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143章 劝说

    善后工作,安北平就没有参与进去,他开着车带着张承文,去了新合村的村诊所,请村医看了看两人烧伤的肌肤,开了点烫伤药,回转老屋。

    两人回到老屋,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各自上了些药膏。

    安北平还好,背部没怎么受伤,但是张承文就不同了,为了救杨小虎,全身都被烫起了泡。

    他自己够不着背后的烫伤部位,就找安北平帮忙上药。

    一边上药,张承文一边情绪低落道:“平哥,你说我搞户外美食直播,是不是不太好?”

    安北平一愣,不解的问道:“怎么了?我看你前端时间不是搞的挺好的吗?”

    于是张承文就将杨小虎模仿自己野外烤红薯,导致这次火灾事故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安北平闻言顿时沉默不语,这事还真不好说,半晌,他才开口道:“你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想继续,还是放弃?”

    张承文爬在竹床上,眼睛直直看着院子墙边盛开的菊花,眼里有些迷茫。

    “我也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做,对于直播,我还是比较喜欢的,但是我也担心再这样继续下去,万一哪天造成火灾,该如何是好?”

    “其实在我心里,我更害怕发生类似今天的事故,有些未成年的小孩模仿我的行为,又控制不好后果,就很容易造成火灾。”

    “这次还好,没有出现人员严重伤亡事件,万一下次有人死了,我的良心会更不安。”

    安北平看了看张承文被烫得红肿的背部,要说起来,这次受伤最严重的人当属他自己了。

    想了想,安北平说道:“蚊子,我觉得你如果想继续直播,最好还是找一个工作室加入,这样不容易出现很严重的问题。”

    “另外,你可以直播野外收集各种食材,但是烹饪的话,最好还是找个安全的地方。你说你好不容易修建起来的灶棚,自己用过几次?”

    张承文顿时面有愧色,当初修建灶棚可是花费自己和父亲以及大伯不少人的精力,结果自己为了博眼球,吸引更多的观众收看直播,绝大部分时间还是选择了在野外直接烹饪。

    张承文侧头看了安北平一眼,点头道:“平哥你说的对,是我太自私,只顾自己的利益,没想过这样做会带来很严重的后果。”

    “正好趁受伤这段时间,好好休息几天,去找几个人帮忙,规划一下以后该怎么直播,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随意下去了。”

    安北平笑了笑,拍着他的肩膀道:“你能这样想最好。好了,你背上的药膏已经涂好,穿上衣服回去吃饭。”

    今天两人都不同程度受伤,也就懒得自己做饭,直接去安北平父母家里吃,张承文也决定这几天好好回去陪陪他父亲。

    回到安孝忠院子外,安北平把车停好,两人各自回家。

    正好安母已经做好了晚饭,招呼安北平落座,并且还帮他盛好了饭,递了双筷子给他,不住说道:“儿子你今天辛苦了,多吃点。”

    饭桌上,一家人聊起今天的火灾事情,都后怕不已,如果不是发现的早,又有新合村的消防车过来协助救援,一旦火势蔓延开来,真是不得了。

    聊着聊着,奶奶忽然叹气道:“发生那么大的事,玉珠那边是不是不好过?我看今天乡长都来了。”

    此言一出,顿时其他三人都沉默下来,过了片刻,还是安孝忠开口道:

    “妈,三妹那边你就别担心了,反正不管有没有这事,再过两个月村子都要合并,到时候她也不可能是村主任了。”

    安北平也跟着劝道:“是啊奶奶,要我说这村长不干也罢,本身没几个钱,事情还多的要命。”

    “要不是三姑是村长,三姑父的养猪场不好扩大规模,要不然今年三姑父卖猪肉,也能赚个一百多万了。”

    这事安北平还是听三姑父张春阳自己说的,因为三姑的身份,他想扩大养猪场规模,始终得不到批准。

    因为之前几年县里一直说要保护生态,禁止扩大养殖场规模,甚至还要开始取缔一些规模小,不达标的养殖场。

    要不是前几个月猪肉一直上涨,价格都飚到快三十块钱一斤,老百姓都快吃不起猪肉,国家也不会放开养猪场规模扩大的政策。

    若不是因为张春阳已经答应和安北平合作养殖特种野猪,他原本是想趁机扩大养猪场的规模的。

    不过普通猪肉养殖风险大,价格容易受到市场波动,竞争压力大,真要扩大规模,是赚是赔还真不好说。

    毕竟国家不可能一直看着这猪肉价格居高临下,稳定在三十块钱这个价格不下跌。

    安母也劝说几句,奶奶这才心情好转,不再担心这事。

    既然聊到了村子合并的事情,安北平趁机问了一句:“爸,如果到时候村子合并了,你和妈打算迁出去吗?”

