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四十五章 刘家的故事(4)

    林彩云看着刘山海呆愣的神色,嘴角露出一抹嘲讽,不知从哪里又拿出一把刀,手起刀落,扎进了刘府小少爷的右手。

    “啊!”又是一声惨叫,赵婉已经要疯了。她的孩子已经死了,林彩云那个贱人却不肯放过他。

    “你在做什么?你要什么?你快住手!”刘山海颤抖的叫出来,他差不多已经明白了,林彩云正在用他的小儿子成就一种阵法。而这种以人命与鲜血作引得阵法,必定不是什么好阵。他现在无比得害怕,他怕林彩云得目标根本不是赵婉,而是整个刘家。

    “呵呵,”林彩云灿笑出声,“我的夫君一向聪明,今儿也不曾例外呢。”

    “彩云,娘子,我们有话好好说,你不能这样啊。千错万错都是为夫得错,你出来,你打我骂我都行。千万别,千万别”

    “你怕了?”林彩云平静的看着刘山海,突然却声嘶力竭起来,“那你知不知道我每天过得是什么日子!提心吊胆、夜不敢寐,生怕哪天就莫名其妙死了。我死了,就没人给孩子们报仇了!”又是一刀,扎进的左手。

    “林彩云!我跟你拼了!”赵婉从地上爬起来再次想要冲进院子,却依旧被狠狠的弹了开去,十分狼狈。

    “哈哈哈哈!”林彩云颠笑几声,“我们尊贵的婉公主,也有今天。”

    望着趴在地上赵婉怨恨的眼睛,林彩云恢复平静说:“我一直不明白,我不过一个乡野村妇,无才无貌,如何便使得公主如此仇恨。直到前几天,我遇到了一个人,哦不对,他已经不是人了,拜公主所赐,现在是一只鬼。”

    赵婉目光阴狠静静的顶着林彩云,她手上的人命多了去了,管他什么鬼,她现在只想要林彩云也去做鬼。

    “李复。”林彩云嘴角擒一抹笑,轻启朱唇吐出两个字,“不知婉公主还记不记得。”

    听闻“李复”儿子,赵婉的整个人顿时僵在了那里,双眼无神、嘴唇哆嗦,不知想到了什么。

    林彩云继而又转向刘山海,嘲讽地看着他说:“你以为她是真对你情根深种,爱你爱的不能自拔?不~,你不过是一个替代品。我们高贵的婉公主,心里另有其人呢。”

    “闭嘴!”赵婉怒吼。

    “闭嘴?我已经闭了很多年地嘴了,不争不抢、卑躬屈膝,到头来还不是儿女双亡,孤身一人。今天,我不想再闭嘴了。赵婉,你以为你还能管得了我?”

    林彩云从怀中摸出一个香囊打开,一个模糊地人形出现在了每个人地眼前。

    “复郎。”赵婉喃喃,原本的凶狠荡然无存,两行清泪渐渐从眼中滑落。

    人影缓慢抬头,嘴角勾出一抹淡笑,温文尔雅的说:“草民李复,不敢受公主如此亲昵,只觉得恶心。”

    “咚-”赵婉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你是谁?”见赵婉如此情状,刘山海也听过些许传闻,心下有些猜测。

    “夫君如此聪明,怎么会猜不到呢?”林彩云笑眯眯的从地上站起来,刚刚众人的注意力都在突然出现的李复身上,没人发现她已经把剩下的两把刀插进了刘家小公子的左右腿中。到此,阵法完成。

    “李大人,正是当年公主死去的前夫啊。”

    李复微笑,举双手向刘山海作揖,“李某不才,当年不过一介探花。学识上比不过刘大人这个状元郎,这为官做宰的本事更是拍马莫及。”

    “李大人又何须妄自菲薄呢?”林彩云道:“不过是比某些人多了点情义,也多了分骨气罢了。”

    “夫人谬赞。”李复朝林彩云微一点头,对院外众人说到:“当年李某忝列三甲,却不幸被赵婉公主看上。李某上奏明言家中已有妻室,不愿抛弃糟糠。奈何公主求了当时尚在人世的皇太后,逼得李某娶她为妻。可怜我家中妻子,与我风雨同舟多年,最后却只能退而为妾。”李复似笑非笑的看了赵婉一眼,“如今看来,婉公主还真是喜欢有妇之夫呢。”

    李复轻蔑的眼神如一把狠狠刀子剜进赵婉的血肉,痛不欲生。

    李复接着道:“李某与家中妻子青梅竹马,虽被迫娶了婉公主,却不愿委屈了她,还是依着从前的样子与她举案齐眉。谁承想,公主如此善妒,三番两次搅闹得李某家宅不宁,甚至竟还被说成宠妾灭妻,真是可笑之极。”李复说到这愤恨地甩了下衣袖,眉间闪过一抹戾气,继而嗤笑出声,“婉公主插足别人家庭却能如此理直气壮,李复佩服万分。”双眼盯着地上得赵婉,嘴角含笑,双手作揖缓缓弯腰拜了下去。

    赵婉双手指甲嵌进了手掌,却感觉不到疼痛,她喜爱了一辈子的人,正在那里极尽所能的嘲讽她。他看她的眼里从来就没有温情,只有冷漠,还有现在的讽刺。

    “接下来的故事就与刘大人十分像了,婉公主利用一切手段逼我臣服。但,我选了一条不同于刘大人的路,我从来没有喜欢过她,怎么与她虚以尾蛇?所以,恼羞成怒的赵婉,杀了我妻。”

    “住口!”赵婉从地上爬起来,双眼通红,愤怒的大喊道:“‘我妻?’谁是你的妻子,我才是,我赵婉才是你的妻子。她只是一个妾!”赵婉指向林彩云,“和她一样,卑微的妾!”

    李复眯眼,缓缓从怀里拿出一张纸,写了一个字——“休”,他淡淡的说:“现在,你不是了。”

    赵婉不敢置信的摇头,刚刚指向林彩云的手臂还抬在半空中忘记放下,带着哭腔问:“你你就如此恨我?”

    “恨?”李复摇摇头,“妻子死了,李复也就没心了,心都没了,用什么恨呢?”

    赵婉后退几步,险些再次跌倒,被身后的仆妇搀住勉强稳定住身形,“没有感情什么都没有,连恨都没有。”

    刘山海眼神晦暗,也不理会赵婉,对李复说:“你既已死,来此作甚?”

    “来帮我。”回答他的是林彩云,“夫君,你我之间的事,当然还是得我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