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三十七章 再遇邪修

    几个高中生之间的打架斗殴,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关注。

    汪小明和徐瞳等人都离开之后,陈故几人走到了天桥下面。

    陈故远远地望了下徐瞳、米迪还有胡天然三人的背影,转头望向寇小寒,说道:“你刚才真的没有感觉失误吗?胡天然身上也有法力?”

    寇小寒和苏鹊儿站到旁边,郑重其事地说道:“本公主是认真的。”

    苏鹊儿说道:“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没想到胡天然竟然是寇老师这样的修仙者,之前完全没有这样的感觉。”

    陈故问道:“这么说,米迪和胡天然都是修仙者?”

    寇小寒走到绿化带那边,说道:“嗯,米迪身上的法力很微弱,大概是刚刚接触到心法和功法,比你稍微弱了点,可是胡天然身上的法力很明显,显然受过高人指点。”

    说话间,寇小寒站直身子,手里拿着汪小明的棒球棍,兴奋道:“终于找到了!”

    苏鹊儿不解地问道:“寇老师,你喜欢棒球吗?”

    “棒球?没听说过,本公主只是觉得这个武器很趁手。”寇小寒单手抓着球棍,手腕突然抖动,份量不轻的球棍顿时旋转了两圈,重新落到寇小寒手中。

    苏鹊儿马上鼓掌,夸赞道:“寇老师好酷啊。”

    寇小寒露出了骄傲的表情,嘿嘿笑道:“是吧,本公主虽然法力深不可测,法术精妙,可最强的还是剑术,就连国师大人也夸我是罕见的剑灵之体。”

    “真的吗?寇老师太棒了,剑灵之体肯定很强吧。”苏鹊儿露出了向往的表情。

    陈故就没这么容易糊弄了,哼道:“前阵子你不是还说自己是火凤凰吗?今天又成剑灵之体了?而且这也根本不是剑。”

    寇小寒不满道:“本公主又不傻,我问过徐瞳,这里不让用剑。”

    “说的也是,这年头连早起练功的老大爷老太太都不让背剑。”

    “这个球棍虽然没有剑那么锋利,可是造型很相似,份量也没什么区别,而且本公主刚才试了试,它的打击感很不错,本公主已经决定了,它从今天起就是我的武器了。”

    陈故摇了摇头,这个草包公主还真是想到什么是什么。

    这之后,众人坐车开回公寓,寇小寒对自己的新武器爱不释手,陈故问道:“苏鹊儿,刚才的胡天然,你了解他吗?”

    苏鹊儿点了点头,说道:“还行,我跟胡天然是同班,他的学习很好,经常能考到年级前十。”

    陈故不禁挑了挑眉毛,能考进实验二中的年级前十名,这可是妥妥的学霸了。

    “除了成绩之外,胡天然还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特别之处”苏鹊儿思索了片刻,脸颊突然红了起来,怯怯地说道:“他很喜欢米迪,经常会给米迪写情书。”

    寇小寒头也不抬地问道:“情书?可他跟米迪似乎不太般配啊。”

    陈故说道:“喂,你这个草包公主怎么还喜欢以貌取人?胡天然个子是矮了点,可是从刚才的情况来说,还是挺有正义感和勇气的。”

    寇小寒把棒球棍放下,撇嘴道:“本公主才不会以貌取人,我是说这两个人的性格不般配。”

    “怎么不般配了?”

    “你这个愚民真是太笨拙了,本公主断言,米迪的性格大胆而自我,是只小雏鹰,表面上没什么杀伤力,可是很喜欢探险和挑战。

    胡天然的话,本公主觉得他身上太沉闷了,像只小乌鸦。你觉得雏鹰和乌鸦会很般配吗?”

    陈故纳闷道:“我怎么没觉得?”

    苏鹊儿讷讷道:“陈老师,我觉得寇老师说的挺对的,胡天然很早之前就喜欢米迪了,可是除了写情书之外,就没做过什么别的事情了,甚至都没有当面表白过。”

    寇小寒笑嘻嘻地坐到苏鹊儿身边,夸奖道:“还是本公主的徒儿心思敏捷,为师很高兴。”

    陈故问道:“既然米迪和胡天然都是修仙者,徐瞳跟这两个人的关系这么亲近,她没有察觉吗?”

    寇小寒也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说道:“一般而言,修仙者都会尽量减少跟凡人的接触,这点本公主也没想明白,徒儿,快跟本公主说说这些人是怎么认识的?”

