一般狼狈的时候。

    曾经的他,哪怕面对比陈然更强的存在,都能谈笑风生、运筹帷幄,将其当做自己的棋子使用。

    但是,他偏偏却是,在陈然这个,看似只是略高于过河小卒般的存在给将了军。以至于,如今竟然落荒而逃,甚至,还要让手下,用命给他争取时间

    这对追求完美的教父来说,是一个无法洗刷和忘记的耻辱。

    心中发泄了一通怒火后,教父又松出了一口气。

    回到大荒,他才算是终于有了落脚之处。最起码,他确定陈然不可能追的过来。

    大荒非同于昆墟

    他虽然不确定,陈然有没有进入昆墟的能力,但是他却肯定,陈然不可能进的来大荒。

    昆墟这个位面和大荒不能同日而语。

    连教父穿梭这里,都需要事前布置好的法阵,这才能够穿梭。区区一个陈然,他没有法阵使用。完全不可能进的了大荒的门。

    就在教父打算收拾心情,重新谋划接下来的行动时,他忽然见到,前方不远处。有一道人影伫立。

    那人握着一把,几乎有一人高的巨剑,静静站立,仿佛是在等待什么人般,正将目光,向着这里眺望而来。

    ”陈然”

    教父如同捡了鬼,吓得几乎魂魄出窍。

    此时,陈然也发现了他,开始朝着他的方向走来。

    ”你”

    陈然皱着眉,刚要说什么,却见面前的人,直接跪在了地上,颤抖道”不要杀我天神不要杀我我我家里还有三岁的女儿,她在等我回家别杀我”

    说罢,此人连连磕头,满脸惶恐。

    陈然并没有见过教父,不过,他却从右的记忆力,听过教父的声音。

    那人的声音,非常具有辨认性。是一种很让人难受的阴郁气质,和此时这人完全不同。

    陈然想到这里,意念再次洞彻了他的身体,将他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见他既没有修为,身上也没有什么法宝,陈然不免有些困惑了。

    只是一个路过的百姓吗

    ”别杀我天神老爷别杀我”

    那人还在不停的发抖。

    ”别害怕,我不是来找你的。你有没有见过一个人他长什么样子我不知道,不过,他的声音应该很难听,听起来非常沉闷嗯,这种人,你有见过吗”

    陈然对他问道。

    然而,这人仿佛是被吓破了胆子一般,只顾着磕头,完全没有回答他的意思。

    陈然不想耽搁时间,见他实在怕的说不出话,便没有继续追问,而是打算去别的地方找找看。

    ”该死”

    见到陈然离开,教父的动作这才微微一僵。

    他的眼中,现出前所未有的愤怒和杀意居然敢让我尊贵的身体,做出这样卑微的动作陈剑仙,我要杀了你不。我要将你剥皮抽筋,让你生不如死啊啊

    ”喂”

    就在教父心中狂怒之时,陈然的声音再次响起。

    ”呜呜呜”

    教父立即蜷缩起来,像是受惊的仓鼠一样。面色一片惨白。

    陈然盯着他,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突然奇怪的问道”冒昧的问一句,你的眼睛。是不是失明了”

    教父一愣。

    而后,他心中立即一动,一边颤抖,一边用无神的目光四处乱看,显然是一个老瞎子的模样。

    陈然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冰冷之色。

    ”我捡到一个拐杖,你拿着用吧。”

    说罢,陈然抽出了湛卢剑,冰冷的剑锋,便横在了此人的面前。

    ””

    教父本来以为,装成瞎子他便能逃过一劫。见此一幕,他表情立即一僵。

    ”果然是你。”

    陈然眼中立即现出了杀意。

    而后。湛卢剑立即顺势向前刺去。

    教父早已做好了准备,见此马上原地打了个滚,狼狈的躲过了这一击。

    方才陈然离开的时候,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此处方圆几里,他已经用神念扫视过了,并没有什么村庄的存在,这个百姓是从哪冒出来的

    故而,陈然又马上折返了回去。

    但是,即使如此,陈然还是有点不太确定,这个人便是教父。

    毕竟在他的想象里,教父无论如何,也是个大人物,怎么会做出跪地求饶的动作呢

    他着实有些不太相信,所以,才会再试探对方。

    如此。还真让他试探出了门道。

    看着面前面色阴郁的教父,陈然冷声道”差点让你逃了。”

    ”真想不到,把我算计到这等地步的敌人,却是一个只会求饶的磕头虫。”

    ”当真可笑”

    听见陈然的嘲讽,教父立即勃然大怒。

    不过,他并没有发作出来,而是坦然的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冷笑道”大丈夫能屈能伸,当年韩信尚可忍受胯下之辱,我这些算的了什么”

    ”你也配合韩信相提并论真会给自己的脸上贴金。”

    ”废话少说,雨桐呢她在哪”

    陈然挺剑而上。逼问道。

    ”她不在我这里。”

    出乎陈然的预料,教父却摇了摇头”我在离开的时候,被人截了,你的女人,现在已经被另一个宗门带走了。”

    ”什么”

    陈然听到这话,第一反应,便是此人在骗他。

    于是,陈然再次逼问,并且,已经打算杀了他,再抽取出他的魂魄以示威胁。

    教父却连忙摆手,道”我这次没有骗你。她真的已经被人带走了。”

    ”被谁带走了”陈然心中焦急万分。

    但是,教父却不做回答,而是诡异一笑”我觉得,你还是不要担心她。先担心担心你自己的安全吧。”

    ”你什么意思”

    陈然从他的表情之中,看出了一些不对劲。

    却在这时,突然,有一行人御剑而来,眨眼之间,便迫近到了陈然和教父身边。

    正是一个修仙宗门。

    其中,一名锦袍弟子,面有怨恨的指着陈然的脸,大声道

    ”长老,我们宗门的弟子,便是被这个小人所杀。”

    ”请您为我们,主持公道,诛杀此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