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1233章 他也是叛徒

    整场选票统计,本来就是长老堂做的局,根本经不起推敲。

    所以即便被拆穿,范阔海等人,也毫不紧张。

    范阔海看向萧无尘,“萧堂主,你是组织当中,最讲究规矩的人!你来说说,我当选的话,是不是符合规矩?”

    “当然不符合!”萧无尘怒道:“长老堂是西洪门的养老院,这里的人,从来都没有权利竞选门主!更何况,你这是在暗箱操作,按照规矩,要死再乱刀之下!”

    萧无尘又看向与长老堂串通的总部高层许泰河,“你串通长老堂,颠覆门派的规矩!也要接受刑堂的处置!”

    许泰河不屑一笑,“你凭什么处置我?”

    “就凭我是刑堂的负责人!”萧无尘严肃道。

    “那是以前!”范阔海接过话来,“现在我做了门主,要宣布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你撤职!”

    萧无尘冷笑,“你这是要明目张胆的夺位了?”

    范阔海道:“既然话说到了这份儿,我也懒得再废话!这个门主的位子我是坐定了!如果谁不服!就别想走出这里!”

    萧无尘道:“看样子,你已经在外面布置了埋伏!”

    此言一出,在场的众人,纷纷面露惊色,警觉地站起身。

    范阔海眼中凶光一闪,道:“你说对了!今天,我就是要通过武力,坐上门主的位置!以后,西洪门由我们长老堂说算!”

    萧无尘道:“就算你把我们这些人全都干掉!在欧洲的那些兄弟,也不可能服你!”

    范阔海冷笑,“你太高看他们了!把你们这些带头的除掉,那些小喽啰,只要给他们点儿好处,或者给他们点儿威胁,他们就得乖乖听话!对大部分弟子而言,只要自己吃好喝好有钱赚就够了!”

    萧无尘道:“话是这么说,可是,如果你们这些人的丑事曝光了,等你来不及到总部上任,兄弟们就已经把你们当成敌人了!”

    范阔海愣了一下,“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丑事?杀你们,只要掩饰的好,就不算丑事!到时候我可以对外宣称,是白素素安排人把你们干掉的!”

    萧无尘道:“可惜,我说的丑事,是另一件事!”

    说话间,萧无尘从口袋里,拿出一份资料,拍在桌上!

    “这些资料,全是你们长老堂,与义联商会勾结的证据!你们背着总部,在这里胡作非为,败坏组织的名誉!甚至为了栽赃白门主,不惜杀了同门长老!范阔海,你说,你这样的人当门主的话,谁会服你?”

    “哦!对了,你一定在想,可以现在把我们干掉,再销毁证据,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了吧?可惜,已经来不及了!这些证据,我早就已经在总部公布,并且已经发到了各个分部!”

    “现在!你,范阔海,还有在座的各位长老,你们,全是西洪门的罪人!没有任何一个兄弟会服你们!”

    萧无尘的质问,仿佛道道惊雷,轰得范阔海等长老耳根发麻!

    看着桌上的那些调查资料,范阔海等人脸如死灰,心里同样如同死灰!

    丑事已经在整个西洪门曝光了,就算他在这里干掉了萧无尘等人,就算有兰迪少爷撑腰,身在欧洲的弟子们,也不可能服他们的!

    萧无尘道:“各位长老,你们还有什么要解释的吗?要是没什么说的,我就直接在这里设立刑堂,按照组织的规定,来惩处你们了!”

    “你……”范阔海颤声道:“你不要乱来!我就算做不了门主,你们也休想伤害我!”

    “是吗?”萧无尘笑道:“你以为,埋伏在外面的那些高手,还会听你的话吗?我想,他们的主子为了重新布置控制洪门的计划,也不可能再罩着你们这些门中罪人了吧!也许现在,他们的主子已经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放弃对你们的支持了!”

    范阔海如坠谷底,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不可能,不可能!”

    其他的长老,表现的比他更为紧张害怕,有的已经站不稳,坐在了地上。

    范阔海慌乱地拿起一个对讲机,喊道:“快来救我!救我呀!”

    没人回话!

    兰迪少爷安排的那些高手,一直在监听这里的动静,现在得知范阔海等长老堂的计划败露,想必已经悄悄撤离了!

    啪擦!!

    对讲机脱手落地,范阔海一屁股坐在地上,身体不停地筛糠。

    萧无尘叫来守在外面的一众刑堂弟子,把范阔海等长老,以及与他们串通的许泰河,通通拿下了。

    范阔海等人全都跪在地上,大气不敢出。

    一直没有说话的顾扬开口了,“范阔海,先讲一下,你是如何操纵投票的吧?”

    范阔海有气无力道:“因为……投票箱上面有个机关,就是右侧那个转轴……”

    顾扬走上前来,转动一下转轴,弄明白了怎么回事儿,“原来是有隔层的,照我看,还是选门主更重要!之前那些票也找到了,干脆选举继续吧!”

    “不用了!”萧无尘摆摆手,“我手中这些证据,不但证明了长老堂的罪名,也证明了乔长老的死,与白门主无关!白门主可以继续回来担任门主了!而且,我们现在应该把白门主叫过来,还她清白!”

    顾扬愣了愣,有些尴尬地笑道:“有道理!有道理呀!我这就联系白门主,告诉她,我们已经帮她澄清,并拿下了阴谋的真正幕后!”

    “顾扬!你还真不要脸!明明查出真相的是萧堂主,你哪儿来的勇气往自己脸上贴金?”一名高层人员说道。

    “难道只有萧无尘查出来了吗?其实我也做过调查,这就是我的调查证据!”

    说着,顾扬也从口袋里掏出一份资料,拍到了桌上!

    萧无尘冷笑一声,道:

    “这些证据,是白门主交给我的,她当时叫人把这些东西,放在了一家停业银行的保险柜里,可是在我去拿之前,资料被别人拿走了!”

    “好在白门主那里有备份资料,又给了我一份!顾扬,你拿出这些资料,也就是在向我证明,是你在我之前,偷走了资料!你和长老堂一样,也是西洪门的叛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