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181被当事人抓了包

    柳樱雪是把大堆木柴放在了街上,隔几天就拿一些放在杂物间里,以备不时之需。

    而街上的木柴,淋了雨也不怎么管,反正再晒一晒,就会干。

    即便干不了,若是碰到家里的干木柴不够用的话,可以先用干木柴引了火,再把湿木柴放在旁边烘烤,一会儿就烤干了,就可以投入到火堆里了。

    “阿雪,我跟你说啊,你被红莲嫂子坑了!”何彩云站在柳樱雪旁边,一副我若不为你心忧,将会有谁真心对你好的架势,“她是故意坑你的!你竟然还蒙在了鼓里!”

    “哟……”柳樱雪惊诧的望向何彩云。

    其实她就等何彩云这句话呢。

    她故意一惊一乍扯了大嗓门“原来彩云你不是来跟我叙旧的?你是特意来说红莲嫂子的坏话来了?你跟她,明面上挺和睦的啊!是你在暗地里记恨她?为啥呀?”

    几句话把何彩云给整的羞愧极了,何况柳樱雪的嗓门扯的那么大。

    凤儿和喜儿鬼鬼祟祟的回来,扒在墙角那里偷听着。

    听到柳樱雪大声嚎出来的内容,凤儿咬唇想了想,然后附在喜儿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

    喜儿点了头,然后悄悄离开了。

    凤儿还留在原地观察。

    “嘘,阿雪,你小声点……”

    何彩云东张西望一下,最怕会有人路过这里,听到柳樱雪说的这些混账话。

    “为什么要小声点呀?”柳樱雪继续嚷嚷,“彩云你和红莲嫂子有什么矛盾吗?需不需要我帮你们调解一下?我看红莲嫂子也是个正经人,人家不可能去干坏事的,肯定你误会人家了。”

    “呸呸呸,阿雪,你是不是傻?”何彩云恼羞成怒,“我好心来提醒你,好心却被你当成了驴肝肺!你简直就是狗咬吕洞宾嘛!”

    “哦……”柳樱雪假装歉意的挠了挠头,讷讷的道,“那我回去了。”

    回去的时候,柳樱雪没关上门。

    回到了厨房里,何雨彤就不死心的跟进来了。

    外边的凤儿有点怅然若失,柳樱雪她们去了家里,她可就没办法听墙根了。

    如果跟进去危险性太大,怕被何彩云看到就不好了。

    不过猜测一下,也知道底下的内容,也就是何彩云会继续说红莲嫂子的坏话而已。

    厨房里,柳樱雪正捂着肚子吸气呢,见何彩云跟进来了,她就把芹菜放到置物的桌子上,有气无力的对何彩云说道,“哎呀彩云你真好,还惦记着进来帮我干活呢?太好了。先帮我把芹菜叶择一择吧。”

    柳樱雪喜欢用芹菜叶炒鸡蛋,或者焯一焯,加上生辣椒,加了香油和自制的酱油,再加上盐巴和醋,凉拌。

    其实农家人虽然穷,却都不像柳樱雪这样节俭,人家都只吃芹菜茎,不吃叶子的。

    不是因为挥霍,而是家家户户种菜,菜都吃不完,也没地方出售,觉得芹菜叶无论怎么做出来,也不好吃,所以习惯了把叶子丢掉。

    所以人家看到柳樱雪吃芹菜叶子,都喜欢笑话她。

    但她一向无视别人的那些没营养的话。

    何彩云在心里把柳樱雪给骂了几百遍,表面上却还是笑呵呵的来帮忙做事。

    做了一会儿,何彩云又不死心的换了一种方式,是一种非常简单粗暴的方式,对柳樱雪说道“阿雪,你不要被红莲嫂子给骗了!她的南瓜虽然不是偷来的,可是南瓜种子,是她娘家兄弟在农科院那里偷来的!我昨天就觉得蹊跷,去城里问了问,你猜怎么着?还真被我给问出来了,人家农科院没送过南瓜种子给工人!”

    “不可能。”柳樱雪摇头。

    其实她心里已经相信了这种说法,嘴上却不肯承认。

    原来何彩云去了一趟城里,专门调查那个南瓜去了。也有可能是先去跟何雨彤说了说情况,然后,何雨彤让她去农科院调查的。

    “阿雪,你怎么能不相信呢?”何彩云急的想用笤帚拍开柳樱雪的脑袋,看看里边盛的是不是都是浆糊。

    “红莲嫂子是个好人,她娘家兄弟也是好人,不会去偷人家的种子的。”柳樱雪义正词严,“彩云,你肯定误会了什么。”

    “和好人坏人没关系!”何彩云彻底火了,她暴跳起来,“是你脑袋不开窍!在厂子里做事,哪有不偷偷拿厂子里的下脚料回家的?而红莲的娘家兄弟则是在农科院帮人家种地,偷偷拿出人家的种子来,再正常不过了!只有你这种孤陋寡闻的人,才傻乎乎的,啥都不知道!”

    何彩云说人家啥都不知道,她自己不知道的事也多着呢,就像现在,她就不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她在这里说红莲的坏话,而外边,人家红莲则在偷听呢。

    是凤儿让喜儿把红莲找来的。

    说谁的坏话就把谁找来,这是最直达病灶的做法了。

    “彩云呀,”柳樱雪唉声叹气起来,她非常圣母的小声劝何彩云,“水至清则无鱼,看那么清楚干嘛呀?人生难得糊涂。既然你说很多工人都喜欢在厂子里拿东西,其实拿点儿小东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就算是大事,也跟咱们没关系啊,是不是?咱们和红莲都是一个村的,这话在咱们面前说一说就是了,可别说出去。”

    “阿雪,你怎么这么不开窍呢?”何彩云气的跺脚,“你得把这事跟苏源哥哥说一声!你跟他说了,他会感激你的!苏源哥哥业余在农科院做事,他就应该去农科院汇报一下,把红莲的兄弟辞退了!苏源哥哥的事就是你的事!”

    “不不不,”柳樱雪赶紧摆手,“我都把红莲嫂子当自己人,就算真是这么回事,等我提醒红莲嫂子一下就可以了,我可不能给她说出去。”

    “阿雪你简直就是个扶不起的阿斗!”何彩云气的鼻腔差点出血,“枉费了苏源哥哥对你这么好!”

    正这时候,红莲突然“砰砰砰”的敲了敲厨房的门,而她,则怒气冲冲的站在厨房外边。

    其实厨房的门没关,倒是有一个自制的纱网挡在那里,是挡苍蝇的。而纱网是透明的,所以柳樱雪和何彩云被惊到时,一扭头,就看到红莲像尊门神似的站在外边!

    “呀!红莲嫂子啊!”柳樱雪在心里狂喜,面儿上,当然也笑逐颜开的,“拿件香风把您给吹来了?”

    “我来和阿雪你亲近亲近,”红莲尽量露出笑容来,让柳樱雪看到她和蔼的一面,“嫂子可想你了。”

    然后,红莲又斜睨何彩云,阴阳怪气的道,“哟,这不是何彩云吗?怎么不在你自己家里呆着,跑人家阿雪这里做什么了?哟哟哟?还在帮人家做事?啥时候变得这么狗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