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二节:卧听雨打芭蕉(2)

    那丫鬟铺开帔子徐三娘半躺上去。丫鬟看着徐三娘痛苦的表情不知所措,徐三娘见丫鬟如此,稳下心神说:“贵人!求您扶我半坐,手臂给我握着吧!”丫鬟连忙照做,小心翼翼的扶起徐三娘,阵痛袭来徐三娘捉住贵人的手臂,深吸一口气,缓缓向下用力。

    丫鬟看着徐三娘痛的发抖的手,看着蜿蜒流淌的血水,再好的教养都忍不住脸色发白,徐三娘可没空管她,她的注意力都在肚里的孩子身上。

    徐三娘乘着间歇疼痛,不断的吸气缓气,丫鬟看着她也跟着她吸气缓气,时间好似很慢,又快速向前,徐三娘感觉痛苦难忍,她不敢掉以轻心,颤抖着说:“贵人……求你帮我看看,帮我……拉出来。”丫鬟好似没听明白,还是抓紧她的胳臂没动静。徐三娘一边吸气,一边又说:“妹子,求你伸手,帮嫂子把孩子……拉出来!”

    丫鬟终于听清了,颤抖着跪爬到徐三娘的肚皮边,她抖着手摸到了徐三娘腿间的血,有点害怕地向后退缩,徐三娘按住她,乞求:“求你,救命!”丫鬟看着徐三娘龇珠欲裂,鼓起勇气再次伸手,终于摸到了一双软软的脚丫。丫鬟拉住孩子小脚,开始向外用力拉。

    徐三娘就着这股劲儿终于生出来三儿。刚出生的婴儿似个肉球,柔嫩软弱。徐三娘看着孩子出世,在“哇”的一声啼哭中松口气,教着丫鬟做下面的事。丫鬟按着徐三娘的指示,断断续续做好一切。丫鬟包好孩子,帮着徐三娘收拾妥当。

    这时“扣扣”车里响起来,丫鬟连忙跑到车边,一个冰冷冷的声音:“孩子带来!”

    丫鬟听的战战兢兢,没挪动。两个仆童听到指令连忙朝徐三娘奔来。“你们干什么?!”徐三娘刚缓过劲,见他们来夺孩子,连忙抱紧。

    “哼!贱民!你不是答应救你,什么都给吗!”冰冷的声音透着冷漠。徐三娘听见大骇,她不会想到是个“恶魔”救了她。“做不到就别讲!抢来!”丫鬟吓得发抖,小跑去,徐三娘当然要护着孩子,这可是她身上掉的肉啊!丫鬟低声:“大嫂子,孩子给公子,只有享福不会遭罪的,你要是不肯给,公子发怒,一尸两命呀!”徐三娘的心要碎了,她又想:对呀,孩子跟着穷苦人家活着呀,也是苦累。但是天下母亲,有哪个舍得骨肉就这样分离啊?

    “扣扣”,敲击声不耐烦了,丫鬟一用力,徐三娘心松了,松开了紧紧抱孩子的手。丫鬟连忙抱好孩子回到马车上,车夫跳下车,神色不自然的拿了一锭银子(大概三两),给徐三娘。徐三娘的手虚空无力地抓着向前伸去。

    孩子只有一个单薄的帔子裹着,冷的发抖,丫鬟紧紧裹着她弱小的身子,很快钻进马车去了。“咔哒咔哒”马车又向前跑去,时断时续传来一两声:“哇~”

    徐三娘想着自己艰难的生活,心里安慰自己孩子能去好地方就是好造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