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127章 形势混乱

    只见张飞看着甘小河就想上前暴打袁术,匆忙拉住了她。

    在这些检查人员面前,越是着急,就越是不打自招。

    但这几名检查人员本来就不是很有心思要来找一间大门关着的夜宵店的晦气,而且也从来没听说过这里有什么餐饮店,摆摊倒是有几十年的传统历史了。

    自己也就一个基层人员,谁不是吃五谷杂粮续命的,根本就不想费心费力地去和这种传统的情怀之地作对,搞不好还容易出事,惹火烧身

    但现在看着袁术那货的嘴脸,走是不能走的,怎么也得做做样子,便有人顺势拍门。

    但拍了几分钟,喉咙也叫了几分钟,都毫无反应,当真没意思。

    这不是耽误时间嘛,还影响今天行程,今天检查的名单上,可是还有商家没检查的。

    “没人”拍门的检查人员道。

    “那就走吧”另一人说道。

    “嗯”领头的似乎也觉得待下去没意思,还不如哪天看见这铺面白天营业的时候,再来查看一番,到时真要是人账并获,才有足够的说服力。

    甘小河心中略定,张飞倒是不慌不忙,他只是气愤于袁术的小人行径,另外还得看着甘小河不要做出过分的事情,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但袁术可不甘心,抬头便指着“三人炒粉店”大大的招牌道:“领导,你们看,招牌都有了,假不了,为了人民的健康,今天必须彻查这家黑心奸商不可”

    检查人员撇撇嘴,这货还真是没完没了了,但偏偏自己一行人又是职责所在,人家主动举报,还积极带着到这里,也不好太过不当回事。

    但门关着,又没有看见这店铺正处于经营状态,说服力总是欠缺一些,便想转身走人。

    甘小河和张飞早已站得远远的静观其变,免得被抓壮丁问个不休,此时见到检查人员有意离去,心中自是松了口气。

    只是袁术却是不依不挠,这个该死的“三人炒粉店”,只要多经营一天,自己就少赚好几百块钱。

    即使不多,但也不甘心明明是自己的生意,就这样便宜了这些穷鬼,他们根本就没有资格跟自己抢生意。

    袁术不甘心,眼看三名检查人员已经转身,并且准备离去,却是快步上前,挡在了他们的面前。

    然后他闪烁的眼神稍纵即逝,指着甘小河和张飞赔笑道:“三位领导,怎么就走了,先别走啊,你们可以问问那边的两个人,他们是同伙,肯定能问出些事情,违法乱纪的奸商行为,绝对不能姑息”

    甘小河气不打一处来,袁术的行径在她眼里,简直就是臭水沟里的一只耗子,怎么看怎么想拍死他,满腔的怒气实在是忍不下去,即将爆发。

    张飞大急,这要是真发火了,没准就真的引起这些检查人员的注意了。

    这些下次再经过这里的时候,没事也要多看两眼自家的店铺,那就真的入了这些吃皇粮的法眼了,遂慌忙提醒甘小河:“嫂子,我肚子疼”

    张飞说着,便装模作样欲要软倒下去。

    甘小河眼见张飞如此,翻然醒悟过来,也不知道张飞是否真的肚子疼,还是纯属演戏,但仓促间也得先顾着张飞再说。

    谁知好巧不巧,老街坊巷子与都南大道的交叉口上,此时却是出现了一个妙龄女子的身影,慌里慌张地飞奔而来,嘴里着急的声音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张飞,张飞,你怎么啦”

    甘小河定睛一看,嘿,这不是那位夏侯家的可怜小妞嘛,把张飞给迷的连店里的天花板都要看穿了,一朝坠入爱河,还心甘情愿地等着要被爱河溺死的节奏,咋的出现得那么及时,还真是心有灵犀啊

    只见夏侯玲神色慌张,手足无措,看的一旁的甘小河一时怀疑到底是张飞出问题了,还是这个突然出现的夏家千金出问题了,似乎昨晚才好不容易重新焕发出的人生光芒,现在要跟着张飞给塌了下去

    张飞本来紧闭的双眼,忽然灵魂深处传来仙女般的美妙之音,偷开了一条细缝,心中便是一阵狂喜,瞬间把检查的事忘得一干二净,莫名其妙便病的更重了,顺势躺倒在了夏侯玲的怀里,软软而又暖暖的感觉流遍全身,舒服啊

    反正闲现在甭管真假,自己就是一个要照顾的人,这回是不病,都想得病了,“哎呦呦”的喊声此起彼伏,把在场的人看得一愣一愣的。

    一个比牛还壮实的小伙子,竟然说倒地就倒地,也真是时候,叫声还如此,也不怕旁人掉一地的鸡皮疙瘩掉

    甘小河眉头微皱,瞧瞧张飞那挤眉弄眼的神情,再看看夏侯玲紧张兮兮的样子,翻了翻白眼,便起身不再管。

    但甘小河不管,夏侯玲又怎么可能不管,张飞可是她的全世界

    对于这一点,张飞也看出来了,这得瑟劲可就更加上道了,两片厚厚的嘴唇一张一合便道:“啊,疼死我,玲儿,玲儿,疼我”

    夏侯玲又是一阵慌张,本来大白天的,此时都觉得整个天地都乌云密布了,眼泪瞬间流了出来,欲哭不哭地着急问:“你这是怎么了啊”

    “吃了碗面,呃,就是他那间的,呃,南阳板面馆的面。”张飞说着便哭了起来,两手趁势环抱着夏侯玲那纤细的小腰,整张脸就埋在了她的胸前,“呜呜”直哭的声音,谁都听出来是装的

    但夏侯玲就是觉得那是真的,张飞受委屈了

    甘小河现在是真的没眼看了,扭头看向别处。

    但夏侯玲的火气可就大了,哪里还看得出怯怯弱弱的影子。

    谁把我的世界给弄塌了,我就毁了谁的世界

    夏侯玲一手紧紧抱着张飞,另一手泼妇般地指着袁术:“袁术,你别以为我不认识你,仗着你爹和你哥是做官的,整天只知道仗势欺人,流连夜店”

    “你在面馆到底给他吃了什么不卫生的东西害他这么难受自己面馆都有问题,现在还来这里找茬,找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