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二十:夏雨弥透荷香(10)

    卫闻钰下了值,回府中刚要去看柔夫人,就被丫鬟叫去老夫人那里了。

    一进门老夫人正正经经地坐在主位。由于她身体的缘故,她经常靠坐在塌上。这次她有事要和卫闻钰谈。

    “听说你给柔姨娘另开了灶?你这么慎重的人怎么会这样做呢?”老夫人开口发问。

    “娘,一是她有孕在身比较敏感,二来我觉得府中有内鬼。”卫闻钰低沉地声音传来。

    老夫人瞪他一眼:“有我这个老祖宗在,怎么会有人敢!”

    卫闻钰无可奈何的说:“娘,我知道这与礼不符,但府里孩子太少,我总是觉得有问题。”

    老夫人其实也早有疑心但一来府中有孩子出生,证明她的怀疑没证据,二来她也没发现别人动过手脚。“哎,你想鸡犬不安,也得等我这老骨头动不了再说吧!”

    老夫人把儿子轰了出去。卫闻钰明白母亲的心思,但他也心有疑虑,于是沿着花廊走走。

    走到拱门前,听见了细微的抽泣声。于是他便去看。原来是雨儿再哭。这姑娘越大越懂事,卫闻钰很少见她哭,每次都是很开心的样子,卫闻钰站了会儿,感觉到雨儿那压抑的悲凉。

    他忍不住走上前去拍拍雨儿的胳膊说:“雨儿,爹回来了,是谁欺负你了吗?”

    雨儿听见声音连忙边擦泪,边说:“哦,爹回来了呀,我没事儿呢。”

    卫闻钰带她出来坐在花园亭子里:“说说吧,你不是个软弱的,会撒谎的孩子。”

    雨儿更委屈了,她觉得姨娘不喜欢她,也觉得爹总是和她隔着一层,带着抽泣声说道:“我知道祖母不允许姨娘开灶,便队姨娘说了,姨娘很生气,骂我不是她生养的孩子!”

    卫闻钰并没想瞒着雨儿,想着她大些告诉她以前的事。没想到柔姨娘这么沉不住气。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你的确不是她的孩子。”

    “啊!”雨儿本以为柔姨娘说的气话,虽然她伤心,但她还是觉得柔姨娘待她不错。没想到爹真会如此讲。

    “你是我带进府的,当时柔姨娘小产,情绪不佳,正好你娘生了你,我便把你带回府中。”卫闻钰告诉了她部分事实。

    “怪不得她不喜欢我。”雨儿明白了,她才知道柔姨娘一直一来对她的态度从何而来。

    卫闻钰又说:“我以为你能解她忧思之苦,没想到她并不肯真的接纳你,是爹偏颇了。”

    雨儿想了想,她明白了这些后心里觉得舒服多了,以前她要很乖巧,想讨好柔姨娘,现在她明白了不再强求。

    “爹,我明白了,我要回去了,以后您要是又其他书籍,记得借我看呢。”雨儿行礼回屋了。

    卫闻钰也起身回到正屋去了,彭燕见他来问他用过饭没?见他摇头,彭燕连忙叫大厨房送饭菜来。她知道卫闻钰已经从老夫人那里回来了,以她对老夫人的了解,老夫人肯定叫他把那贱人的小灶拆了,“别想逃出老娘的手掌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