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264章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郑乐乐对着萧言呲牙,心虚的打招呼,“嗨。”

    萧言却是怒目而视,坐在床上,将人按在自己的膝盖上。

    啪啪啪——

    郑乐乐在那一瞬间直接懵了。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臀部感觉到酸麻胀痛又是什么?

    “再有下一次,我就想办法把你关起来,看你再阳奉阴违。”

    萧言咬牙切齿的说道,声音带着一丝颤抖和后怕。

    他现在想起刚才看到的一幕都是肝胆欲裂。

    这个女人竟然胆子大到这个程度。

    郑乐乐也知道自己这次差一点就栽了,但是,再来一次,她还是会来的。

    只有千日做贼的,哪有千日防贼的。

    安欣幽幽醒过来,在看到郑乐乐和萧言的时候眼里闪过一抹的嫉恨。

    但是紧接着她的眼里全是后怕。

    她是按照那人说的,提前半小时到了房间。

    可是没想到,等待着自己的却是地狱。

    几个男人冲进来,他们用药将自己迷晕,然后,把她放在窗台上,用几根很细的皮筋固定住,然后在门上涮了一根绳,只要有人开门进来,扯动了门上的绳子,皮筋就会被绷断,然后自己就掉下去了。

    而这个房间还会进来的人,就只有和自己约好的郑乐乐。

    那帮人,想要杀了自己栽赃给郑乐乐。

    安欣越是想着,身体越是颤抖不已,眼泪如滚珠扑簌簌的就落了下来。

    萧言看着安欣,走过去,蹲下身,眼神已经冰到了极点。

    “现在醒了吗?要不要我再把你扔出去清醒一下,看看你与虎谋皮的到底是些什么东西,或者说,真的把自己小命玩没了才甘愿?”

    郑乐乐活动着自己的胳膊,也走到安欣面前。

    “安欣,我们已经知道背后人是谁了,现在只需要你出面作证。”

    安欣泪眼婆娑的抬头看着郑乐乐,咬着唇,点了点头。

    ——

    等回到林家,刚一下车,郑乐乐一把拽住萧言。

    “你没有把这件事情和外公外婆说吧。”

    虽然外公外婆脾气不错,但,郑乐乐就是莫名对二老产生敬畏。

    萧言转头皮笑肉不笑的开口,“你说呢?”

    不说这个还好,听萧言这么一说,郑乐乐的表情彻底维持不住了。

    “进去吧。”萧言催促着,郑乐乐便往里面走。

    刚走了几步,就见秦可走了出啦,看到郑乐乐快步走过去,将人拉到一边,小声嘀咕。

    “你这孩子,怎么能自己跑出去见安欣呢,现在你外公外婆都很生气,听舅妈的,进去后嘴甜一点,好好回忆一下圆圆是怎么撒娇的,照着那样就好。”

    郑乐乐一脸苦色,郁卒的点头,“好。”

    刚一进别墅,郑乐乐就见林清泽和田蓉真都坐在客厅里,期期艾艾的走过去,低头认错。

    “我错了。”

    田蓉真眼眶有些红,但这次却没开口,板着一张脸,坐在一旁的林清泽则是彻底的冷了脸。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这句话,我曾经和你们说过。”

    郑乐乐点头,“是。”

    “操之过急,没有十足的把握就往人家的圈套里钻。”

    郑乐乐更是羞愧到了极点。

    萧言看着郑乐乐的反应,终于找到能治住她的人了。

    林清泽这下看向萧言,“萧言,这件事情也该解决了吧。”

    萧言严肃点头。

    “我已经准备好了材料,现在律师团队已经提交给了法院。”

    林清泽却是蹙眉开口,“你做这些准备的时候,为什么不告诉乐乐?”

    萧言沉默,半晌后才开口,“我想要等事情有了一定的结果再说,这样不会让她过多操心。”

    “咱们林家的丫头都倔的很,你不说话,她就会一根筋的自己往前冲,你现在说的再严重,等下次遇到一样的事情,她也只会努了劲的往前冲。

    你们是一体的,你们的未来是没有办法分割的,你要是总这样瞒着不说,萧言,这个后果有多严重,不用我说你应该也能猜到。

    不管是以保护的名义,还是其他的办法,我都希望,你们能相互扶持。”

    郑乐乐眉间皱起两个深深的痕迹,她听明白了外公的意思,这是萧言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她一脸惊讶的看着萧言,她没想到,萧言竟然还有瞒着她的事情。

    林清泽教训完,郑乐乐便跟着萧言到了他的房间。

    “爷爷的话什么意思?”

    萧言转身,将桌子上的一个文件夹递给郑乐乐。

    郑乐乐打开,直接愣住了,里面竟然是三分诉讼状,

    ——以不正当的商业竞争状告js电器集团华国分公司;

    ——以名誉伤害罪状告安欣;

    ——以人身伤害罪状告js电器集团华国分公司负责人韩朴青。

    三个诉讼状里条理清楚,证据确凿,郑乐乐想起来自己去找安欣之前萧言的话。

    她当时只以为是对自己的安慰。

    但实际上,他已经瞒着自己把一切都查到了。

    郑乐乐看着这三份文件,并没有想象中的欣喜,反而有一种心上被泼了一盆冷水的感觉。

    原来他都已经准备完全了,自己还傻不愣登的为了那么点证据去和安欣硬碰硬。

    在他看来,不就是自找麻烦么。

    她以为他们已经是最亲密的伴侣,会携手共走一生,可现在,她才发现,自己决定要一起的那个人,却还有事情瞒着自己。

    她甚至有些恐惧,萧言瞒着自己的目的是什么。

    是没有对她交付百分之百的信任?还是,有重新审视这段感情的打算?

    人就是这样,越是在乎,越是会手足无措,胡思乱想。

    郑乐乐将东西都还给萧言。

    “嗯,不错。”

    只剩下这么简单的一句评价,郑乐乐转身便往出走。

    萧言心里一慌,伸出手想要拉住郑乐乐,郑乐乐已经打开门。

    田蓉真正好经过书房门口,郑乐乐急忙挽住田蓉真的胳膊,跟着她往楼下走,对于紧跟过来的萧言,却仿佛丝毫没看到一般。

    她现在不想要和萧言有过多的牵扯,此刻她没有办法很理智的去面对这件事情。

    萧言再想要抓住郑乐乐,却已经是来不及了。

    ——

    第二天,一个地址和电话号码出现在他的书桌上,上面是郑乐乐的字迹。

    ——徐庆丰的地址和证据。

    这段时间,除了安欣,郑乐乐也没有放过徐庆丰那条线,证据表明,徐庆丰当时到乐宝电器厂的考察学习,本来就是js集团的一次阴谋。

    徐庆丰作为重要人物,可以起到关键性的作用。

    萧言看着这份证据,心里咯噔一跳。

    这段时间他和乐乐出了很大的问题,只要他出现的地方,郑乐乐总是掉头就走。

    这让萧言从未有过的心焦,甚至有些心慌,这样的郑乐乐,明明就在自己面前,却让他感觉两人相距甚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