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82章 塞翁失马

    郑邦民和林殊约好了好好喝一场。

    可这一喝,就将林殊喝到了桌子低下去。

    林昭这是才找到弟弟,正在最上心的阶段,却被郑邦民给欺负了,直接将人赶去了店里。

    郑乐乐无奈,只能给郑邦民去送解酒汤。

    刚到店里,萧条的店面让郑乐乐都忍不住一心酸。

    郑邦民获得了自由,而郑邦国和郑邦泰因为是涉案人员之一,依旧被控制中。

    而因为两个都是昭民小吃店,他们的店多少还是被影响了,客流量明显的减少。

    而昭民小吃店一直以来的王牌——味道,还保持原来的状态,这才让那些老顾客愿意回头来。

    郑邦民看着这点客人叹口气,呼噜了一把头发,终于理解了郑乐乐口中唇亡齿寒是个什么意思。

    “咱就好好开咱们的店,不弄那些个乱七八糟的了,安安分分的过日子,咱们啊,还是得知足啊。”

    郑邦民感叹道,语气里的灰心失望让郑乐乐有些担心。

    若是因为这件事情彻底打击到了郑邦民的信心,那真是太糟糕了。

    “爸,其实这次这件事情也不全是坏事啊。”

    郑邦民疑惑的看向郑乐乐,他差一点可就回不来了,还不算坏事?

    “这次的失败并不是说咱们昭民小吃店有什么缺点,而是咱们在管理上存在致命的问题,今后若是还想走一样的路线,那么咱们的管理就必须狠狠的抓上来,说放一克的盐,那绝对不去放第二克。”

    郑邦民摇了摇头:“难啊,你刚开始能管住,但时间长了,谁还愿意自己的店被别人指手画脚这人心是最难预测的,只要有一点私心,就容易出岔子,除非这店的管理人都是一个。”

    郑乐乐嘴角含笑的看着郑邦民。

    郑邦民像是突然想起什么,目光一下怔住,然后看向郑乐乐。

    “对啊,这管理人要都是一个人,这管理不就解决了么。

    别人的店咱们管不着,那咱们自己的店呢?是不是就能管得住了啊?咱味道好,这就是最大的优势啊,为啥要让别人来挣这份钱,咱们自己不也行么。”

    郑邦民越说越激动,一拍大腿就要站起来考虑开分店的事情,但没走几步就又折了回来。

    “乐乐,这个点子是好,但是咱们开分店的事情,还得放着,我答应你妈要让她过上好日子,这连房子都没有,怎么能过上好日子啊。”

    尤其是现在林殊找了来,他也隐约的感觉得到林家的家境比自己好,而且好很多。

    他就更有危机感了,他不想让林家给比下去,他不想让自己的媳妇觉得跟了自己是受委屈。

    媳妇和生意,那自然是媳妇更重要了啊。

    郑乐乐眼底含笑:“爸,咱们店在这放着,您什么时候想开都可以啊。”

    她只是担心郑邦民会因为这件事情,从此失去奋斗和信任的能力,这才是致命的。

    说着萧言推门进来。

    “郑叔,我来接乐乐上学。”

    郑乐乐瞪了萧言一眼:“我自己会去,又不是小学生了,接什么接。”

    郑邦民摆了摆手:“去吧去吧,放学后早点回来啊。”

    两个人这才朝着学校走去。

    郑乐乐是班里的班长,两人走在一起学校里也没有多少人露出奇怪的表情,毕竟如果说谁能和辅导员接触的最长,那绝对是班长无异了。

    在经过操场的时候,一颗篮球啪啪啪的落在两人面前,一个高挑的男生站在远处,对着郑乐乐露出一个魅惑的笑。

    “郑乐乐,帮我把球扔过来。”

    郑乐乐看过去,薛绍双手叉腰,穿着篮球服在不远处等着。

    郑乐乐刚准备俯下身去捡球,萧言已经抬脚将篮球踢了出去。

    而看着萧言用的力气不大,球却正是落在了薛绍的脚边。

    薛绍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看着萧言的表情也冷了不少。

    “萧老师,这是篮球,您用脚踢,不怎么合适吧。”

    “球设计成球状就是为了方便滚动的,怎么滚不是滚。”萧言的话怎么听怎么刺耳。

    郑乐乐诧异的看向萧言,她很少见到萧言这么具有攻击性的一面,这明显是话里有话啊。

    薛绍咬了咬牙,刚往前走了一步,萧言已经将视线转了回去,对郑乐乐开口。

    “马上上课了,快走吧。”

    “哦。”

    等薛绍没跑过来呢,两人已经走远了。

    薛绍纵使有满心的火气也没地撒。

    他舔了舔自己的上颌,露出邪肆的笑。

    “真是护的和什么似的,就怕被抢啊,可是怎么办呢,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好玩的小丫头,就这么放弃,我可真不甘心啊。”

    薛绍的球友见薛绍迟迟不回来,纷纷跑了来。

    “哎呦,咱们的薛大帅哥看什么呢?”

    薛绍收起邪肆的笑,转身将到他脚边的球抱起来,摆好姿势,将球跑了出去,正好是一个三分球,入框!

    “不玩了,上课去。”

    然后朝着教学楼跑去。

    萧言虽然是工商管理的辅导员,但却并不负责代课,而且他现在还是在读研究生,也有自己的学业要完成,可是比郑乐乐更忙。

    两人刚走到教学楼下就被人拦住。

    “郑乐乐,我能和你聊聊么。”

    郑燕燕神色憔悴的看着她。

    这段时间郑燕燕也不好过,父亲还被关在警局里出不来,而上次的绑架事件之后她隐隐的被同学开始排斥。

    甚至就连她曾经的好姐妹都偷偷的和别人说,不敢和自己再深交,就怕有一天被恩将仇报。

    她想要解释,那天她真的只是一时害怕,并没有真的想要害郑乐乐,但是却没有人愿意相信。

    只是这次郑燕燕来找郑乐乐是因为另外一个原因。

    郑乐乐见郑燕燕这幅样子微微蹙了蹙眉,但还是点了点头:“好。”

    萧言有些不赞同的蹙了蹙眉,但只要是郑乐乐的决定,他就不会反驳。

    只是……让郑乐乐和这个差点伤害到她的人单独出去萧言也不放心。

    “我在旁边等你。”

    郑乐乐点了点头,便跟着郑燕燕来到教学楼后面的小花园。

    “有什么事情你说吧。”

    郑燕燕目光死死的盯着郑乐乐,这目光里还夹杂着一些不忿以及嫉妒。

    “郑乐乐,你们是怎么把三叔给捞出来的,你教教我好不好,我爸已经在里面一个多星期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你也是当女儿的,应该知道我的心情是不是。”

    郑燕燕眼里都透着期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