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299章 回到东瓯市

    而已经回了h国的韩灿融,也回到了华国。

    等飞机刚降落在东瓯市,郑乐乐往出一走,就见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子朝着自己走过来,然后将一捧的玫瑰花递给了郑乐乐。

    “乐乐,欢迎回来。”

    郑乐乐看着韩灿融的这张脸就感觉到脸疼。

    尤其是背后那如芒在背的感觉。

    萧言的表情彻底的冷了下来,盯着郑乐乐的背,默默的散发着自己的郁气。

    这自打嘴巴的速度,有点快啊。

    郑乐乐越过韩灿融就要离开,却被他死死的给堵住。

    “乐乐,我托朋友查了好久,才确定你的航班号,于是提前了两个小时来等你,是不是诚意十足?”

    “你朋友是哪个?我会记得投诉他的。”

    私自暴露个人信息,这是侵犯他人隐私的行为。

    韩灿融被一噎,更不敢把自己的好友出卖了。

    而另外一边,萧言快走了两步,将郑乐乐揽在怀里,冷眼看着韩灿融。

    韩灿融感觉身上一愣,但却也硬撑着不离开。

    “萧……萧老师。”

    萧言伸出手,将韩灿融递上来的花接了过来,动作却是十分的冷淡疏离。

    “谢谢你的花,若是没事,我们就先走了。”

    揽着郑乐乐就往前走。

    韩灿融愣了一下,转身就追。

    “唉唉,等下,我话还没说完呢,乐乐,你别误会,我找你是有事情要谈,唉……”

    李国栋十分有眼色,还没有正式上岗呢,就想着为领导排忧解难。

    拍了拍李涵的小屁股,就将人放下去。

    李涵哒哒哒的迈着小腿,凑过去就抱住韩灿融的腿。

    “小哥哥你长得好好看啊,你可以抱抱我吗?”

    韩灿融看着抱着自己大腿的小团子,甩又甩不开,碰又不敢碰,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萧言把郑乐乐带走。

    然后,无奈的俯下身,将软乎乎的团子抱起来,还颠了颠。

    而另一边,萧言揽着郑乐乐离开机场大厅,看到一旁的垃圾桶,毫不客气的将花扔了进去。

    “唉,你不要和花有仇啊。”

    “有资格送你玫瑰的,只有我。”

    萧言双目炯炯的看着郑乐乐,眼底的认真和不可反驳,明晃晃的映在郑乐乐严重。

    “噗嗤。”郑乐乐笑出声,然后,探头过去在萧言的身上嗅了嗅。

    萧言下意识退后一步,吻了吻身上的味道,确定很正常才松口气。

    “怎么了?”

    “呀,好酸的味道啊,你这是从哪里带来的陈年老醋啊。”

    萧言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调侃了,伸出手将郑乐乐拽回来,在她的鼻尖咬了一口。

    “咳咳。”一阵咳嗽声插了进来,郑乐乐和萧言急忙分开,就见一脸严肃的郑邦民站在一旁,明显将刚才发生的事情都看在了眼里。

    郑乐乐脸瞬间一红,和萧言分开了好几米远。

    在九月初的时候,林清泽田蓉真和郑圆圆就结束了环球游回来了,二老原本是打算等送郑圆圆去了北市才回家的,但谁知道林清泽几个老伙伴从国外回来,大家在魔都聚会,即使不舍,但二老也得回魔都一趟了。

    已经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郑圆圆也将行李收拾了个妥帖,等看到郑乐乐,还有些发愣。

    “姐,你怎么回来了?我还以为去了北市能找到人给我抬行李呢。”

    郑乐乐走过去,抬手就敲在了郑圆圆的脑袋上。

    “想什么呢,我是会给你拎行李的吗”她的行李还是别人帮忙给拎的呢。

    “哎呦,疼……”

    随后,郑圆圆就看到萧言,拎着大包小包的的行李箱走了进来。

    郑圆圆下意识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我爸呢?还没有进来吗?”郑乐乐问道。

    “萧叔正在接电话。”

    说话间,林昭也从厨房出来。

    “你们几个把东西规整一下,就来吃饭吧。”

    刚说完,郑邦民就推门走了进来,只是看他那表情,却带着几分严肃。

    “小昭,家里还有现金吗?”

    林昭见郑邦民这幅样子,也跟着担心了起来。

    “怎么了?”嘴上说着,动作却不满,从抽屉里拿出来一些现金。

    “妈带着郑天来东瓯市了,说是那孩子得了什么严重的病,我现在去看看。”

    郑天今年三岁了,但可能是先天弱,总是病病殃殃的不见好,而这次,听说直接是大病。

    但是听到来人是她奶奶李秀兰,郑乐乐就坐不住了。

    “爸妈,我和你们一起去吧。”

    实在是李秀兰欺负她妈的时候形象太深入人心,现在虽然他们一家子住到了东瓯市来,也没有办法完全摆脱他们的阴影。

    郑邦民点头,“行吧,想来就来,还能搭把手。”

    等几人赶到车站,李秀兰坐的班车还没到,林昭却已经在车里坐不住了,下了车望眼欲穿。

    “电话里说那孩子严重的很,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林昭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对于孩子本来就心软,更别说生病这种无可奈何的事情。

    班车缓缓的由远及近,林昭快走几步,李秀兰第一个下来。

    后面跟着一个肥胖的女人,女人是李秀兰花钱雇来的,就为了在路上抱着整天。

    “妈,你来了。”林昭虽然和李秀兰不对付,但基本的礼貌却还是有的。

    已经下了车,她手里什么东西都没拿着,反而是雇的一个人抱着郑天。

    郑邦民几个儿子给的钱倒是充裕,李秀兰也没打算委屈了自己。

    林昭看到在妇女怀里的孩子,顿时蹙起眉。

    “孩子都烧成这样了,怎么才送医院。”

    李秀兰却是冷哼一声,“你们在大城里住着,想去医院抬脚的事情,哪像那个破镇子,去了医院还得走那么远,你让我一个老太婆走过去啊,还有没有点人性了。”

    这医院去不了,东瓯市倒是来的倒快,完全是强词夺理。

    “行了,说那些干什么,送医院吧。”

    郑邦民也是一肚子的气,他以为这个孩子好歹也是郑邦安的,自家老妈能上点心。

    可现在看来,她留下这个孩子也就是因为又那么一丁点的血脉撑着。

    再加上这孩子底子本来就不好,这把那最后的一丁点感情也磨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