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九节:卧听雨打芭蕉(9)

    天气放晴,阳光像碎金似的洒出来,路面还有些湿滑,但有人欢喜有人忧。这边彭燕欣喜高兴,一夜温存,卫闻钰给她了面子里子,若这次一举而得子,那她该多么春风得意啊!

    那边柔姨娘一夜噩梦不断,早起睁开眼也是昏沉异常,丁香忧虑的看着她,她虽是丫鬟,但在柔姨娘这里没受什么虐待或者羞辱。柔姨娘小户人家,性子腼腆柔和。不会过多为难下人。

    丁香伺候柔姨娘洗漱后,看着柔姨娘发怔的愁容劝慰她:“大人昨晚来看您啦。”

    柔姨娘听见这才有了一丝活气,“我睡得迷迷糊糊,也没伺候大人,我的失误啊!”柔姨娘气馁道。

    “大人让奴婢不用唤您起来,说您身子要紧呢。”丁香宽慰她。“大人看了看小小姐雨儿,姨娘您要打起精神呀,大人对你是心疼的啊。”

    柔姨娘听着丫鬟的宽慰难过的心,觉得好多了。她想:我自己要赶快好起来,我好起来,大人来才能伺候他。自古痴情傻女子呀,自己都泥菩萨过河,还想着情郎的感受。

    早上用膳都是各自在自己房里,今天可与众不同,老夫人起了就叫下人来柔姨娘房里带雨儿小姐去。下人刚传过信,柔姨娘连忙起身整理梳妆,半夏和奶娘赶忙收拾好雨儿,还没等收拾好,呼啦啦突然进来一群人。

    将军老夫人带着彭燕和两位姨娘,前前后后进来,柔姨娘此时真的觉得蓬荜生辉呀,平时寂静的院子今天特别热闹。

    老夫人进门就朝雨儿的床走去,雨儿早醒了,刚吃好奶,圆圆的小眼睛睁开着,老夫人看得心都化了,连忙搂过来,轻柔的拍着孩子,雨儿看着她,伸了个小懒腰,老夫人开心地逗她:“雨儿,你快快长大陪老祖宗玩儿。”

    这时众人都聚来看这个稀奇的奶娃儿,大家其乐融融的夸赞着孩子。

    彭燕坐在老夫人旁边,她也好奇,伸着脖子看雨儿。老夫人看见她的目光,轻轻把雨儿塞进她怀里,彭燕没想到这出,接触到柔嫩无骨的婴孩,一下子僵住了。

    这时雨儿感觉到了不舒服吧,在夫人怀里扭了扭,“呜哇~~”响亮地哭了。彭燕更加僵硬地抱着她,像似抱着个烫手山芋。

    半夏和奶娘连忙来看,接过孩子一看原来是尿了呀,老夫人乐出了声:“你们看看这小机灵,知道谁是娘呢!媳妇呀,童子尿可是好兆头呀!”

    “是呢,娘,她软软的,刚哭了我还以为手劲大了呢。”彭燕用帕子遮住裤子上点点水渍,和老夫人聊起来。

    日子就这样在雨儿安静、哭闹的反复中过去了,眨眼外人都知道了,刑部卫闻钰大人开枝散叶了,得了一女,虽然是个女孩,但着实打了那些个说卫大人身体不行的人的脸。

    不几日后城里流传卫大人要为这第一个孩子办满月酒,可见她多么得卫大人的心啊。将军老夫人卫刘氏想破脑袋为雨儿起名字,开始定的是:卫岚。结果算命先生说孩子命格较硬,起个软和点儿的名字。

    于是老夫人想了几日,终于拍板:卫姝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