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五十章 快上车

    身形太过广阔的岩蛇躲避不及,一头扎进密林犁出三四百米的起飞航道。

    无数感受到波动震慑四散而出的走兽猛禽,正心有余悸地看着这个痕迹。

    大蛇仰天咆哮,无数飞鸟呈圆盘状折出。

    “安图恩叔叔,你听到了什么声音吗?”

    “这么波动范围有点广,应该是忽然被吵醒的元素生物,我们走远点,他们敌我不分的。”安图恩拖着奥古斯都的肩,朝着相反方向快步撤退。

    不远处的詹姆斯正好开车路过,看到这两人一个粗布衣衫,一个**着上身。

    他咬咬牙。“老乡快上车!!后面有蛇!”他实在是接受不了自己惹出来的祸事,余波伤害到别人。

    奥古斯都一愣,安图恩二话没说把他扔上后座,直接一挪屁股飞坐在一旁。

    “老乡身手不错啊!”奥尼尔不由得赞叹了一句。

    “过奖过奖”安某人摆摆手,脸上蓄满了笑意。

    詹姆斯拔开火栓猛然加速。

    回过神的岩蛇一阵甩尾,数十棵巨树瞬间掩埋了这一切,最前的树干夹缝中,一辆钢铁巨兽撞开细枝碎叶,落地席卷数道气浪奔腾而出。

    “老乡是附近人吧?这有没有远离人迹地质干燥的无人区?我们可能要遛他个三天三夜了。”

    詹姆斯头也不回,一心只在前方路况与后视镜间来回转动。

    安图恩看着这个蛇的破坏力一脸凝重。“这个方向是法驱城,太多农业良田不能走!森林对面直行是圣心会圣山,也不能走,我们只能兜个大弯朝下走!”

    “往下是碎石地你的车要万般小心,在过了碎石地之后再左拐掉头,等于是跟大蛇换了方向,然后沿着海岸线一路北上我确定没有人类聚集地!”

    “碎石地吗?哈哈哈哈老夫稳如狗啊!”詹姆斯兴奋的浑身爆射出不少蒸汽,猛打方向盘,正好避开下一波的巨树撞击。

    “等会,他们又拐弯了!而且距离在接近!!七十三里!七十一!他们在朝我们靠近,往前跑!速度!!”

    拉文轻轻揉捏着凯某人的肩颈。“对,不用再调了,你偏的方向刚刚好。”

    凯某人脑袋走偏,在一块巨石横栏上用力一跳,仍然做着水管工的标准姿势。“怎么还没有蘑菇啊。"他明显还没进入状态。

    “”

    天空中的咸鱼精依旧是随风飘荡,好在魔焰跟水流很好地保护了她。

    另一方面,奥古斯都看着开车手法娴熟的詹姆斯,眼里不仅发出了‘叽叽’的光。

    这还有个别称叫‘梦想’。

    直到两方都进了三十里内,拉文连忙呼叫詹姆斯。

    “你好这里是猎潮人学院导师拉文,我跟院长正在你们的正前方,我们来辅助你们缉拿罪犯,请跟我们汇合。”

    詹姆斯:“”

    “带薪假期没有了哦~”奥尼尔在一旁幸灾乐祸。

    “该死!你别哔哔,后面还有大岩蛇呢!!”

    奥尼尔很猥琐地提出通讯仪。

    “你好这里是波澜城前副探长,现破镜城教官奥尼尔,我们正携带着两名平民躲避元素生物大岩蛇的袭击,请您在视线开阔的地方准备上车,为了生命请跳上来。”

    “我的同事车速有点快。”末尾他还不放心的补上了一句。

    凯隐:“”

    拉文:“”

    “真是那个单手六筒神火炮的禁区之王?”

    “”

    “你在说什么鬼,他的金属枪械有十三个发射口,而且也不叫这个名字,禁区之王又是什么?”拉文眯上眼睛,他知道凯隐又犯病了,这种夏姬叭接话的性子早晚害死他。

    不多时,两人看到了前方一条不断扑腾的蛇形移动山峦,他像狩猎中的雪狐一般正在不停地磕头。

    每个大坑的边边,总有一个小黑点坚强地挪移出来,凯某人总算自己跳的坑是怎么来的了。

    他们朝着车辆正前冲锋,奥尼尔这也吃够了薯片单手一招,无数纯银色的奥术能量接驳着车里的弹壳,三个子弹箱一一放好,十三筒的天主裁决朝着大岩蛇转动起来。

    他是要给两人上车的机会,詹姆斯心有灵犀地开到一边平稳的地界,什么时候该疯他还是清楚的,只有奥尼尔会陪他舍生忘死,其他人就不勉强了,克制一下是可以的。

    那浓密的金属风暴宛如银白色的水柱,增进了喷气式速度还推开了部分大岩蛇的躯体。

    凯某人总算带着拉文上了车,奥古斯都看着这两个魔性满满的男人有些怔住。安图恩见多识广,波澜城的探长跟有魔气的人混在一起那再正确不过了,而且就是真正的恶魔掌控者都说不定都

    恶魔假面跟‘晓’之凯隐,以及天上飘着的那个猫骑士铠甲,其实已经很知名了。但是这两个人,一个刚从恶灵渊返回圣山,另一个则是最近都在为结业考试而努力冲刺。

    兄弟会可能会知道,但是这两个小鱼真的正好错过,不认识。

    不过安图恩心想,看着刚刚那两个探长,明明危在旦夕还要停车的模样。那他接的这两个怪咖,应该又是两个没有天赋去除暴安良,只能跟恶魔做交易拔取上限的男人。

    波澜城的英雄厅很多都是恶魔力量的载体,安图恩甚至本人都跟一个恶魔寄生体在西北荒野,为了数十家牧民能够安全迁徙,并肩作战了一夜。

    想到这里,他回头看向了奥古斯都。天赋都是先天定的,力量是后天从大自然里掠夺来的。这个孩子签订了青蛇,起点太低,或许老大的意思就是让他的侄子去做黄昏骑士吧。

    与灵体共生而获得力量的存在,去龙岛的话龙的灵魂?

    不得不说这个二愣子的脑补能力还是挺强的。

    就如同百年前的那个军团一样,在恶灵渊厮杀五十年,用亡灵的力量继续衍生,拖着死者之躯直到恶灵结界破碎,才出来将阵心的事变告知当时的恶灵渊守备者,最后他们盘坐在太阳下缓缓消逝。

    正因为他们的坚持,他们的拼死守护,那道缝隙才没有衍生出祸端,也正是那次坚守,圣心会开始承认用灵体获得力量的骑士们。

    生物改造的龙骑士叔叔,与亡灵做交易的龙骑士侄子。

    老大这是全家不走寻常路啊

    他甩甩脑袋逼走紊乱的思绪,一抬头大岩蛇差点咬到了空中的那副铠甲,他单手一个圣光炮砸偏蛇信,凯隐连忙将咸鱼精阿樱往回猛拉。

    拉文看着那道圣光炮,怔住了。

    “帮你朋友拉啊!我碰不了魔焰铸造的绳索。”说完安图恩继续蓄着圣光炮,防备着大蛇的下一次扑击。

    拉文这才回过神,猛地挪位儿跑去一起拉扯着。

    被撞偏的奥古斯都一脸迷茫。

    叔叔?恶魔?魔气?同车?

    这个车是敞篷的,想走他可以直接跳车。

    但是身后的大蛇可不那么友好。

    奥古斯都看了看身旁的门把手,被焊的死死的。

    焊死了就好,我睡会儿午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