    苏鹊儿说道:“听说,徐瞳和米迪从小就认识了,胡天然还有其它的两个人是上了高中才认识徐瞳跟米迪的。”

    “其他两个人?”陈故心中马上想起了当时见到的五个人,剩下的两个,似乎都是男生。

    “嗯,徐瞳和米迪在学校里挺出名的,米迪拍过杂志,徐瞳好像是个网络主播,而且两个人都很漂亮,刚升入二中就引起了很多同学的注意。

    去年的那些日子里,五个人经常团体行动,只不过从开学起,有个人就再也没来过学校了。”

    “是出什么事情了吗?”

    “我也不太清楚,班主任曾经问过胡天然,他也不知道。”

    寇小寒喃喃道:“怎么感觉这些人没什么特别之处,那么他们是从哪儿学会的心法和功法啊?”

    陈故摇了摇头,他虽然对徐瞳这些学生的奇特能力有些好奇,可自从见识了形形色色的修仙者之外,对这种事情越来越觉得平淡和正常。

    很快,众人回到公寓楼。

    苏鹊儿问道:“寇老师,我、我妈妈还没有下班,我可以先去你那里吗?”

    寇小寒点头道:“当然可以了,而且本公主正准备教你心法和功法。”

    “真、真的吗?我从今天就可以学习法术了吗?”

    “嗯,我教你心法,你教我认字,对了,你会用电脑吗?这个也教教我吧?”

    苏鹊儿满心欢喜地点了点头,小丫头等待这天已经等了很多年。

    陈故把套间钥匙递给寇小寒,自己朝门卫室走去,寇小寒前天晚上下单的中药药材似乎都到了,这可是炼丹的重要材料。

    门卫室的胖子保安对陈故印象很深,排查了三次个人信息,才把快递交给陈故。

    陈故抱着两个大大的箱子走进公寓楼,眼见电梯即将关上,赶忙跑了过去,终于赶在电梯关上之前挤了进去。

    电梯里,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静静站在角落,身上穿着黑色的连帽衫,低头不说话。

    陈故扫了眼男人的装扮,正准备放下箱子按楼层,突然停顿下来。

    这个男人竟然也去十二楼?可是林清溪昨天把公寓楼买下来之后,虽然没有把其它套间的住户全都赶出去,可是却把十二楼以上都清空了。

    因此,整个十二楼,现在就只有两户人家,这个男人,怎么会去这里?

    陈故的表情微微变化,转头问道:“你好,能帮我按下15楼吗?我这边不太方便。”

    角落的男人抬了下头,宽大的帽子挡住了半个额头,脸上还戴了口罩,只露出了两只眼睛,冷冷地盯着陈故。

    陈故笑了笑:“能帮个忙吗?”

    男人低下头,默默按下15楼,然后重新站到角落。

    很快,十二楼到了,男人快步走了出去,当电梯门关上的瞬间,陈故的额头冒出了几滴汗珠,迅速放下手里的快递盒,按下了13楼。

    电梯打开门,陈故抱起快递盒走到楼梯间,慢慢地朝下走去。

    既然男人不是十二楼的住户,那么他到十二楼去,只有两个可能,要么是行窃,要么是寻仇。

    当陈故慢慢走到十二楼的楼梯口时,公寓套间里,寇小寒和苏鹊儿已经跟刚才电梯中的男人对上了。

    男人站在玄关那里,慢慢摘下口罩,笑道:“怎么都不说话了?这才过了两天,已经不记得我了吗?”

    寇小寒放下手里的可乐,惊疑道:“你是上次的邪修?”

    听到这话,苏鹊儿的身体轻轻颤抖起来,少女又想起了中了摄魂术的事情,由于天灵之躯的特点,苏鹊儿并没有像其它人那样全程失去意识。

    那天的遭遇,对于苏鹊儿来说,格外的清晰,也格外的惊悚。

    男人笑道:“我那天已经说了,我是不会就这么放弃的,怎么样,我虽然是邪修,可也是个说话算话的邪修。”

    寇小寒站到苏鹊儿身前,抄起棒球棍,喝道:“你还敢来送死?”

    “送死吗?上次要不是有那个不开眼的家伙碍事,你和你身后的这个小丫头早就已经是个死人了。”男人的语气逐渐变得亢奋起来,说道:“我上次竟然没察觉到,这小丫头是个天灵之躯,要是早早察觉到的话,别说是仙道同盟的人来了,就是金仙到场,我也不会放你们走。”

    “你还敢打本公主的徒弟的主意?本公主这次非把你这个邪修烧成渣渣不可。”

    “好的,我很期待那副画面。”男人慢慢将手从口袋里取出,惨白的手掌冒出了幽绿的火焰。

    寇小寒二话不说,一个踏步冲了过来,姿势凌厉又刁钻,挥舞球棍,瞄准男人的脖子砸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