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五十四章 白发少年,少殿男友

    毕竟是姜家的传人,姜岑对治疗方面的事情很是执着。不提张松宁身上本就不轻的伤,光是暂时无解的魔之伤就让姜岑整个人都紧绷起来,直接把张松宁按在了小院里。

    一天天的,各种的灵药和治疗方式就没停过,眼见着不治疗出一个效果来就不放人出门了。

    无名这两天也是由一开始的沉默变得开朗许多,最起码…不会一个人躲在一处不肯出来了,整天被赶回镜城和张松宁成功会和的文阳等人拉着出来各种切磋。

    然后这一天…

    “你好,请问这里是北斗吗?”伴随着礼貌的询问,白色短发的少年走进了小院。

    小院内的石桌旁,文阳带着两个新认识的队友正在堵无名,因为连续多日被切磋,无名已经躲了三人好几天了。此刻,闻言回头,文阳有些诧异的问道,“你是哪位?”

    印象中,北斗并没有对外招过队员,都是张松宁定好的人,她们直接去找的。

    “是这样,我听说北斗小队正在招人…所以特意厚颜来毛遂自荐的。”白发少年似乎眼前一亮,几步到了文阳的近前。

    文阳皱了皱眉,扭头看向一直沉默的坐在小院角落看书的游子君一眼,“子君,最近松宁又招人了吗?”

    游子君淡然的将手中的书翻过一页,抬头似笑非笑的看了眼白发少年,摇头,“你觉得松宁最近有空想这些?”

    似乎是回想起张松宁最近被姜岑支配的场景,文阳咧了咧嘴,“好像,是够呛…”

    眼看着三言两语自己即将被赶走,白发少年有些急了,狼狈的无视游子君方向的视线,急忙的和文阳解释道,“我确实是有听说北斗招人的消息才来的!当时听到的消息,似乎是一个姓姜的人…”

    游子君没说话,文阳却是下意识的自动带入,“姓姜…姜岑?”

    白发少年连连点头,“对对对,似乎就是叫这个名字!”

    文阳挠挠头,估摸着这个时间姜岑应该是在给张松宁炼药也没时间来这里确认,便只能先自己问了起来,“那,你叫什么?是哪一脉的修士?”

    “我叫祁云,算是姬家血脉的分支吧…”

    “祁云…姬家血脉…”文阳手指点了点头,“掌控的雷电之力?”

    “是。”祁云点头,“掌控力四品。”

    “掌控力四品!!”文阳瞪大了眼。四品的掌控力可不低,若是再有一个强大的血脉浓度,估计七族中最天才的张松雪几人也不一定是对手。

    天上掉馅饼了!!

    这是文阳此刻最真实的内心写照。

    祁云茫然的看着满脸喜色的文阳,大写的懵。

    “咳咳…”反应过来后,文阳立刻变了个态度,热情的招待着祁云,然后给对方安排好了住处。

    ………

    “所以,你不好好在家待着,跑来这里凑什么热闹了?”夜深人静时,游子君摸了过来,靠在门框上,斜眼看着那个盘腿坐在榻上的白发少年,“少殿,你最近很闲啊~”

    “子君…”祁云,或者说允陌无奈的笑了笑,睁开了疲惫的眼道,“我们一定要这样说话吗?”

    “哼,许你这样暗地里接近翊儿,不准我这么和你说话?”游子君翻了个白眼,脸上的表情是难得的生动,“她现在还什么都不记得,你这就急不可待的凑过来,是不是有些违规了?居然还装嫩…”

    “你们这些日夜陪在翊儿身边的人才犯规!”说到这一点,允陌也郁闷的直磨牙,“要不是,要不是翊儿她人缘好的过分,我鞭长莫及,我至于追到这里吗!”

    游子君嘴角抽抽,“你不至于吧,堂堂少殿,正牌的男友,居然也有这么不自信的时候?”

    “你也说了,翊儿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偏偏她不仅男人缘好,女人缘更是好到爆,我…”允陌直运气,“我这不跟过来怎么放心的下!”

    游子君失笑,“你这跟过来的理由…尊上知道吗?”

    允陌抿唇,眼中划过一道冷意,“我们的事,她没有知道的必要!”

    游子君一愣,欲言又止,最终摇头,“行吧,你的事情我也不管了。只要你自己有本事留下来,便随便你如何吧。”

    允陌点头,“多谢!”

    “不必。”游子君摇头,“我也只是为了翊儿。”

    允陌眼神坚定,“放心,这一次,我一定保护好她!”

    游子君轻笑,“这一点,我也一样啊。”

    翌日

    胳膊上一层层的白色绷带,张松宁苦着一张脸走出了屋子。简直是够了,被按在屋子里喝了好几天的药,接受了数不清的治疗方式,整个被姜岑当成了小白鼠。然后结果,依然是解决不了这个魔之伤。

    张松宁觉得她再在屋子里待下去一定会疯掉。所以,前脚才听说有人申请要加入北斗,就迫不及待的冲了出去。

    “所以,你就是那个想要加入北斗的申请者?”手搭在桌上,张松宁上下打量着眼前的白发少年。

    “是,我叫祁云。”祁云点点头站的笔直。

    张松宁看看祁云,又扭头看了看后跟着出来的姜岑,挑眉,“神棍,听说是你介绍来的呢?”

    姜岑打眼一看,似笑非笑着微微勾了唇,却是点头,“嗯,我介绍的。”

    祁云就松了口气。他知道姜岑一定能看出来自己的伪装,毕竟是能够直接看穿灵魂的力量。所以一开始祁云就冲着姜岑去的,也只是赌姜岑不会拆穿他。

    显然,他赌赢了。

    “哦?这样啊…”张松宁扯了扯嘴角,看了眼祁云又看了看姜岑,微微垂了眼帘遮去了里面的神色,笑了笑道,“行吧,既然这样,那你就留下来吧。这两天我们不会进行任务,你就先跟着游子君和文阳,让她们带着你好好熟悉熟悉。”

    “是!”祁云点头,立正站好,啪的敬了一个军礼。

    这是目前所有礼仪中唯二从海外传来的礼数。

    看着祁云生硬的敬礼方式,张松宁有点想笑,摇摇头,摆手道,“军礼就算了,我们的确是挂在了特殊部队的名下,属于军制的,但并不是军人。所以,平时的时候,还是行我们的礼就好了,我也就只能适应这个,海外的礼仪我并不喜欢。”

    祁云愣了愣,肃容抱拳,“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