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667章 不一起走

    第667章不一起走

    “天佑,菜。”陆王氏将切好的菜递了过去。

    李天佑接了过来,快速的倒入锅中,手里的铲子唰唰一通翻炒,动作那叫一个熟练,一道菜就出锅了。

    然后,袁玉山呆呆的看着李天佑将肉裹好了面糊,扔到了油锅里炸,炸得是外酥里嫩,诱人的香味嚣张的霸占了他所有的嗅觉。

    肉炸好了之后,李天佑拿筷子夹起一个来,放到唇边吹了吹,然后送到了等在一旁的陆云溪嘴边。

    陆云溪咔嚓咬了一口,水汪汪的大眼睛刷的一下就亮了起来:“好吃。”

    李天佑笑眯眯的将酥肉拨出来一小盘,递给了陆云溪:“慢慢吃。”

    “婶子,这盘可以上桌了。”李天佑说着一指剩下的酥肉。

    陆张氏赶忙的过去,给端上了桌。

    厨房里,陆刘氏跟着切菜,准备辅料,刷盘子递碗什么的。

    方秀娟是家中的独女,自小她父亲就培养她做买卖的本事,这厨房的事情,她是真的不擅长。

    就算是后来嫁给了陆学理,不管买卖的事情,那家中也是有丫鬟厨娘做这些杂事的。

    不过,她也没闲着,在一旁烧火。

    这个东西简单,她一学就会,配合李天佑的吩咐,来控制火大火小。

    袁玉山呆呆的看了一会儿,踉跄的后退,要不是齐博康好心的扶了他一把,他好悬没摔地上。

    “咱们去屋里。”齐博康说道。

    “嗯。”袁玉山愣怔的点头,慢悠悠的跟在齐博康的身后,往堂屋走去。

    “齐叔,天佑他……”

    “他厨艺挺好的。”齐博康说完,奇怪的看了一眼袁玉山,“你不是早就知道天佑会做饭吗?”

    “知道是知道,但是,平时天佑也不总做。再说了,这平常做饭跟过年做饭能一样吗?”袁玉山挠了挠头,有点儿小郁闷的问着。

    平时小打小闹,过年,可是要做一大家子的饭的。

    陆家三兄弟还有他们家里人,再加上陆学理的老丈人就只有一个独女,自然,他的老丈人丈母娘也会跟着过来一起吃年夜饭。

    这、这……天佑堂堂皇子,竟然成了大厨在做饭。

    袁玉山觉得心里有些不太舒服。

    齐博康自然是看得明白,知道袁玉山为何郁闷:“你想多了。这年夜饭,不过就是天佑做给溪溪吃的,咱们是沾了溪溪的光罢了。”

    袁玉山听完,一点儿被安慰的感觉都没有,反倒是更加的郁闷了。

    他虽说不想承认,但是,事实摆在眼前,不是他否认就能行的。

    看看刚才,那新出锅的炸肉,天佑可是直接的拨了一少半儿给溪溪吃。

    他毫不怀疑,那一桌子的菜,绝对全都是按着溪溪的口味做的。

    “齐叔。”袁玉山闷声开口。

    “嗯?”齐博康不解的看过去。

    “我该庆幸溪溪的口味很多样化吗?”

    齐博康:“……”

    “你到底在纠结什么?”齐博康真是哭笑不得。

    “我、我……我也不知道。”袁玉山挠了挠头,嘿嘿的笑了起来。

    齐博康被他的傻样给逗笑了:“行了,赶快进去吧。”

    不管怎么说吧,年夜饭在李天佑高超厨艺的加持下,大家可是吃得肚子溜圆。

    最后一个个吃得,全都捧着肚子瘫坐在椅子上,动不了了。

    “天佑,你可真是厉害。”陆学理打着饱嗝,对着李天佑竖起了大拇指。

    李天佑腼腆一笑,没有说话。

    “奶奶,我们有东西要给大家。”陆明磊快速的说道。

    陆明飞陆明跃赶忙的拿出来一个小背篓,里面是他们买给大家伙的过年礼物,人人有份。

    他们的礼物可是让陆王氏惊到了:“呦,你们还准备这些东西了?你们这是怎么赚来的钱?”

    陆王氏当然不会觉得自己孙子的钱来路不正。

    有溪溪跟天佑在前面做榜样,这几个小家伙肯定是想其他的方法赚钱去了。

    “我们去卖春联跟福字了。”陆明跃得意的说道,“卖了好多好多的钱,都买礼物了。”

    “好孩子。”有好吃的,还有好礼物,更有一家人的团圆,这自然是世上最开心的事情了。

    总之,这个年陆家过的可是很开心。

    而在远方的小村子里,陆洁秀正在收拾东西,明天就是大年初二了,她要回娘家。

    她娘家去年的时候搬走了,安顿下来之后,也给她送了信回来。

    她知道自己娘家在文庆府安了家,日子过得还不错,这才放心。

    只不过,没亲眼看到,她这心里还总是惦记着。

    自己娘是有本事,不管到哪里都能过得很好,但是,她这个当闺女的,哪怕是嫁出去了,该担心还是会担心的。

    好在,过完年,家里也没有什么活儿了,她跟公公婆婆都打过了招呼,初二的时候,带着自己男人跟孩子,去娘家看看,顺便住几天。

    “东西都收拾好了?”陆洁秀问着自己男人。

    马春福点了点头,憨厚的说着:“都收拾好了,我看鸡蛋不好给娘带过去,我抓了两只鸡。”

    “带过去之后,娘想宰了吃就吃,不想吃的话,还可以留着下蛋。”

    “你可把母鸡关好了,别半路跑了。”陆洁秀叮嘱着。

    “嗯嗯,我都弄好了。笼子我加固了一下,肯定跑不出来。”马春福是个实在人,也很疼自己的媳妇儿,对自己的丈母娘更是没得说。

    “秀儿啊,你们睡了吗?”门口,马赵氏低声问着。

    “娘,没呢。”说着,陆洁秀起身打开了房门,把自己婆婆给让了进来。

    马赵氏进来之后,伸手,拿出一个粗布帕子塞到了陆洁秀的手里:“这个拿去,给你娘。”

    “娘,我不能收。”陆洁秀上手一摸就知道了,这里面得有五两的碎银子。

    “让你拿着就拿着。”马赵氏强势的说道,“这不是给你的,是给你娘的。你娘他们到了新地方安家,肯定花费不少,处处都要钱。”

    “咱家日子是不怎么富裕,但是,总比你娘他们背井离乡要好得多。”马赵氏坚定的说道,“你可别嫌少,这是我一点儿心意。”

    自己婆婆都这么说了,陆洁秀只好收下。

    “对了,明天你大哥大嫂他们也会跟你们一路回去。正好你们大嫂的娘家也在文庆府。”

    “堂哥他们?”马春福眉头皱了起来,“娘,我们不跟他们一起走。”

    他可是讨厌堂哥那一家。