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二十二:润雨细细无声(2)

    柔姨娘的泪水淹湿了帕子,她敏感多疑的心情积累多日,在这一刻爆发了。雨儿陪着她,像个朋友一样拍着她的背等她情绪舒缓。

    柔姨娘害怕、难过的、焦虑的心情在这一刻得到了缓解,哭出来她慢慢冷静下来,红着眼睛对雨儿说:“今天一早我又开始吐,吃不下东西,烦躁不安。我便起身去逛逛,走着走着忽然听见有人在讲话,我好奇就听了一耳朵,她们说:以前有主母不愿小妾生下孩子,便指使庶女,在庶女衣服上弄上熏香,小妾天天接触那熏香,就会导致滑胎!我听的心惊胆颤,然后这些天却又呕吐,吃不下。我便悄悄回来,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就拿你的衣物出气了。”

    雨儿听到这些,觉得真不可思议,她虽性子开朗,一直都是淡泊的,但也不是软柿子任由人捏!她说:“姨娘你现在是特殊时期,但也要听我一句,你要想想别人说这些话,其实就是为了挑拨我们,让我们发生内斗,好坐收渔翁之利!”

    “我现在冷静想,其实我一开始便对你不亲,所以才会怕你和别人联合来对付我。”柔姨娘低下头说。

    雨儿明白她的意思,随机应变说道:“那人巴不得我们相互打起来,那我们唱出好戏给她们吧!”

    雨儿又和柔姨娘聊了一下,把她的想法合盘脱出。想要引蛇出洞。

    老夫人念完佛正在和嬷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突然雨儿举着鲜血流淌的手冲进屋来,刚一进屋便嚎啕大哭。老夫人措手不及连忙问她:“雨儿这是怎么了呀?快叫人来看看手。”

    雨儿抽噎着对老夫人讲:“今天我散学,丫鬟半夏连忙来告诉我姨娘在剪我的衣服,我很吃惊,连忙赶回去看。柔姨娘疯了似的把我的衣服铰烂,还骂我会害了她。我和她争辩几句,她又拿起剪刀剪,我就很生气去抢夺剪刀,她扎伤了我,呜呜……”

    老夫人听了雨儿的话,觉得柔姨娘不可理喻,连忙叫人先来给雨儿包扎,然后让嬷嬷去柔姨娘那里传话:禁足她半月。雨儿哭哭啼啼,老夫人心里也不是滋味,她便叫雨儿先住在她这里。

    彭燕听到动静,知道了黛春带来的消息终于开心一些。黛春连忙献计:“雨儿小姐被老夫人接去住了,现在柔姨娘她心绪不宁,夫人不如我们乘现在下手!”

    彭燕心中暗暗高兴:“当时苏姨娘答应我为我办事,我就让她怀了孩子,现在她肯定不肯在去做,不如让齐姨娘来吧!”

    黛春便借着绣帕子的由头将齐姨娘请来。齐姨娘这些年在府中几乎是个小透明,她不亲近任何人,卫闻钰回府也不去争宠邀功,她静静的坐在彭燕屋里,轻轻喝着茶。

    彭燕亲切地说道:“齐妹妹很少出来走动,也要多和我们联系联系感情呢。”

    齐姨娘放下茶碗,抿唇笑了笑:“奴家性格安静又懒散,就喜欢一个人待着画画做做女红。”

    彭燕又说:“齐妹妹听说了,雨儿手受伤的事了吧。柔姨娘突然发疯刺了孩子。现在因为柔姨娘的事情,我头疼不已,不知齐妹妹可以什么好的建议可以帮帮姐姐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