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十五:夏雨弥透荷香(5)

    这天晚上在外奔波多日的卫闻钰终于回府了一趟,他让管家卫华请来了将军府养的众多谋士,府里的家丁防护骤然加倍,曹钶和曹煦的屋子被带刀的士兵包围成了铁桶,下人们蜷缩在自己的地方,吓得都不敢乱动。

    雨儿待在屋里越发无聊,柔姨娘做着针线打发时间,雨儿突然问柔姨娘:“姨娘,我们会死吗?”柔姨娘一个不备,针扎在手指上。

    她瞪着眼低声斥责:“小孩子,不能乱说话!你只要乖乖的待着,就不会有事的。”

    天渐渐黑了,远处皇宫的方向发出了兵刃相接的声音,厮杀和怒火燃烧着皇宫,雨滴答滴答下个不停,皇城里的人们都知道马上要变天了。

    第二日一早,万物静肃什么声音都没了,雨下过后湿气弥漫,隐隐有雾。雾中一队人马驾车来到卫府门前。

    卫闻钰从车上下来,快步走到府前,亲自打开大门,车上下来一位华丽持重、面容姣美的夫人。

    她穿过鸦雀无声的长廊,卫老夫人等众人在大厅里等着她,见到她来,立刻叩首跪拜:“奴婢,给三皇子妃请安。”

    三皇子妃连忙去扶老夫人:“免礼,将军夫人您为长辈不必如此。”然后又赦免了一众人。

    老夫人知道她来带曹钶曹煦回府,抱歉又为难的把雨儿咬了曹珂的事讲给三皇子妃,三皇子妃看见儿子们都干干净净的站在自己面前,和蔼的对老夫人讲:“是这两个皮猴儿招惹了府中小姐,理应受点苦头。”

    说完又见了雨儿和宝儿夸赞她们容貌秀丽,可爱乖巧。然后赏了一些小玩意儿给她们。单看这赏赐就只孰轻孰重,宝儿的是金玉珠宝,雨儿是些玩具和一本《女戒》。

    后来的事在府中才慢慢传开。三皇子率领卫闻钰及一些肱骨大臣,突出重围跪在

    老黄帝寝宫门口,太医院所有太医都集合为皇帝治疗,卫闻钰从仙山请来得到法佛高僧为皇帝祈福念经,在他们跪着的那一夜,魏武帝终于从梦中醒来,但他半身不遂,口角耷拉流着金津玉液(口水)。

    好在他还能说话,当他知道他昏迷后皇后及二皇子做的一切,雷霆大怒。当即颁发圣旨:皇后禁足一月,佛堂抄写经书。二皇子其心可诛,褫夺封号贬其为王爷,发封地辽阳落户。三皇子因救驾有功,立为太子,入早朝参议。

    老黄帝颁布了这一切后乏累躺倒,至此这次宫变看似平淡无奇的结束了。只有站在漩涡中心的人们才知道,那一夜雨,冲刷了多少血水。

    雨儿越长越不像卫家人。你看卫闻钰,肤白俊秀,翩然公子一个,柔姨娘也是温婉秀丽。可是雨儿却浓眉大眼,英气十足。她又不耐管束,被罚了多次也不改脾性,还好卫闻钰并不觉得她攒越规矩,下人们才不敢放肆欺负她。

    长到六岁的雨儿也是个小美人,不过不符合当下审美标准:扶风弱柳。而宝儿及苏姨娘的珠儿都是江南女子的秀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