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八十二章 期待(收藏和票,我说累了)

    “我被种下了灵魂暗示?”

    “什么时候的事情?”

    “我怎么没发觉?”

    “您的禁制也没有什么反应啊?”

    夜晚,魔仙堡里面。

    听完赫尔加的话,乔恩诧异地看着赫尔加,脸上满是意外。

    他什么时候又中招了?

    赫尔加拍了拍乔恩的头,拔下乔恩的一根头发碾成粉末:“这个暗示不怎么厉害,而且你应该是没有直接接触到种暗示的物品,现在被我发现了,直接帮你抹除就算了,你回去小心地看看,身边有没有什么异样的东西,发现了就直接除了吧。”

    “直接除掉?先祖您是说,我可以在城堡中使用战争魔法了吗?”

    之前因为赫尔加的告诫,顾忌着城堡中的种种桎梏,所以乔恩一直都没有在城堡范围内用过所学的。

    只有是个例外,这个相对而言简单的被动魔法,在施咒的时候没有什么动静,但是作用也相当受限。

    强大的巫师一般都有和实力相匹配的直觉,就连现在的乔恩都能感受到黑巫师的窥视,就别说更厉害些的巫师了。

    只不过大多数巫师都不会在意那一闪而过的直觉。

    中有很多这样的魔法,因为是专门用在战场上的,所以细枝末节之处并不是很在意。

    “你多少有些豁免权。

    再说学生们在城堡中使用威力大一些的魔法,也不是什么大事。

    况且有些魔法,稍微用一用应该没有大碍,而且你既然已经被种了暗示,那么就证明人家查到你头上了,一味躲避是没有用的。

    有了之前黑乐师的例子,后来的黑巫师应该不会靠近学校,可是像是暗示这样的精神魔法,有时不必接近也是可以伤到你的。”

    “是,我知道了,等回去我便检查一下。”

    乔恩说完,空气中便安静下来。

    片刻之后,赫尔加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

    这一次,她的声音变得有些严肃。

    “下一次,不许留手。”

    乔恩显然对此早有预料,但是被赫尔加点破,他还是有些尴尬。

    “其实也不算是留手,但当时的情况,我总不能直接把人杀了,会被邓布利多发现的。”

    “邓布利多会在那个时候出现在那里,是因为我帮你拖延了一点时间,但是如果当时你全力以赴,邓布利多是不会出现的。”

    赫尔加努力组织着措辞,不久之前她闲着无聊,于是把那个埃德蒙的记忆又翻了一遍,结果发现了乔恩留手的事情。

    也是她关心则乱,以为乔恩打不过,便用画像通知了邓布利多黑巫师出现的事情,但当时其实乔恩根本没想打。

    黑乐师的战斗力的确很强,可是他的身体是很脆弱的,乐声魔法在赫尔加的保护禁制之下效力就已经被削弱了很多。

    所以,在人已经被泥沼复现困住的情况下,一个小范围的至少能把人打成重伤昏迷,而昏迷的黑乐师,基本上就是任人宰割的状态。

    乔恩的战斗经验是被赫尔加训练过的,这种小场面完全应付得来。

    说白了,就是乔恩自己的问题。

    “是我自己的问题。”乔恩坦然承认这个问题,也不打算和赫尔加绕弯子:“我还是接受不了杀人这件事情。”

    “唉。”

    赫尔加的叹气声在空旷的大堂中清晰可闻,低着头的乔恩姿态很恭敬,但是表情却依旧是倔强的模样。

    他不想杀人,无关于社会礼法,只是他还没有做好这个心理准备。

    “先祖,我知道在您看来杀人并不是一件难事,可是对于我来说,真真正正地杀掉一个人,现在还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

    “我不是说杀人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说的是你的心。”

    传奇女巫站立起来,牵起乔恩的手迈出一步,两个人眨眼之间便来到了魔仙堡浮岛的边缘。

    “你的心不够坚定,不够狠。”

    赫尔加的手上变出一个石子,被她投进了黑暗的虚空之中,转眼之间化为煙粉。

    “魔法研究这条路,最怕的,就是心不够坚定,不坚定,就会在黑暗的前路之中撞得粉身碎骨。”

    乔恩诧异地问:“我追求魔法的心还是很坚定的吧?”

    “是吗?”

    赫尔加整了整表情,正经地说道:“很坚定的意志,但是还不够。”

    “乔恩,你从小是在麻瓜世界长大的,不像是那些巫师家庭的孩子,那些孩子的世界里面,只有魔法出众这一个要求。”

    “你的世界里面,有很多事情不那么重要,可你必须要去做,这就和你的选择会产生冲突。”

    “我不是说你做不到兼容并蓄,但是乔恩,巫师没有麻瓜们说的那么神奇,也没有那么强大,所以在从前世界的主角不是巫师,到了现在,依然不是。”

    “所谓巫师,只是一个身份而已,就像是你是你父母的孩子,是我的后代,这些都只是一个身份,仅此而已,在更加广阔的世界里面,巫师仍然是人类的一部分。”

    “世界上没有哪个人是完全干净的,当年死在邓布利多手里的黑巫师也不在少数,杀人或者不杀人,其实只是一种选择。”

    “但是不管是什么样的选择,都好过选择仁慈和柔软。”

    “至少,在面对敌人的时候,不可以。”

    “因为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你自己的不负责任。”

    “能成为你的敌人,就代表他根本不需要你来给予他所谓的仁慈。”

    乔恩默不作声,无言以对。

    “你好好考虑一下吧,不管怎么说,接下来你可能会面对很多危险,我希望你能尽管度过自己心里的障碍。”

    “乔恩,还是那句话,我支持你在理想上的所有决定,但是我不希望,你以后也像我一样,被永远的困在这里。”

    看着赫尔加希冀的目光,乔恩低下了头,低声回答。

    “我……我知道了,我会努力的。”

    赫尔加转身往回走,走了两步又停下。

    “对了。”

    “嗯?”

    少年抬头看向女巫,以为还有什么事情。

    “恭喜你晋升。”

    乔恩松了一口气,脸上绽放出笑容来。

    “谢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