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792章 她不知,他知吗

    樊小菊便有些犹豫,根据上次在榕城机场她听到的,谭漾说的应该不是假话,不像是骗人的样子,可潮汕离得那么远,樊小菊决定和田雨湘说说,商量一下。

    田雨湘便笑,她说,“谭漾这个人很好的,你不妨试试哦,他很有钱的,人长得也帅,不过就可惜了你父母给你买的房子了。”

    一副打趣的神情。

    樊小菊说,“说什么呢,八字都没有一撇的事情。”

    “你去了不就有一撇了?”田雨湘又说。

    樊小菊对谭漾说到,“我去可以,但钱我就不要了。”

    “你来回的机票,请假的费用,这些钱也不少,钱还是要收的,要不然,显得我太没品了。我挺有品的。”谭漾又说。

    樊小菊便又笑了一下,她说,“我试试去请假。”

    跟辛蕾说的时候,辛蕾自然要问,“去干什么?还请五天,这么久?你直接把年假休了多好?”

    樊小菊便说,“那我年假留着以后有事的时候再用呢。”

    “你还打算以后?你怎么这么会打算,我看,你不休年假,你也别干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樊小菊只能认了。

    谭漾是开的挺好的车来接的樊小菊,大概布加迪吧。

    以前樊小菊只知道谭漾是江家的朋友,不知道他竟然这么有钱。

    谭漾也一路都在说,他这个单位,活少钱多离家近,适合养老。

    樊小菊便笑笑,“我那个单位可不行哦,好忙,我请假出来,我们经理都不让。”

    谭漾便假意生气地说,“竟然有这种事?炒了她,来我们单位。”

    樊小菊,“也就这么一说。”

    谭漾的妈,对樊小菊的印象竟然极好,她一直劝樊小菊留下,樊小菊说,她还要回去上班,她是做会计工作的,是公司的核心部门,不能少。

    谭漾妈妈便说,“是吗?核心部门是什么意思?”

    谭漾就说,“心脏,心脏,人少了心脏不能活。”

    谭漾妈妈便很当真地说到,“哦,那是得赶紧回去,可我还想多留你几天呢。实在不行,让谭漾给你安排个工作,肥水不流外人田。”

    “来日方长呢,阿姨。”樊小菊说到。

    樊小菊总共在谭漾家里呆了三天,这三天当中,她一直都陪着老太太,老太太特别喜欢。

    樊小菊竟然莫名地特别喜欢谭家的人,觉得他们家的人,有活力,又有地气。

    上了飞机以后,她不知道自己的包里,竟然多了一张银行卡,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密码是六个六,你自己改了就成。

    她便想:谭漾这个人,当真是不错呢。

    谭漾也觉得,樊小菊这个人,真的很好。

    ……

    田雨湘生孩子这天,江行止正在泡妞,把某个女人压在身下,狠狠地要。

    丝毫没有任何的怜惜之情。

    孩子的出生,是在傍晚,正是夏天最热的一天,虽然是傍晚,暑气很重,田雨湘定期产检的医院,就是上次董凯带她去的那家医院,离枇杷园很近。

    是董凯把田雨湘送去的医院,田雨湘本想顺产的,可医生说,不要强拗,万一羊水没有了,会很危险,董凯便说,选择最安全的法子——剖腹产。

    剖腹的时候,田雨湘便一直想着,江行止曾经说过的,要在她的身上也弄一道口子,眼泪怎么都止不住,落了满枕头都是。

    如今看起来,倒是一语成谶了。

    但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的。

    “很痛么?不是都打过麻药了?”医生问她。

    “嗯,很痛。”田雨湘说到,痛彻心扉的那种痛。

    七月二十,田雨湘生了一个男孩。

    董凯进来看的时候,先给田雨湘擦了擦汗。

    “七月二十,日子不错,和你的生日,倒是一天。”董凯说到。

    “是么?”田雨湘不记得自己的生日,或者说,不刻意想着。

    她都忘了,他的生日是二十,隐约想起来,田森的生日好像是十九——

    那么十八呢,十八又是谁的生日?

    究竟怎样才组成了181920,这三个数字?

    她不晓得妈妈的生日是几号。

    突然想到自己父母双亡,自己却刚刚生下了一个孩子,想到自己家的离散,只有她自己了,田雨湘便又想哭,和爸爸分开了那么多年,如今她回来了,爸爸也不在了。

    “哭什么?刚生完孩子就哭,对身体不好的。”董凯说到。

    田雨湘便擦干了眼泪,说,“我想到了我们家的人,只剩我一个了。”

    董凯以为她又想起了孩子的亲爹,知道她没想,心便放下了。

    “你给孩子起个名字吧。”董凯说到。

    “叫董什么呢?”田雨湘在绞尽脑汁地想着。

    董凯便又笑了,“董山如何?”

    田雨湘似乎不乐意地笑,“怎么起这么俗的名儿?”

    董凯又笑,“大俗即大雅,男孩子伟岸如山,而且,起名不能起生僻字,生僻了,别人都不认识,慢慢的,这个孩子也就泯然于众人,董山,哪里不好么?若,有个女儿,再叫董水,女子娴静如水。”

    田雨湘便说,“我从小语文就学的不好,你也不是不知道,说不过你。”

    于是,董山这个名字,就这样定下了。

    请了月嫂,请了阿姨,田雨湘很快就在家里坐月子。

    刚出了月子的那天,她去洗澡,在洗手间里照镜子,便当真看到,她的腹部下面有一道口子,便又想起江行止背上的那道口子来,想起他的言谈举止,便又忍不住面红耳赤,怦然心动。

    这时候,田雨湘才惊觉,或许当时,她和江行止是真的爱着的。

    只是,她不知。

    他知吗?

    不过,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田雨湘便不再想他。

    有时候,她看着董山,就在看,他哪点儿长得像江行止。

    好在,这个孩子长得比较像她。

    董凯对这个孩子,真的做到了“视如己出”,每次工作回来,都抱着孩子,稀罕个不够,田雨湘便笑,她真觉得,这样的日子,是可以到天长地久的。

    两个人还是在两间房里睡,不过因为田雨湘半夜总是醒,总是醒,最终,董凯便搬到了田雨湘的房间里。

    那日,董凯在床上抱着孩子,田雨湘也还没有睡着。

    董凯说了句,“湘湘,以后咱俩就好好过日子,这个孩子就是我的,我从他出生就照顾他,他也会把我当成亲爹,以前的事情,咱不提了。”

    “我不是也从来没提过吗?我就是这么想的。”田雨湘侧着身子说到。

    “好。那以后还给我生孩子吗?”董凯又问。

    田雨湘想了想,便说,“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