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十六:夏雨弥透荷香(6)

    彭燕看着自己的宝儿觉得那里都比雨儿好,她的宝儿漂亮干净,标准的大家闺秀。这天卫闻钰下值,一起用膳时彭燕看着他俊眉朗目柔声细语的地说:“夫君,宝儿已五周岁了,府里的几个姐儿也可以学规矩了,不然像上次咬了皇子那可就……”,她顿了顿又说:“虽然她是个女孩儿,但能为她请个夫子启蒙吗?”

    卫闻钰听了点点头:“还是夫人想的周到,这些事夫人做主吧。”

    彭燕应声答到,一顿饭吃的和和气气的。

    卫闻钰也上了心,让管家找两个夫子,一个要学识渊博,修养较好的,一个要女夫子,教孩子们规矩礼仪和女德。

    不几日管家就办好了,彭燕也请来了一位儒学大家——王先生,他曾中过举人做过编修,后不适应官场辞官改行做夫子。

    管家找的男先生比不上彭燕召的王先生,但女先生彭燕还是很满意的,是一位放出宫的嬷嬷。

    从雨儿六岁的夏天开始,雨儿就正式开始上课读书。

    雨儿喜欢读策论,四书五经背的滚瓜烂熟。当宝儿和珠儿都听王先生讲的昏昏欲睡是,雨儿还能根据不懂的去提问。

    但在女先生这里她就蔫了,女先生姓张,为人严肃挑剔,她以宫中那套严苛的规矩教着稚嫩的孩子。雨儿叛逆心重加上她又大,她经常被张先生罚。

    比如站姿这一块儿,张先生讲:“站立要“立如斋”“立必方正”“立毋跛”。即站立要像祭祀前斋戒时那样端庄持敬,挺直端正,不能一脚踏地,另一脚虚点地,像瘸子一样身体倾斜。要体现出谦恭有礼,明辨尊卑上下。也不能站在门的中央,妨碍他人的出入。当已经有两个人并立时,更不能插在他们中间站立。”雨儿就站不住了,她不是手动就是脚动,先生示范完,珠儿和宝儿小小年纪就学的很棒。

    张先生觉得雨儿一点也不认真,雨儿却觉得自己已经尽力去学了,结果矛盾产生。

    张先生严厉的教育雨儿:“姝雨小姐你要认真学,“做人先学礼”,礼仪教育是人生的第一课。礼仪必须通过学习、培养和训练,才能成为你的行为习惯。礼仪是让你心理安宁、心灵净化、身心愉悦、个人增强修养的保障。”

    雨儿其实尽力去做了,可张先生不满意她,练习是枯燥乏味的,她忍不住:“先生,这么累身累心的东西,在外人面前我能做好,自己一个人时我就松懈,难道这不可以吗?”

    张先生听了她的话,觉得她乖张叛逆,答道:“自己独处都不能达到,怎么能指望在外人面前十全十美?今天罚你面壁站姿一个时辰!”

    下课了,大家都走了,孤零零的雨儿在面壁思过,她的头上顶着厚重的书,两手笔直的贴在腿外侧。她的眼里蓄着泪珠,倔强地站着。

    卫闻钰下值,回府路过小书堂,真巧就看见了这一幕。他想了想走了进去。

    雨儿听见有人来了,也没理睬,还是专注的站着,卫闻钰就陪着她,直到一个时辰结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