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四十八章 平安镇不平安

    穿过风暴,阎鬼不再追杀,这让姜无见白担心了一路,望着前方一片绿色,那茂密的森林让姜无见倍感亲切。

    “前面就有个小镇,我们到镇上去补给。”

    依无泪指着密林的方向,那中间确实空出了好大一块,隐隐还能听到人潮喧哗声。

    平安镇

    一路小赶,姜无见和依无泪站在镇口,看着镇上行人来来往往,闻着镇上飘过的香气。

    姜无见的肚子咕噜咕噜的叫着,闻着香味,姜无见两人来到了镇中间一茶楼。

    “小二哥,上最好的菜。”

    姜无见一坐下来就急不可耐的叫小二上菜。

    坐在一旁的食客看到姜无见和依无泪风尘仆仆的样子,大多人都明白两人应该是从大漠城来的。

    “哎哟,这小妞长的可真好看。”

    旁边一桌,有人看到依无泪的样子开始调戏起来。

    “完了,饭没得吃了。”

    一听有人调戏依无泪,姜无见心里大叫完了,果不其然,依无泪一掌轰碎了对方的桌子。

    啊

    随后就是一声惨叫,那人的嘴巴被依无泪一个巴掌扇得红肿。

    “滚,别让我再看到你,要不然我取你狗命。”

    依无泪说完,直接将人扔出了茶楼,好好的茶楼被依无泪这么一扔,直接砸了一个大洞。

    吓得其他食客都逃离茶楼,生怕祸及自身,茶楼老板更是吓得不敢出来,躲在柜台后面瑟瑟发抖。

    “臭臭娘 们,你等着。”

    被扔出去的那人同伙指着依无泪,嘴里一边叫嚣一边逃路。

    唰

    依无泪红影一闪,几声惨叫之后,几道人影被抛起来,砰砰几声摔落在一堆。

    啪啪

    一阵清脆响亮的耳光在平安镇上响起,街上一会就围了好多人。

    “姑奶奶,饶命,我们错了。”

    几人被依无泪打得服软求饶,看到几人肿得像猪头的脸,街上的人都开口叫好。

    看来这几人平时没少在这平安镇上作威作福,要不然人们也不会叫好。

    “滚,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们。”

    依无泪的话无疑让几人连忙连滚带爬的就跑,那里还顾及得到自己身上的疼痛。

    依无泪一甩衣袖,再次走进茶楼,坐在姜无见旁边咧嘴一笑。

    这一笑那里还有之前那副凶狠的模样,简直就是一个人畜无害的邻家小妹妹。

    “公子,小姐,这餐算我请你们,吃完了你们赶紧走吧,一会那伙人来了就麻烦了。”

    茶楼老板亲自把饭菜给姜无见两人送上来,听完茶楼老板的话,依无泪刚刚打的那一伙人估计就是这镇上的痞子了。

    对付痞子,姜无见最拿手了,姜无见对茶楼老板表示谢意,也把依无泪砸坏的桌椅和墙上那块洞的钱赔了。

    “这钱就算了,就当是小姐替镇子上的人除了一口恶气的报酬吧。”

    茶楼老板坚决不收姜无见的晶币,不过姜无见最终还是把赔偿给了茶楼老板。

    “老板,你放心,我们吃完马上就走。”

    姜无见说完瞪了一眼依无泪,依无泪则是对着姜无见吐了吐舌头,茶楼老板看到依无泪这样子真有点怀疑,刚刚那个人和现在的是不是同一人。

    姜无见一向主张,跟自己没关系的事能避多远就避多远。

    哪晓得这个依无泪偏偏就是个惹事的主,虽然这事不是她主动挑起的。

    姜无见想早点离开平安镇,偏偏事情又不按他想的方向走。

    “大哥,就是她。”

    被依无泪打了的那伙人,带来一个獐头鼠目的男子,男子一看到依无泪顿时两眼放光,哈喇子更是滴答滴答的掉着。

    “完了这回真完了。”

    这事姜无见内心今天第二次说完了这两字,姜无见眼睁睁的看着依无泪站起来朝着獐目男走去。

    “大哥,你小心点哈,这个婆娘凶得很。”

    前面几个被打的人中,有人好心提醒着,只不过这个提醒完全没用。

    啪

    这一声当真是响亮,獐目男被依无泪一巴掌拍飞出去,感觉到疼痛的獐目男发现自己已经被依无泪給扇飞了。

    要说这獐目男也算是反应够快,被扇飞了后,身体在空中一个翻身,然后就稳稳的落在地上。

    “嘿嘿,好香的味道。”

    獐目男在自己脸上摸了一下依无泪打过的地方,拿在鼻子下嗅着。

    “找死。”