    安孝忠诧异道:“我们在这住的好好的,迁出去干嘛?”

    安北平道:“爸,你之前不打算迁出去,无非就是舍不得家里的这些果园,可是我回来了,这些果园到时候我来种,你们还留在这里干嘛?”

    “崖底村的交通毕竟还不够方便,而且连个诊所都没有,奶奶年纪也大了,万一有个感冒发烧的,看病都不方便。”

    “要我说,不如迁到新合村去,住上小别墅,不比在这里强多了。”

    安孝忠皱眉道:“你小子不能什么事都想着方便,真要搬出去了,没地种了,你让一家人吃什么?喝什么去?”

    安北平放下筷子,笑道:“爸,怎么会没地种了呢?我打听过了,如果搬迁出去,新合村那边还是会分一亩菜地和一亩水田,至少自己家里吃的粮食和菜还是能保证。”

    “而且搬出去后,你们也不用每天在地里忙碌,如果想做点生意,儿子我也可以给你们想想办法,要不搞个农家乐也行,反正我妈做饭的手艺也过得去。”

    安孝忠闻言连忙摇头道:“不行的,你爸我做不来生意,你就别瞎折腾那么多了,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我和你妈不用你操心。”

    安北平心里极度无语,他倒不是觉得崖底村真的太差,只是觉得这里交通不方便,想出去一趟太费时,而且就算种地种果园,辛苦一年下来也赚不了几个钱。

    要知道把地里的东西运送出去,这运输成本就贵了很多。

    安北平思忖片刻,又劝说道:“爸,如果你真不想做生意,想继续种地,那也没关系。”

    “新合村的村主任是我高中时的老同学,我可以请她帮忙,让你承包一部分土地,来规划成温室大棚,种植蔬菜,您看怎么样?”

    新合村的位置可不崖底村好多了,许多土地都很平整,适合机械化作业,真要弄个几十亩地建设温室大棚,再由安北平提供优质的蔬菜种子,还是很有搞头的。

    安孝忠有些意动,不过他也没一口咬定这事,而是说道:“这事先不急,等村子合并后,看看上面怎么说,如果条件合适的话,也不是不行。”

    安北平闻言耸耸肩,暂时也只能这样了,吃过晚饭,陪奶奶聊了会天,转回自己的老屋休息。

    第二天早上起来,安北平赫然发现自己昨天受的伤已经好了很多,至少不影响他晨练。

    练过拳和射箭,洗了个澡,安北平开始做早饭,一个人的时候他吃的很简单,给自己下了碗鸡蛋面,填饱肚子,他骑着山地自行车直奔采石场而去。

    到了采石场,安北平发现三姑父张春阳和大姑夫李常洪已经早早的开始动工。

    安北平和他们打过招呼,笑道:“昨天我看大伙不是参与了救火,今天怎么那么早就开始动工了?”

    张春阳笑道:“救火我们只是去辅助,实际上主要的活还是消防队他们在干,而且昨天耽误不少时间,得抓紧赶回来。”

    “倒是你,我看你昨天受了点伤,怎么不在家休息,跑这来了?”

    安北平苦笑道:“睡不着啊,前段时间陪农大的一位教授去老寨村那边考察,耽误一个多星期时间,眼瞅着马上要进入冬天,再不抓紧时间种植牧草,就得等到来年开春,那就太浪费时间了。”

    “姑父,现在采石场这里改造的怎么样?”

    李常洪笑容满面道:“北平,大姑夫办事,你放心,现在山坡那块已经按照你的意思,全部整理完毕,水渠已经开好,并且把草地重新犁了一遍,你随时都可以开始种植牧草和果树。”

    “至于山谷下面,宿舍区已经改造完成,就差养猪场和粪便处理区了,这些地方比较复杂,估摸着还要一两个月时间,不过也不影响你种植牧草。”

    李常洪最近这段时间和张春阳在一起,也知道采石场改造的目的,知道他们不是单纯拿来建造养猪场那么简单。

    真要拿采石场改造成普通的养猪场,这成本可就太大了,根本就不划算,光是通电就花了很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