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二十七章 美女救英雄

    “有什么好笑的?”看着出来之后,一直笑的前仰后合的路芸溪,牧云凡面色难堪道。

    路芸溪继续捧腹大笑道:“我真的不想笑……可我实在忍不住。”

    “千万别笑抽筋!”

    “哈哈……你跟我说实话,我要不是及时出现,你是不是都答应她了?”路芸溪好奇的问。

    牧云凡故作不解道:“我答应她什么?”

    路芸溪说:“当然是答应做她老公了。

    你想想,一旦你跟她结婚了,白得一份家业啊!

    而且说不定你什么时候把她掰直了,还能白捡个如花似玉的老婆。”

    牧云凡回道:“脑袋有病吧你?我是这样的人吗?”

    路芸溪笑着说:“是不是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跟她是同道中人。”

    牧云凡问:“什么同道中人?”

    “当然是性取相同。”

    “滚!!!”

    石梁镇的娱乐设施有限,再加上正值年关,忙碌着办年货的人几乎挤满了不算太大的街市。

    除了多多客,想要找个能说话的地方,很不容易。

    转悠了一圈,回去看了看,段滢已经走了,牧云凡才又安心的带着路芸溪回到了多多客。

    点了一份汉堡套餐两人便开始聊起了正事。

    段滢从背包内掏出一份合同,交给了牧云凡,说:“你看看,这份合同是不是你签的?”

    牧云凡翻看了一下,点了点头。

    不过很快便发现了其中有被修改过的痕迹。

    这份合同的甲方是腾海科技有限公司,乙方是烽火商略。

    合同的前半部分并没有什么问题。

    问题出现在合同撤销的条款上面,相关的规定被人为的篡改了。

    修改后的合同面临的问题是,甲方可以随时解除合同,而且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可现在的情况是,烽火商略已经为了甲方商品的推广,投入了近千万的资金。

    这要是对方突然毁约,后果将不堪设想。

    “这份合同是我起草的,可明显被人动过。”牧云凡不解的说道。

    路芸溪问:“你怎么证明别人动过?”

    “我电脑上存的有备份。”

    “我查过了,早都被人删除了。”

    “怎么可能?”

    路芸溪看着牧云凡,认真道:“你别装了,我知道你肯定猜到是谁要整你,只是不愿承认罢了。”

    牧云凡嘴角漏出嘲弄之色道:“我本来打算过年去就辞职,没想到他还是动手了。”

    路芸溪恨铁不成钢道:“我真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你早都猜到翟洪涛要赶你走,可你依旧不愿意与他为敌。”

    “事到如今,我也算无愧于他了。”牧云凡缓缓说道:“我刚入大学的时候,翟洪涛是接送我的学长。

    之后,他又帮我找兼职,在我困难的时候没少帮我。

    大学毕业了,他邀请我来工作,其实当时我已经拿到了一个不错的offer,可我依旧选择了跟他走。

    他教了我很多职场上的道理,也帮了我很多忙,我们关系也成了亦师亦友。

    可是最近一年来,他渐渐变了,开始刻意疏远我,甚至是敌对!

    尽管如此,我怎么都没想到,他会用这种方式对付我。”

    “这能怪谁?

    还不是怪你自己?”路芸溪继续说道:“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

    你俩这种人凑在一起,这么晚才出事已经算是奇迹了。

    你也知道,你两性格都很强势,意见经常相左。

    偏偏每次都能证明你是对的。

    久而久之,在你们策划部,你的名头早已经压过了他。

    就连我们老大,都直接让我找你对接。

    比起翟洪涛,客户更信任你签署的合同。

    时间久了,上层也就默认了你有权利代替组长签字。

    可实际上,真正的组长是翟洪涛!

    在你没来之前,翟洪涛可是烽火商略的风云人物。

    上升空间极大。

    可如今呢?

    你的风头早已经压过了他,你让他如何自处?

    上层想调你去当组长,碍于两人的关系,你又不去。

    问题是,你会拒绝一次,可第二次,第三次呢?

    谁能保证你还会拒绝?

    是人都有危机感。

    何况,你这是断人家的财路。

    人家怎么可能放过你?”

    “我没想到他会这么想我。”

    “我是该说你傻呢?还是天真呢?”路芸溪无语道:“他毕竟还是名义上的组长。

    他要诚心给你使绊,只要在资源方便不配合,就能搞垮你。

    话说,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没什么打算,等过完年再说。”牧云凡神色淡然道。

    “你怎么又是这个德性?”路芸溪跟牧云凡相处不是一天两天了,看着他气定丹田的模样,就知道这家伙早就心中有数。

    “你想我怎么办?”牧云凡无语道。

    “为什么你总给我一种什么事都能解决的样子?”

    路芸溪很是伤愁,来的路上她一直在想,当牧云凡知道他的师兄在背后捅刀,一定会伤心难过。

    而且还会为他自己的处境而惶恐不安。

    到那时,自己再出手来个美女救英雄的戏码,还怕他不乖乖以身相许。

    可事实是她想多了,牧云凡虽然对他师兄出狠招有些意外,但并没有慌乱不堪。

    反而是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这让她早已经打的噼啪响的算盘彻底落空。

    “没办法实力超群。”牧云凡恬不知耻道。

    这倒不是大话,虽然牧云凡不精通人机关系,但他对自己的能力绝对自信。

    或者说,对自己的策划案有绝对信心。

    腾海一旦有异动,牧云凡绝对可以随时换掉甲方。

    这,就是实力。

    路芸溪嗤之以鼻:“恬不知耻。”

    牧云凡说:“我这叫实话实说。

    你来不会就是为了这件事吧?”

    怎么可能?

    这样的小事,本小姐一个电话就能搞定。

    怎么还用的着亲自跑来?

    本小姐前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拜见未来的公公婆婆。

    当然,这一切路芸溪只是放在心里,肯定不会说出来:“我来看看你不行啊?”

    “行,行,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过,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家?”牧云凡问。

    “等过完年喽。”路芸溪坦然道。

    “什么?你开玩笑吧?”牧云凡惊道。

    农村的礼节还是很多的,未过门的媳妇在婆家住上几天就能成为全村茶余饭后的谈资。

    更何况这是个连关系都没确定的女孩。

    “你看我这样子像是开玩笑吗?

    反正过年我家也没人,你要是不收留我,我就去找别家。”路芸溪可怜巴巴的撒谎道。

    这可如何是好?

    牧云凡愁上心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