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周遵峰心愿

    老周头明显慌了神,他唯唯诺诺的抱住铁桶缩在墙角,枯瘦的嘴唇张了张,试图辩解一番,没想到迎接他的是一根狱卒手中的警棍。

    砰的一声。

    老周头连人带桶栽倒在地。

    桶中剩余的汤水一股脑洒了出来,铁桶咯吱咯吱的在一边翻滚出去,靠在墙面才停下。

    紧接着传到陈飞耳中的是一阵警棍砸在铁门上的嘈杂声,以及老周头一声比一声高亢的惨叫声。

    陈飞惴惴不安的躲在铁门背后,借着上方的洞口缝隙,紧张的观望着外面发生的一切。

    若老周头被捕,他肯定熬不过狱卒的严刑拷打,为了活命,他们之间的交易,也会暴露出来。

    啊!

    一声剧烈的哀嚎后,喧闹声嘎然而止,陈飞透过铁门上方的缝隙,看到老周头额上流满了鲜血,像一条死鱼般被狱卒倒提着双腿从走廊深处拖出来。

    经过陈飞禁闭室门口时,老周头喉咙剧烈的蠕动了几下,浑浊的双眼拼命的瞅向陈飞的方向。

    两人间隔了一扇黑漆漆的铁门,但老周头断定陈飞就在门后注视着他。

    可对方却帮不到他。

    他摇着头苦笑一声,怪自己的贪婪,也怪自己的不小心。

    想到被捕后被狱卒折磨的惨状,为求苟活,他也会毫无顾忌的把陈飞越狱的企图交代出来,只为将功补过,求得一丝活命的生机。

    这些都是监狱中的生存法则,与道德无关。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这些求生的选择,却丝毫不影响他此时做出的决定。

    他想帮陈飞一把。

    不为别的,只为那异国他乡亲切的口音,为那同病相怜挣扎的命运。

    他这辈子大抵是出不了这座监狱了,只希望这位年轻的老乡能活着走出去,穿过大海,回到他们共同的出生地。

    想到这里,老周头仰着脖子对着走廊深处发出一声急促的喊叫声。

    “快跑,我坚持不了多久,蘑菇河上游有一栋草屋,后面藏着一条船……小心猎人……”

    带着浓浓粤语口音的示警声,突兀的出现在走廊上,穿过铁门,传到了陈飞的耳中。

    陈飞心中一颤,已经听出了老周头呐喊声中的含义。

    陈飞是粤省人,虽在南亚飘泊多年,但乡音难改,口音中夹杂着粤语腔调早被老周头察觉,对方的这声提醒,分明是说给他听的啊。

    狱卒诧异的回头望了老周头一眼,似乎没想到他还有大吼大叫的力气,随后毫不留情的抡起警棍狠狠砸在后者的额头上。

    查出这一篓子事后,又有狱卒从里面的房间中拖出一人。

    那囚犯浑身裹满了鲜血,双眼紧闭,脑袋一动不动的垂在地面,脸上已模糊得看不清面貌,依稀能辨认出是名年轻的男子。

    走廊上的动静持续了许久才平息下来。

    陈飞躲在禁闭室中丝毫不敢轻举妄动,若此时引起怀疑,只要打开铁门,就能发现墙壁上暴露出来的三个洞。

    他只能赌一赌运气。

    在赌运气的同时,被他连续一个多月用盐水腐蚀的镣铐间隙已经松动了许多,尝试一番后,陈飞的双手双脚分别被解放出来。

    如果此时有狱卒进来,他不介意放手一搏。

    幸运的是,运气站在他这边。

    一直到晚饭时间,也没有狱卒冲进陈飞的房间,而代替老周头分配汤水的,是另一名即将出狱的囚犯。

    陈飞默默的接过堪堪盖住碗底的汤水,三两口喝光后,开始做最后的准备。

    老周头赢弱的身体,绝对熬不过今晚,而他最后的越狱机会,只剩下几个小时。

    陈飞加班加点的挖着墙上最后一个洞,终于在最后一抹亮色被黑夜吞噬时完工。

    他像壁虎一样趴在墙上,单手捏住通风窗框,轻轻一拉,窗框就被卸了下来,然后小心的被他搁在下面的木板床上。

    通风口中传来一阵清新的空气,陈飞贪婪的吸了一口,一种愉悦中夹杂着兴奋的感觉瞬间涌遍全身,像阵雨前鱼塘中快窒息的鱼儿跃出了水面,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轻松。

    这是自由的感觉!

    “叮!已获知周遵峰心愿,心愿值1。”

    “至从进入蝴蝶岛国际监狱后,他几乎无时无刻不在计划着越狱,他渴望自由,渴望获得新生,迫切想呼吸到外面自由的空气,为此,宁愿冒着失去生命的危险。”

    “有些人原本就不属于这儿,他们应该有更广阔的天空。”

    陈飞心中一喜,越狱这条大方向果然没选错,既然已获知周遵峰的心愿,剩下的唯有勇往无前一条路走到底了。

    陈飞很快将这些念头抛出脑后,他手脚并用的钻进通风口中。

    这条老旧的通风口刚好够一个成年人穿过,迎着禁闭室的上方一路向前爬,很快抵达了尽头。

    前面还有一个生满铁锈的窗框,而窗框外面,是禁闭室监狱的外墙。

    陈飞趴在上方一动不动,借着微弱的光线和零星的灯火判断出此时的时间。

    应该是晚上8点左右,天色刚刚入夜,而距离狱卒的换岗时间,还有一个小时。

    陈飞只能祈祷老周头能多坚持一点时间,坚持到他从禁闭室监狱离开。

    只有逃入热带丛林中,他才有一丝成功的可能。

    时间就在等待中一点一点滑过,陈飞凝神静气趴在屋顶的黑暗中,静静等待换岗的到来。

    几个背着长枪提着警棍的狱卒说说笑笑从不远处出现,很快进入禁闭室走廊口的值班室中。

    开始换岗了。

    这就是他等待的机会。

    他迅速从假寐中醒来,活动了一下快僵硬的四肢,抓住通风口最外面的窗框,用力拉扯了一下。

    紧跟着又是一下,窗框松动了。

    陈飞深吸一口气,猛的又来了一下,锈迹斑斑的窗框被他握在手中,一个警惕的脑袋从屋顶的通风口伸了出去。

    陈飞快速的向四周望了望。

    除了院墙口的值班室偶尔传出几声咳嗽外,四周静悄悄一片,走廊外的广场也被笼罩在微弱的灯光中。

    陈飞小心翼翼把窗框拖进通风口中,望着近3米高的地面,毫不犹豫的奋身一跃,直接落到地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