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九十四章 通天教主的教学实践5

    黑毛猪大声提问:“您先前例举异界各个组成世界的时候并没有提到我们封神世界,却在前面说‘封神世界是属于异界的’,后面又说‘这些世界跟我们东方神界是同类的’。难道我们这个世界又叫封神世界又叫东方神界?难道是有两个名字吗?可即使有两个名字也不用换得如此频繁,一句换换两次呢!”

    不少学生都跟着显露出你说着不累我听着都累的表情来。

    “这个问题提得很好!”因为是纯干的干货,一点儿没有注水,所以吕清广充满了自信,又因为是自己总结提炼出来的知识结构,吕清广更是不怕被质疑,对小猪的提问他是真心的欢迎。“首先,我要表扬小猪同学,他听课很认真。”

    黑毛猪在台下嘀咕:“俺们虽然没有千年修行,但也是百岁身了,还叫小猪,如果我答应会被别人说装嫩的,不答应又没礼貌,好难选择呀!”

    吕清广没在意黑毛猪的嘀咕,收回心神,专注讲解:“东方神界又叫东方神话世界,可以说东方神界就是封神世界,也可以说封神世界属于东方神界,但这个属于跟刚才提到的众多世界属于异界却又不同。异界就像是一个石榴,四方神界、妖界、魔界、佛界等等就像是石榴籽。石榴籽是属于石榴的一部分。”

    小猴叫道:“石榴树又是什么?”

    吕清广没有理会小猴的打岔,假装没听见,继续讲解道:“再打另外一个比方。咱们将东方神界比喻成一只蚕,那么,我们都知道,蚕的一生要经过卵,幼虫、蛹、化蝶,等几个时期,我们封神世界就是幼虫期的东方神界。也就是说,封神世界就是东方神界的一个过程,是其中的一段。比较早的一段。就好像大家都有小时候一样,小时候的你们也是你们,并不是另一个人。这就是封神世界跟东方神界的关系,这是时间上的关系;由此也可以将异界跟东方神界的关系判定为空间上的关系。”

    台下,无论是小猴小猪还是其他同学,都在吸收消化吕清广的话语,一时没谁提问。

    通天教主在吕清广后面听着,微微点头。

    吕清广赶紧继续往下讲:“跟异界并列的是人间界,人间界只有一个,但人间界的投影形成的位面世界却又无数多。位面世界是由人间界投影形成的,但直接地投影极少,几乎见不到,目前的位面世界九成九都是人间界投影经过多次衍射之后才形成的。位面世界有开始,发展,结束这么一个过程,可以将这个过程划分得更细,如果愿意,分多少阶段都可以,但开始处必定是一个分叉点,从另一个投影中分离出来,形成一个独立的世界,然后是发展的过程,这个过程受到起始点的影响很大,分叉点以前的投影是什么样子,分叉点之后也不会有多大变化。所以,一个分叉点分裂出来的两个、三个、四个——以至更多的位面世界,它们在离分叉点越近的时刻相似度也就越高。同样的,一个位面世界从源头向上梳理,会发现有不少位面世界是同一个投影形成的脉络,它们之间总是能发现这样或者那样的联系,越是分叉点近似的相似度同样也越高。与此相反,相差越大的,离共同分叉点也就越远。也就是说,发展总是让近似的位面世界变得不同,使得丰富性增加。可不管怎么丰富多彩变化百出,所有的位面世界最后都将走入末世。末日系是所有位面世界的归宿,在这里,所有位面世界全部要毁灭并回归虚无之中。”

    所有学生都露出震惊和向往的神色,连通天教主都难以控制的眼神有那么一丝的异变。

    “我有一个推测,位面世界终结的时候,大量的能量进入虚无,而这些能量将全部或者绝大部分回到分叉点,以诞生新的位面世界。”吕清广继续宣讲道。“这个推测目前还只是一个构想,我还没有来得及去验证,而要验证这样的推测,需要的可不仅是勇气,更需要强大的实力,目前我实力还有所欠缺,不足以完成这样艰巨的使命。”

    这话,吕清广并不是完全自谦,他实力上的确是不够强。

    毛驴突然叫了一嗓子:“我们是不是所有世界里最强大的?”

    大部分同学都因为这个问题激动起来,不少吼叫着,表示自己的世界一定是最强的。

    吕清广沉吟了一下,还是说了实话:“据我所知,异界各界中,仙界是最强大的,其余各界联合起来恐怕都不能与之匹敌。起码,以前是这样的。不过,现在仙界基本上都已经成为了传说,没有人再进入过,据说整个仙界都完全被封锁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出了怎么样的变故。现在,各界实力差距没有那么明显了,不过,应当以魔界的实力最强,而魔界和西方神界、北方神界、南方神界的关系都很密切,占领妖界之后,高天原界和婆罗门界也都跟魔界交往密切,现在魔界几乎就已经成为了整个异界的老大。唯一让魔界还有顾忌的大概就是封闭起来的仙界了。”

    毛驴显然很不高兴,鼻子喷着汽。

    大公鸡叫唤:“超过他们,超过他们,我们要超越魔界,成为最强的!”

    黑毛猪提问道:“您刚才说过,我们这个世界,叫封神世界,是东方神话世界的幼年期,那么,现在东方神界已经长大了吗?”

    吕清广回答道:“可以这么说,算是长了吧。”

    “长大了以后叫什么?”毛驴大声询问。

    小猴跳着脚问:“我们还在吗?是不是已经厉害的不得了啦?到底有多厉害?”

    有一只小羊跟另外几只小羊一起嘀嘀咕咕,其中一只头上羊角很小很萌的小羊,前蹄子挑起一根草叶,将其挑起来,在左右两个前蹄间飞舞。

    目光敏锐地毛驴立刻发现了,跑过去警告:“你最好不要这样玩儿,如果我发现你偷偷吃草,哪怕只是一叶,不哪怕只是半片叶子,甚至只是一点儿,我也不会放过的。”

    小羊们被吓住了,草叶跌落到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