    依无泪那里受得了这样的戏谑,飞起一脚就踹向獐目男。

    当然,依无泪并没有对獐目男下杀手,毕竟在依无泪眼里,这人也就是一个登徒子。

    獐目男可不这么想,体力灵元驱动,伸手一把抓住依无泪的脚踝。

    啧啧

    真白

    獐目握着依无泪的脚踝,眼里闪着淫 秽的光芒,这让依无泪对此人起了杀心。

    咻

    一道青光对着獐目男的眉心射过去,这突来的变化,让獐目男措不及防,被依无泪一箭射穿了眉心。

    咚

    獐目男的身体一歪倒在地上,獐目男瞪着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被人干掉了。

    自己的老大被干掉,其他人都一哄而散的逃命,这一次依无泪是真的对这些人起了必杀之心。

    咻咻咻几声

    没有一声惨叫,只看到逃命的几人身体一歪,全倒在了地上。

    依无泪杀了几人,吓得平安镇上的人躲进家里不敢出门,一直到依无泪和姜无见离开平安镇。

    姜无见没想到依无泪杀心这么重,如果继续下去,将来依无泪会在这上面吃很大的亏。

    “如果你要跟我去奇迹城,以后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要不然你就不要跟着我了。”

    姜无见想要磨掉依无泪的杀心,虽不能全磨掉,至少消除一部分也好。

    依无泪对姜无见的话爱理不理,并不放在心上。

    从小镇茶楼老板那里打听到,要去奇迹之海,就必须去滨城,那里有出海的商船。

    据茶楼老板说,平安镇离滨城有三千里路,其中路途也会经过几个凶险的地方。

    姜无见和茶楼老板交谈中得知,茶楼老板年轻时就在滨城跑商船,后来得罪了当地的恶霸,逃难到平安镇的。

    姜无见担心的是,依无泪的性格会不会在姜家惹事,毕竟自己对姜家也不熟悉。

    况且现在姜家接不接受自己,姜无见心里也没底。

    “发什么愣呢?”

    依无泪拍了一下姜无见,姜无见笑着摇了摇头。

    “记住我说的话,这一路我说了算。”

    姜无见再次警告依无泪,姜无见内心是希望依无泪回大漠城的,实在不想跟让这小妮子一路上胡闹。

    “姜姜公子”

    才离开平安镇不久,姜无见正和依无泪两人拌嘴,身后有人急促的呼喊着姜无见。

    是茶楼老板,看到茶楼老板气喘吁吁的追上来,姜无见心想应该是有什么急事。

    “姜公子求你救救平安镇上的人。”

    茶楼老板喘着粗气,不停的拍着胸口,好不容易才把话说完。

    “怎么回事,慢慢说。”

    姜无见扶着茶楼老板,让其缓缓气,茶楼老板一把抓住姜无见的手。

    “姜公子,快回去救救平安镇的人,你们刚走不久,就来了一伙人,这伙人一来就把平安镇上的人全抓了。”

    茶楼老板说得很急,吞了几口口水,咳嗽了几声。

    “那些人就是”

    茶楼老板说到这里看着依无泪,姜无见瞬间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依无泪也知道茶楼老板的意思,只不过前面姜无见说了,一切都要听姜无见的安排,所以依无泪也没有行动。

    “姜公子,我知道让你们回去,这个要求有些过分,可是现在只有你们能救平安镇的人。”

    茶楼老板看依无泪站在原地,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只好把希望寄托在姜无见身上。

    “这些人都有什么特征?”

    姜无见首先想到的这些人会不会是那些阎鬼。

    “我也不知道是些什么人,只知道他们一直在平安镇周围寻找什么,被小姐杀死的那些人本来是平安镇上的恶霸,这些人来了之后就和那些恶霸走得很近。”

    姜无见又问了茶楼老板,抓镇民的那些人有没有戴什么面具。

    茶楼老板摇头表示没有人戴面具,这话就让姜无见心里犯了嘀咕。

    鬼面人在大漠城处心积虑的想要从依家得到什么,现在这个平安镇上又多了一群人在寻找东西。

    这两伙人如果不是一伙的,那他们分别都在找什么东西呢。

    姜无见在心里开始分析了一下,最后决定回平安镇去看看。

    “能派人到处寻找的东西,应该不会是什么差的东西。”

    抱着一颗夺宝的心,姜无见答应茶楼老板,跟着茶楼老板回平安镇,当然,姜无见是打着救人的口号。

    茶楼老板一听姜无见答应了,高兴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姜无见让茶楼老板独自一人跟着回镇上,姜无见和依无泪就先返回平安镇。

    嘤嘤呜呜

    还没进镇,姜无见就听到了孩子和妇女的哭声,镇子中间一大群人蹲在地上,周围十余人拿着刀将镇上的镇民围在中间。

    “真的就没有人告诉我吗?”

    一中年男子看着被围着的镇民,一声怒吼的问道,看来这个中年男子有些不耐烦了。

    唰

    中年男子一把抓起一个小孩,凶狠狠地看着镇民,小男孩的母亲大声求饶,抓住中年男子的腿,被中年男子一脚踹开了。

    啊哇

    中年男子一把卡住小孩的脖子,吓得小孩哇哇大哭。

    “最后一次,要是没人说,那你们都得死。”

    中年男子目露凶光,卡住小孩的手用了几分力,小孩得脸就胀得通红。

    若是再多一分力,恐怕小孩就会被中年男子卡的窒息而亡。

    被围观的人除了那个小孩的母亲急得哇哇大哭,其他人没有一个敢吭声。

    这一幕无疑又让中年男子的怒火增加了几分,中年男子高高举起手中的小孩。

    在人们惊恐和小孩母亲绝望的哭喊声中,中年男子将高举的小孩欲往地上摔下。

    赶到的姜无见刚好看到了这一幕,身体一个激射,冲向正要摔小孩的中年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