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七节:卧听雨打芭蕉(7)

    吃饱了奶的小雨儿还醒着,被奶娘抱着跟在柔姨娘身后,她乖乖巧巧的一点儿不闹腾,眉目分明,睁着眼睛好奇的望着屋顶。

    老夫人卫刘氏接过孩子,这么丁点儿大,越看着孩子心里觉得儿子还是中用的,她高兴感觉心中郁气都全散了,她想向外面那些说她儿子做事太损阴德,所以无子的人炫耀一下,她也是有孙女的老祖宗了!

    老夫人开心,大家也跟着其乐融融,围绕着这么丁点大的孩子一个劲地夸。苏姨娘明媚笑着:“看看这婴儿眉眼多像大人啊!真真长的好呢,不知孩子叫什么呀?”边问边向卫闻钰抛了个媚眼。齐姨娘不甘落后:“白白胖胖的,也不闹人,真是乖巧啊!”

    柔姨娘答到:“小名叫小雨儿。”彭燕一句都插不上话,她虽然笑着,但看孩子的目光多少带点儿刺在。

    “孩子名字,母亲费心取吧,女孩儿平安喜乐就够了。”卫闻钰看向小雨儿,说来奇怪,第一眼在马车上看到,公子钰只觉得婴儿好丑。现在孩子洗净换好衣服,乖巧的雨儿冲他吐了吐舌头,他也看着顺眼多了。

    老夫人开心地说:“好呀,我孙女雨儿,满月要办酒!”彭燕心下不忿:“母亲,恐怕与礼不符,不如将小雨儿带给我养养吧!”老夫人卫刘氏听了,热闹的脸上有些不自在,是呀,雨儿是庶出,而且是女孩儿。

    “只请家人小办满月酒,雨儿交给何柔翊抚养。”卫闻钰出声决定。一桌子女人心思各异,真是落花有情人无情,个中愁滋味,欲罢还休!

    老夫人认同儿子的话,开席品菜。众人不语,专心进食,只是这食物的美味恐怕没有几人品出,白白浪费了厨子的好手艺。

    吃完饭后,大家各自回屋休憩。

    彭燕看着那孩子跟柔姨娘走了,捏紧了帕子对黛春说道:“你上次提的易孕的方子给我看看!”黛春答是。

    雨越下越小了,柔姨娘带着孩子回屋安置,丫鬟半夏拖着伤腿回来伺候,丁香问她:“你这是怎么了?”半夏小声答到:“行动慢了,被罚。”丁香不敢再说,两人都看着襁褓中的小雨儿。柔姨娘进内室已经准备安置,她身子本身就没愈合好,加上今天一下午的折腾,更加劳累,恶露不断。

    丁香连忙伺候柔姨娘歇下,开导她:“姨娘你要养好身子呀,主子把小雨儿放在您这,您的机会就多呀!”柔姨娘闭上眼睛,泪流在心里,丁香见状,知道她自己又难过了,便默默出去。

    小雨儿睡得很香,经历了惊心动魄的一天她也累了,很乖巧的睡了。丁香小声告诉半夏下午柔姨娘想掐死孩子的事,半夏听了后背发凉,她决定以后寸步不离这位小主子。

    孩子的身世她知道,这以后还指不定生出多少祸端。

    都说春雨贵如油,今天这雨一直滴滴答答,打在那芭蕉叶上,也打在众人心上。

    落雨纷纷芭蕉湿,阴云绵绵愁绪多,静观雨点打蕉叶,心思飞到屋外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